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1章:成亲 下(求推荐票)

作者:半日蹉跎字数:4345更新时间:2020-11-30 04:22:40
    方直贞,特意给任秋分发了一处小院,此时小院内外,挤满了人,个个探头探脑,看着里面。

    “新人对拜……”

    “送入洞房~”

    在一片闹腾中,任秋被一众师兄弟拉着喝酒,一碗碗酒下去,很快就脚步摇晃。

    方直贞陪着刘家家主说笑了一番,眼光一扫任秋,顿时呵斥:“你们闹什么,还不把任秋扶回洞府。”

    “别,别吵,我,我还能喝……”

    “任师弟,你啊你,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这还未见到美人,就把自己弄醉了,可不应该啊。”

    说罢,不由分说,让几个弟子架着他往后院去。

    刘家家主,也在此时拱手离去,很快人就散去,留下一些收拾残席的壮妇。多元宇宙的幻想最新章节

    “去后院听听……”

    方直贞走到一个壮妇旁,低声吩咐,壮妇低身退后,立即去了后院。

    任秋被几位弟子驾着,推入了房间,旋即门被紧紧关上,门外弟子嬉笑着远离。

    他们可不敢,偷听黑面阎王的房,一旦被他知道,果子可不好吃。

    任秋眼神一晃,立即清醒过来,吐了口气,扫了眼房间,满是红彩,红烛微光,煞是喜庆。

    红床上,坐着一头戴红盖的女孩,摇摇头本不想理会,忽地耳朵一动,听见门外有声音。

    微微感应,气血微弱,是个普通人。

    本以为是哪个不要命的帮佣,但等了会,也不见她离去,顿时心头一惊。通天武尊最新章节

    方直贞居然不放心,派人过来偷听?

    顿时大感头疼,却又不能出去喝止,这里可不是城外,一旦与方直贞发生冲突,实力暴露下,刘宣伯肯定会出来。

    哪怕不会杀了他,但之后想要离去,可就难上加难。

    怎么办,难不成真要泄了元阳?

    不行,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前功尽弃不是他性格。

    看向坐在红床上的女孩,一咬牙走了过去,拿起旁边的金杖,挑起红盖头。

    一张精致的小脸,在红烛光下,显得通红,鼻翼微颤,小嘴咬着下唇,闭着眼不敢看,许久不见动静,一双美目缓缓睁开,瞧见任秋,又吓得闭上眼睛。

    任秋心神晃动,好一个俏佳人,暗叹只能委屈你了。大明日月无弹窗

    把红盖头拿开,丢下金仗,捏着女孩下巴,轻轻抬起,女孩紧张又害怕的睁开眼。

    四目对视,一时间静了。

    “你叫什么?”

    “刘,刘采儿。”

    刘采儿,刘采儿……

    任秋坐下,搂住她肩膀,感受到她绷紧的身躯,再次一叹,换作前世,如有这等佳人作伴,是何等幸福。

    “采,采儿给您解衣……”

    “不用了,我自己来。”

    红肚兜,白皮肤,宛如拨开的白葱,又似受惊的小兔,怯怯不安。

    “啊~采儿疼……”

    一声惊呼后,门外壮妇这才离开,回去禀报后,方直贞露出微笑,点点头丢下一锭银子,旋即笑着离开。穿越从泰拉瑞亚开始最新章节

    ……

    翌日,任秋睁开眼,看着躺在他胸膛的刘采儿,感受着那股稚嫩,深吸一口气按住心神,缓缓把她放下。

    旋即轻手轻脚的起身,穿上衣服,刚准备出门。

    就感受到一股视线,回头一看,就见刘采儿怯怯的看着他,见他回头更是把头埋进被窝。

    然后又透过被褥缝隙,偷偷的看他。

    任秋哑然失笑:“你多睡会,不急着起来,等会我让人把吃食送进来,你安生歇息就是。”

    说罢,离开房间。

    来到院子,看着阴霾的天空,下意思的抬起手,闻了闻手指,苦笑一声:“这是做的什么事……”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吸血真祖最新章节

    三天后,任秋带着刘采儿回门,未见到刘家家主,而是见到了其名义上的岳母,拜见后,恭了茶,一番寒暄,留下刘采儿与其母说些体己话。

    出了门,迎面就见刘元。

    还记得几年前,刘元和白轩,他们三人一起通过的气血贯体,成为武院正式弟子。

    刘元也很少去武院,大抵在家中习武,两人见面的次数不多。

    此时再见,都有些尴尬。

    前些时日,还是师兄弟,今日再见,居然是亲戚了。

    互相点了点头,刘元离去。

    刘元来到后院,见他爹在喂鸟,道:“爹,你是怎么想的,怎么把小妹嫁给任秋。”崛起中世纪

    “一个武者,泄了元阳,那他的前途几乎没有,这种人也配做我刘家女婿?”

    刘家家主,是一个年富力强的中年男子,近五十岁的人,丝毫不见老态。

    他不急不慢的喂食鸟儿,旋即把食盘递给仆人,挥退下人后,坐在石凳上,端起一杯茶轻轻抿了口。

    这才看了眼刘元,叹了口气:“元儿,不是为父愿不愿意把采儿嫁给任秋,而是不得不把采儿嫁给任秋啊。”

    “如今整个北山县,南武院势力最大,弟子近千,如今建立城堡,把下面弟子亲属挪进来,只怕后面还会有事啊。”

    “白家走了,难道我刘家不能走?爹,咱们也搬离北山县,去定州吧。”

    刘元一咬牙,始终不甘心,一想到白轩那张脸,他就来气,作为北山县两大世家之一,白轩一直和他不对付。变成日本女高中生的日子作品目录

    “胡闹,我看你是猪油蒙了心。”

    刘家家主把茶杯丢在石桌上,‘咔嚓’碎成一片片,茶水溅了一桌子。

    “我刘家虽然在定州有几家铺子,但根基还在北山县,主要生意也是异兽肉,一旦失去南武院支持,那我刘家还剩下什么?只怕不日就被一群踩狼虎豹给吞了。”

    “爹……”

    “任秋只不过是棋子,咱们真正要在意的是,刘宣伯的意见,既然他同意这门婚事,那咱们刘家就算在南武院这艘船上了。”

    “而且,刘宣伯迟早要去定州,一旦他步入筑基,几乎前途无量,熬过筑基后,那就是胎脱,那就是真正的大人物,庇护我刘家那是绰绰有余。”最终进化之黑语最新章节

    刘元暗恨,想到小妹,心头更疼,自家小妹乖巧可爱,长得有好,一向惹他疼爱,在诸多兄妹中,也是关系最亲的。

    ……

    ……

    成亲后,任秋地位明显提高了许多,几乎为方直贞下第一人,哪怕周成,现在也只能暗地里咒骂,表面上不敢放肆。

    当然,私下里他名声不太好,说什么的都有,一个泄了元阳的武者,注定是上不了气血如虹。

    任秋自是听到,但一点不在意,反而是方直贞为此大动肝火,狠狠罚了几个弟子后,这才无人议论。

    几天后。

    “土匪来了,土匪来了……”

    一声惊呼,从城墙上传到下面,很快传遍了整个城堡,任秋立即上去,遥遥看去,城里一片慌乱,无数人向这边涌来。北宋的无限旅程无弹窗

    “周成,你带几个人出去看看情况,其余人不得离开城堡,违者杀。”

    方直贞下令,周成立即挑了几个人,打开城堡大门,快速离去。

    不多时,周成回来。

    “方师兄,真有土匪来了,我偷偷上了外城墙,外面黑压压一片,怕不是有四五千人……”

    “四五千人?”

    众人哗然,以现在北山县的防御,县衙主要官员都跑了,剩余的一些如同虚设,如何能抵御。

    方直贞一声暴喝:“都不要吵,咱们还有城堡,千数弟子,量那些土匪,也不敢攻来。”

    闻言,众人这才放心,很快聚集出来的人群,被强行驱散,一个个弟子开始在街道巡视,城堡墙上也加派了人手。我!秦始皇!打钱!作品目录

    到了夜间,城堡下面,无数人哀嚎,想要进城堡。

    但城堡大门,早已经用数根大木桩顶住,更有数十个弟子看守,任由外面如何推,都无法推开。

    ……

    北武院。

    “沈师兄,你拿个主意吧,现在下面弟子人心惶惶,个个都担心城里城外的亲属,一旦轰散,恐怕人心不保。”

    “你们说,这帮土匪,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南北武院两位师傅走后,就来了?”

    “邓师弟,我让你派人去和南武院的人交涉,结果如何?”

    说话的是,一个寸头浓眉,国字脸男子,坐在上首,如一大钟,稳当如山。

    邓秀面色难看,冷哼一声道:“南武院有城堡,又把众多弟子亲属早早挪进去,如何肯和我们谈?”星武狂潮最新章节

    “我派的人,大门都未让进,就被轰走了。”

    “他刘宣伯难不成,想看着北山县,被土匪屠戮一空吗?我亲自过去,我就不信,他刘宣伯敢不管。”

    “韩师弟,莫要冲动,既然刘宣伯闭门不出,就说明了他的态度,你此次前去,恐怕也未必能见着他。”

    沈言轻叹,看了看邓秀和韩振道:“两位师弟,求人不如求己,趁着土匪还未攻城,让诸位弟子各自回去,把亲属带上来武院吧。”

    “可是,咱们武院能装得下这么多人么?”

    “此时非彼时,把周围宅子清空,合成一处,哪怕土匪人多势众,也不敢冲击而来。”

    ……

    任秋站在城墙上,透过夜幕,看向城墙下面,人越来越多,哀嚎声,咒骂声,苦求声,声声入耳。风吹杨柳缘是你作品目录

    听多了,连墙的弟子,都心有不忍,也有烦躁者,爆喝着端起一块石头,砸了下去。

    下面顿时惨叫,硬生生被砸死数人,恐慌蔓延,产生践踏,一时间一片哀嚎。

    “畜生~”

    任秋脚步一踏,身子就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他衣领,反手就掐住其脖子,提了起来。

    要不是武院规矩,他都想掌毙此人。

    “任秋,你敢打我的人?”

    一名气血如铅的弟子,怒喝着一拳打来,任秋冷哼一把抓住,旋即一抖,一掌印在其胸膛。

    “啪~”

    那人被打飞,落入内城下方,砸向地面,引起一片惊呼,一道人影闪过,一把接住那名弟子。

    却是方直贞。

    “方师兄,任秋他……”

    “废物~”

    方直贞一把丢开他,走上城墙,冷冷看着任秋:“武院规矩,弟子不得厮杀,轻则废除武功,重则当场击杀。”

    众人寒颤,隐隐不岔。

    方直贞扫了眼众弟子,叹了口气:“念你初犯,罚你一月汤药,滚回去吧。”

    “谢方师兄。”

    任秋拱手离去。

    方直贞盯着任秋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城下,反手就是一掌打在那名丢石头的弟子脸色。

    “谁给你的胆子,让你丢石头下去?”

    “滚下去……”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