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章:合作 下

作者:半日蹉跎字数:4272更新时间:2020-11-29 21:50:57
    一月后。

    一处密林里,两个身影快速穿梭,身后地面震颤,数千头变异巨狼在追杀。

    “邓秀,你这家伙想找死,别拉着我啊。”

    任秋咬牙切齿,几乎用咆哮的声音吼出来,不时看了眼身后,速度立即快了几分。

    邓秀讪讪一笑,知道理亏:“我这不是,看着几窝幼狼嘛,这东西要是能搞回去,卖到定州去,可值大价钱的。”

    “那现在呢?幼狼没偷到,被人家漫山遍野追杀。”

    “下次不会,下次不会了。”

    ……

    三个月后。

    “任秋,你不行啊,就这点实力?我才发挥出五成实力而已,就把你打趴下。”

    “滚~”武唐第一佞臣

    任秋郁闷的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泥土,提着星火剑回到山洞。

    邓秀在背后嚣张的大笑,一只手在背后抖了抖,心里暗骂,这家伙简直变态。

    短短不过三个月,实力一涨再涨。

    到现在,几乎要他动用全部实力,才能压制他,至于五成实力?那不过是故意这样说的。

    不然他面子何在。

    这货居然才不过气血如铅,简直让他一个气血如虹的武者,羞愧到找个地缝钻进去。

    山洞里。

    一堆篝火照亮两人面孔,吃着手里的异兽肉,邓秀叹道:“要是有酒就好了,雪天,美酒,好肉,想想都觉得有滋味。”

    看了眼任秋,道:“我进山也有大半年,也该回去了,你呢?”无双大帝系统作品目录

    “你要下山?”

    “不错,五万斤异兽肉也差不多了,再不回去,我那几个师兄,可要山上找我的。”

    邓秀有意无意的道:“我可不像你,这样逍遥自在,在我所处的北山县,有一个家伙特别难缠,野心特别大,出来时间长了,说不定有变故。”

    “比你实力还强?”

    “我这点实力算什么,那家伙实力几乎半步筑基,气血凝固到极点,只需一门根本图,映照天地,就可步入筑基,那又是另一个境界。”

    “你就不好奇,是谁?”

    邓秀不等任秋回答,淡淡的道:“他叫刘宣伯,北山县南武院何师傅门下二弟子。”

    果然是他。北寒剑帝无弹窗

    任秋暗道,脸上却毫无表情,在昏暗的集火下,阴晴不定。

    不对,他为什么说我不好奇?

    身子徒然一紧,气血暗自运转,缓缓抬头,与邓秀幽暗的目光相对。

    久久后。

    邓秀忽地一笑,气氛一松道:“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吧,你实力已经达到气血如铅圆满,只需再磨炼一段时日,配合上秘丸,就可冲击气血如虹之境。”

    “一旦达到气血如虹,就要考虑气血精纯,气血越精纯,未来步入筑基希望就越大。”

    “以你的实力,其实不难,欠缺的是积累而已,只需不去分神做其他事,最迟不过五年,你就能达到我现在的程度。”

    “好了,你自己考虑清楚……睡觉睡觉。”初见那年是盛夏最新章节

    旋即不再说话,站起身伸了伸懒腰,靠着墙壁闭眼睡去。

    任秋静静的看着他,心里知道,邓秀已经猜到他的身份了,只是并未说破。

    相交三月,从最开始的争锋相对,到现在的关系友好,在一次次与异兽厮杀中,两人建立了一种互相欣赏的友情。

    邓秀的这些话,其实在提醒自己,他不介意自己是南武院弟子的身份,只是不想在接下来的争斗中,遇到自己而已。

    我也不想啊邓兄。

    任秋叹了口气,以刘宣伯的性格和实力,除非他远走他乡,或者直接背叛南武院,否则只会越陷越深。

    在这些日子里,通过邓秀,他了解到,武者三阶段,其实都是为了冲击筑基做准备。和妹妹打电竞的那些事最新章节

    一旦步入筑基,那又是一个新的阶段。

    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代表着一种境界,也是一种修行。

    气血如虹之后,就需要纯化气血,最终冲击筑基,一旦叩关入道,即可衍生出一缕本命真气。

    而这其中关键之处,就是需要有根本图,映照天地,而这种根本图,是每个门派的核心传承。

    刘宣伯已经达到半步筑基,只差根本图,就能步入筑基。

    这也是为何,刘宣伯不惜杀了柳壮壮,也要活得一个名额的原因。

    缓缓闭上眼,靠在石壁上。

    邓秀睁开眼,瞧了眼任秋,叹了口气,又闭上眼睛,其实他早就发现了任秋身份。浮世轮回作品目录

    本想击杀这个在北山县颇有名气的黑面阎王,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能感觉到,其实任秋不坏,本性还是好的。

    翌日,两人并未说话,气氛有些沉凝,邓秀提着铁棍,摆了摆手,旋即很潇洒的窜入山林。

    任秋静静的站在山上,看着邓秀离去的身影,手里提着一个大盒子,里面装着近百枚秘丸。

    一年了,我也该下山了。

    ……

    北山县,街面上已经见不到多少行人,连乞丐都少了许多,呼喝路过的,大抵是南北武院的弟子。

    任秋回到家中,清理了下灰尘,把院子打扫干净,用清水洗了个澡,旋即去往武院。

    一座巨大的城堡,屹立在他面前,足有三丈高的墙壁,延绵数里,一个巨大的拱门,外面数十个灰袍弟子,在检查每一个进出的人。透视小神医作品目录

    “任师兄。”

    众弟子纷纷见礼,态度中带着一丝畏惧,黑面阎王的称呼,可是用人头铸就的。

    任秋微微颔首,穿过厚实的拱门,眼前一亮,几如一个小城,呈现在他面前。

    房屋整齐,街面干净,还有几座酒楼和店铺,沿着街面往上看去,是一条用石头切成的台阶,台阶尽头是一座殿宇和楼台。

    好大的手笔。

    不过也是,这座城堡已经建了两年多,在花费无数人力物力的情况下,有这般气魄,也能接受。

    街面上,来往的行人,衣着干净,脸色红润有精神,谈吐也有自信,和城堡外的百姓,完全是两个面貌。

    刘宣伯,这几乎把半个北山县富贵人家,都挪进来了吧?至尊苍穹录

    带着这样的念头,上了台阶,来到殿宇外,就有人拦住,却是一个气血如铅的武者。

    “这不是任师弟么?”

    那人故作惊讶,拍手道:“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居然回来了。”

    周成,方直贞手下头号狗腿子。

    任秋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劲直往里走,又被他拦住:“放肆,这里是你想进就进的地方?”

    “滚开。”

    任秋手一甩,一掌印在其胸膛,瞬间打飞这人,如此动静,立即引起里面的人注意。

    方直贞背着手出来,扫了眼一脸通红,陷入暴怒的周成:“废物。”

    打量着任秋,微微点头:“不错,实力又有增长。”治霸万界最新章节

    “进来吧,等会二师兄要宣布事情,你回来了正好。”

    “谢方师兄。”

    任秋点头,看也不看周成,跟着一起进了大殿,殿内不大,摆了数十张椅子。

    此时已经坐满了人,大抵是熟面孔,都是武院里达到气血如铅的弟子,其中一些应该是这一年新晋入的。

    众人自是听到外面动静,但没想到会是任秋,有惊讶的,也有不屑的,一时间任秋成了焦点。

    任秋丝毫不在意,选了一个空位,坐了下去,旁边一位弟子凑过来,想要说什么,但看任秋面色,又撇了撇嘴坐回去。

    如今武院弟子众多,其中气血如铅的弟子,就有近五十名,可谓实力雄厚。公冶家族的血簿最新章节

    而任秋,就是那种人缘不是很好的那种。

    一则是因为,其杀戮太盛,名号都压过了一些老弟子,二则是因为,任秋总是往山上跑,也很少参与他们之间的聚会。

    关系自然而然的就生疏下来。

    甚至有一些弟子,看他不顺眼,要不是顾忌武院规矩,说不定会联手教训一下他。

    很快,坐在上首的方直贞,重重咳嗽一声,众人立即收声,正襟危坐,一个个目不斜视。

    刘宣伯披着一件黑色大氅,一步步从后面走了出来,站在上首,扫了一眼众人,微微点点:“都来了吧。”

    “回二师兄的话,无人缺席。”

    “此次召集大家来,有两件事要你们宣布。”飘摇最新章节

    刘宣伯微微颔首,慢慢的道:“三日后,师傅将会和北武院的陈师傅在城外过招。”

    众人哗然,南北武院两大师傅,几乎很少露面了,其实力被人猜测,从未见过出手。

    现在居然要交手?

    “第二件事,半月之后,师傅会离开北山县,回到定州宗门……”

    话语落,反而宁静下来,一些人眼神闪烁,其实大家早已经知道了。

    “尔等,最近要克制与北武院的争斗,在师傅回定州之前,我不想出现,让师傅心烦的事。”

    ……

    任秋走出城堡,来到白家,敲了敲门环,许久之后门耳打开,探出一个陌生的面孔。

    “你是?”

    那人疑惑。

    任秋看了他一眼,眉头一皱:“我找白轩。”

    那人打量了一眼任秋,道:“我家大少爷去了定州,请问你是?”

    “去了定州,什么时候的事?”

    “半年前就走了,整个白府都搬到定州去了,我就一守老宅子的。”

    半年前就搬走了?

    任秋拱手道:“在下任秋,不知白轩可有留下什么话?”

    “你就是任秋?”

    那人惊喜,打开侧门,道:“大少爷给您留了一封书信,您稍等一会。”

    说罢就跑回去,很快就拿着一封信回来。

    任秋接过,撕开印泥,拿出一张信件,好在他上一世,为了习武,研究过不少古书,而此世文字和上一世的古篆大抵相同,阅读起来也不难。

    “任兄,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我人已经在定州……”

    “最近北山县越来越乱,周围其他县,更是千里涂炭,我家老爷子决定搬去定州,去时匆忙,多次去你家,未见你回来,只好留下一封书信以告知。”

    “为了安全起见,令妹我一起带去定州,你放心,你妹妹就是我妹妹,定不会让她吃半点亏。”

    ……

    信不长,落款是白轩,并且留下了定州具体地址。

    连同书信的,还有一张简易的皮质地图,上面标志了一处处地界,最边沿位置,画了一个圆圈,正是定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