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章:下山 下

作者:半日蹉跎字数:4547更新时间:2020-11-23 23:12:54
    在众人面前,那山洞隐秘而又口窄,洞口更有一块块大石垒成的简易防护,可以看出,上面有淡淡血渍,想必是被异兽冲击过留下的。

    “有人出来了。”

    众人对视一眼,不动声色的散开,接着就看一个披头散发的野人走出来,看见他们先是一愣,接着疯狂大叫,冲了过来。

    “站住。”

    刀剑齐出,弩箭而指,野人立即站住,撸开头发:“是我,是我啊。”

    “你是……任秋?”

    一人迟疑,上前几步,仔细分辨了下,旋即大喜:“真是任秋师弟。”

    “任秋?他不是死了么。”

    “对啊,消失了几个月,怎么在这……”

    “都成野人了,居然还能活下来,真是奇迹。”勇者手记作品目录

    其余人一怔,这才放松警惕,吐了口气,为首的人呵斥:“任秋,既然没死为何不回营地?”

    任秋苦笑:“陈建师兄,我都找了你们几个月了,漫山遍野跑,要不是命大,你现在可就见不到我了。”

    “见到你们太好了,我还以为我要老死在山里头……”

    这话一出,众人释然,想想也对,别说一个初入山林狩猎的新人,换做是他们,一旦在山里迷路,又有危险异兽,想再回去几乎太难。

    有人拍了拍任秋的肩膀,叹道:“好了,既然遇到我们,就没事了。”

    陈建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踏入山洞,扫了一眼,山洞里到处是异兽枯骨,还有诸多屎尿粪便,一股臭味扑鼻,皱了皱眉头又返回来。万世根本作品目录

    “回去吧。”

    一行人原路返回,两个多时辰后,就见到营地,一路上无数目光看来,实在是任秋这造型,不引人注目都难。

    一座木屋内,听了弟子汇报,刘宣伯讶然:“那个叫任秋的弟子,居然活着?”

    来人把事情简单说了下,旋即迟疑的道:“可能是运气好,刚好被陈建他们碰到。”

    刘宣伯摇摇头,轻笑道:“我可从来不相信什么运气,你把他带过来,让我瞧瞧。”

    来人退后,很快带着任秋进来,见任秋一脸茫然,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见过二师兄。”

    任秋慌忙见礼:“任秋见过二师兄。”

    刘宣伯狭长的眼睛,上下打量着任秋,忽地道:“你就是周源,一直想杀的任秋?”百亿女婿作品目录

    任秋心中一寒,表面上一怔:“周师兄要杀我?”

    然后惊恐慌乱,四处去看,像是在找周源的身影,惹来刘宣伯轻笑:“周源死了,别找了。”

    “周,周师兄死了?”

    任秋震惊,目瞪口呆,好似又松了口气,旋即发现自己失态一样,赶紧收敛神色,低下头不敢说话。

    刘宣伯有趣的打量着任秋:“你的心在快速跳动,你在掩藏什么?”

    这都能发现?

    任秋头皮发麻,念头飞快转动,然后身子一颤,哭丧着脸道:“二师兄,其实,其实我真不知道,周师兄为何要针对我的……”

    “虽然周师弟死了,但他的心愿,我却不能不完成,既然他想杀你,那你就去死吧。”镇圭

    气温一降,如入寒室。

    话语落,刘宣伯人就到了任秋跟前,一掌印在任秋头上。

    一股恐怖气压,炸得任秋几乎本能要反抗,心中如电闪,强压制本能,像被吓傻了,一动不动。

    刘宣伯停下手掌,力道一散,拍了拍任秋脸,呲牙一笑:“你的心在跳,但很镇定,是个人才。”

    旋即一甩手,印在任秋胸膛,‘啪’的一声,任秋吐血倒飞,砸在地上,翻转到外面。

    “小惩大诫,以后好好为我办事,莫要让我失望。”

    “谢二师兄不杀。”

    任秋爬起身子,肋骨被一掌打断了三四根,几乎刺入心脏,脸色惨白,强忍着剧痛,低头拱手。飞刀战神在都市最新章节

    方直贞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任秋,笑道:“不错,生受二师兄一掌,居然不死,你小子实力不错,以后好好办事,不会亏待你的。”

    顿了顿,居然拍了拍任秋肩膀:“放心,周源死了,二师兄不会为了一个死人,去为难一个活人的。”

    “对了,周源妻儿,现在由我照顾……他妻子姿色不错,你要是喜欢,送你玩几天。”

    见任秋一脸难色,方直贞大笑着离去。

    任秋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这一关过去了,他没想到这个神秘的二师兄,实力居然这般恐怖,在他面前自己几如儿童,毫无还手之力。

    要知道,他的实力在这三个月内,增长极大,几乎可以摸到气血如铅的门槛。什么龟职业无弹窗

    居然一掌都受不住,柳壮壮输得不冤啊。

    几天后,营地一片嘈杂,近百弟子收拾行李,准备下山,半年时间已经到了。

    看着如狗一般,被刘宣伯牵着的柳壮壮,任秋心中发寒,柳壮壮废了,筋脉被打断,手脚骨头被粉碎,一声气血更是硬生生轰散。

    他想起周源曾说过,师傅会在几年后,回到定州,北山县将会是刘宣伯的根基地盘。

    看样子,天要变了。

    ……

    一别小半年,再看北山县,格外的亲切,哪怕再稳重的弟子,也忍不住激动,大呼小叫,引起路人侧目。

    见他们这般模样,又纷纷避让,不敢挡道。

    道路旁饿殍累累,恶臭弥漫,无数苍蝇乱飞,偶尔有快马而过,卷起阵阵灰尘。七神物最新章节

    有弟子诧异:“官府的人干什么吃的,连尸体都不收拾……”

    很快一行人看到武院,那如魁梧如熊般的身子,站在武院门里,正是武院师傅。

    二师兄上前,跪在地上磕头:“师傅,弟子回来了。”

    师傅微微点头,看向一旁哀嚎的柳壮壮,面色不变,淡淡的道:“你做的?”

    二师兄抬起头,愧疚道:“和三师弟切磋,不小心失手了,请师傅则罚。”

    师傅轻叹,走了上前,轻轻抚摸柳壮壮头:“你们师兄三人,皆是我一手带大,如今你们大师兄已然在定州宗门,为师还想着你们两人和睦,没想到闹成这般。”

    旋即大手一按,‘咔’一声,柳壮壮身子一顿,软瘫在地,气息全无。超神学院之龙芯作品目录

    “厚葬你三师弟,莫要再胡闹了。”

    说罢,转身入了武院。

    任秋在后面瞧着,越发感叹,不论是刘宣伯还是柳壮壮,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原来是有一个同样狠毒的师傅。

    他至今还不知,师傅其真名。

    只知道,他姓何,接触也少,每天虽然都能见上一面,但几乎无从搭话。

    今日一见,果然有其徒必有其师。

    只怕这师徒几人,把他们这群弟子,都当做手下,而不是弟子吧?

    在武院稍微钦点后,众人便分散离去,匆匆归家,毕竟离家半年时间,想婆娘想的紧。

    任秋回到家中,打来清水,清洗了一番身子,换了一身衣服后,便来到白家。寻天诛魔传最新章节

    敲了敲门环,很快从门耳里探出一脑袋,瞧着任秋先是一愣,接着笑道:“是你啊。”

    “快进来,快进来……”

    打开侧门,让任秋进来,嘴里念叨着:“来接你妹妹吧?那小姑娘在大少爷那,你在这等会,我这就去禀报。”

    旋即匆匆离去。

    不多久,白轩跑也似的过来,大呼小叫:“我还以为你死了,正准备给你定个日子,烧些纸钱呢,谁知道你小子居然回来了。”

    说着,绕着任秋打量,嘴里‘啧啧’:“变化蛮大,居然长这么高,你这半年吃了什么啊。”

    任秋被他绕得头昏,苦笑:“一言难尽……”

    谁知白轩一拍手:“你等会,别说,现在别说……走走走,出去喝酒,一边喝酒一边说。”狂人足记最新章节

    说罢就拉着任秋出门,门房急了:“大少爷,你这出去喝酒,老爷知道了,又要责骂。”

    白轩一撇嘴:“老头子前几天才去的定州,一时半会回不来。”

    “白兄,这……我妹妹呢?”

    “不急不急,先吃酒,令妹由我娘子照顾着,好着呢。”

    任秋苦笑,只能任由白轩拉着,几乎跑着到了醉春楼,点好酒菜,迫不及待的让他讲。

    任秋无奈,知道他是这个性子,也不介意,斟酌了一番,把其中一些事情,大致说了一下,隐瞒了他杀周源的事。

    “刘宣伯,居然把柳壮壮经脉和骨骼都打碎?师傅还亲自掌毙了柳壮壮?”

    白轩目瞪口呆,一脸震惊。不朽迷途最新章节

    接着又问:“那,周源呢?还有黄生去哪里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自从逃出去后,就在山林里游荡,要不是遇到陈建师兄,怕是也回不来了。”

    “真是精彩,可惜我被我家老头子押着去了定州,不然我也会参加这次狩猎。”

    白轩砸了咂舌,端起一杯酒,小小抿了一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厮混着啊。”

    “我看悬……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县里发生很多事。”

    白轩吃了一口菜,低声道:“衙门里的人,都跑了。”

    “衙门里的人都跑了?”

    任秋眉头一皱,不明觉厉,白轩看他像就像看白痴似的,鄙夷的道:“就是字面意思……所有管事的官员,都跑了。”重生后,我抱上了漠少大腿无弹窗

    “他们为什么要跑?”

    “跟你讲,天下要大乱了,朝廷上的诸公互相攻伐,地方上一片混乱,就连我们这小小北山县,马上就要陷入混乱了。”

    白轩口不遮拦,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分享秘密的人,哪能忍得住,一口气道:“你知道,咱们北山县,有两大武院吧?”

    任秋点点头,他自是知道,城南一处也就是他所在的武院,还有一处在城北,只不过那家武院比较低调,弟子也不多,罕有遇到。

    “最近城北武院也在大肆招收弟子,在县里已经和咱们武院,有了好几次摩擦。”

    白轩砸了砸嘴,呲溜一口酒,脸开始发红:“城北武院,其实在根子上和咱们武院,都属于定州宗门,只不过一向低调而已,现在突然高调起来,没点事谁信。”

    两家武院,居然都是属于定州那边?

    任秋疑惑,见白轩已然有些醉意,瞧了眼他酒杯,里面的酒水不过去了一半,顿时无语。

    摇摇头,道:“白兄,我看天色也不早了,不如先回去吧?”

    “回什么回,才来多久,我一杯酒都没有喝完,来来,喝酒。”

    白轩一口闷下,然后脸更红,猛吃了几口菜,压了压肚子,吐了口气道:“咱们北山县,属于三不管地带,距离最近的定州,也有千里之遥。”

    “要不是此地出些异兽,怕是无人关注……”

    三杯酒不到,‘啪’一声,倒在桌子上,让任秋眼眉直跳,既无奈又好笑,一把扛起他,出了酒楼。

    门房早就等着,看着被任秋扛着的白轩,无奈的道:“这要是被老爷知道,又该责罚了。”

    任秋知道他啰嗦,打断他道:“我家小妹他……”

    “哦,那小姑娘啊,她在姑奶奶那,要不你明天来?等大少爷就醒了,我说一声。”

    任秋看了眼不省人事的白轩,有些无奈,只能这样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