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章:气血贯体(求推荐票)

作者:半日蹉跎字数:4258更新时间:2020-11-21 04:29:33
    缓缓收拳,仔细体悟着体内变化,一股滂湃的气血,在周身上下流转,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一些杂质通过毛孔排出。

    普通人,因为进食不注意,体内残留许多杂质,日积月累下,身体就会垮掉,只有通过调养,才能有所好转。

    但练武之人,气血冲刷下,这些杂质都会自动排除,就像一些人喜欢运动,出了一身大汗后,浑身舒爽。

    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且需要非常久的时间。

    这也是为什么,练武之人气血旺盛,只要保持住,往往活得更久的根本原因。

    忽地,一股微弱的气流,在快速变化,身体本能一闪,躲了过去,睁开眼一瞧,任颖这小丫头,手里抓着一把石子。

    “哥,你背后长眼睛了?”九品猎魔师无弹窗

    小丫头跑过来,扒拉着任秋衣裳,被任秋按住脑袋:“来,咱们玩个游戏,你用石子丢我,只要砸中我一次,我就给你买一根糖葫芦。”

    “真的?”

    她眨了眨眼睛,抓着一把石子,‘啪’全砸在任秋身上,小手一伸:“哥,砸中了。”

    任秋脸皮一黑,两手扯住她腮帮子:“这个不算。”

    小丫头‘啊啊’尖叫,两只小手拼命推搡。

    ……

    月色正浓,寒风微拂。

    任秋站在院中,凝神鼓息,血气流转,激起衣衫飘荡,忽地一收,恢复平静。

    “这东西……居然快变成实体了。”

    脑海中一直未有变化的虚幻小剑,此时一大半变得凝实,周体流转青灰色荧光,给他一种随时会跳跃而出,刺破虚空一般。漂幻作品目录

    仔细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

    “难不成,是因为气血贯通周身,气力大增后,才产生变化的?”

    “不对,我这三个月来,气血何止增加了数倍,这枚小剑也没变化。”

    “之前唯一的一次变化,是三个月前,得到残破剑谱,练成后才有了一丁点凝实,而今天为了让血气不突破经脉,也练剑了。”

    他有了一些想法,摸了一下腰间,结果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自己方才练剑的时候,把匕首打入地下了。

    还好,家里也备了几柄短剑,只不过为了方便携带,一直留着那柄匕首。

    回到屋里,照看了下任颖,这小丫头咬着手指,扒拉着被子,正睡得香甜。锦绣良医

    摇摇头,替她把被子盖好,从床底下挪出一个木盒,打开后,里面两柄半米长的短剑,在淡淡的月光下,闪烁着寒光。

    提出短剑,走了出去。

    站在院子里,凝神吸气,忽地手指一弹,短剑在手指尖跳动,宛若一只月光下的精灵。

    “铮~”

    忽地,短剑一震,刹那划破虚空,带着一丝丝破空声,速度极快,以刁钻诡异的角度,在空中来回跳跃。

    如此几轮后,方才停手。

    吐气收息,血气滚落,在凝神观想,仔细分辨下,那枚小剑,居然有了一丝凝固。

    “果然,需要练剑才能凝固这枚小剑。”

    “但单练剑也不成,如若不是此次气血贯体,气力大增,也不会有这般效果。”王妃驭兽记作品目录

    眼中闪过一丝期待,他有种感觉,一旦小剑凝实,定有惊喜等着自己。

    “今天才气血贯体,气力就大增,想必这段时间内,会持续增长下去,到时候这枚小剑,应该差不多凝实。”

    带着这样的期待,毫无半点睡意,索性在院里练剑。

    第二天一早,给小丫头准备好今天一天的口粮,然后就出了门。

    武院,他还是第一个到,负责开门的师兄,也司空见惯,打着哈欠去洗漱去了。

    天际微亮,一个个师兄弟过来,大院里逐渐热闹。

    任秋坐在角落,也不练功,只凝神调息。

    忽地,他感受到一股阴冷的目光,心中一跳,睁开看去,周源正用阴鸷的眼神看着他。恶魔蜜宠令:小甜心,太甜美无弹窗

    周源嘴角一翘,转身不再看他。

    任秋眼神微冷,下意思的摸向腰间,可摸了个空,匕首打入地底,也没有挖出,短剑也不方便带在身上。

    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会剑术。

    就像一头隐藏在山林的狼,只有在饥饿和受到威胁的时候,才会露出獠牙。

    淡淡的看着周源背影。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两天前周源说的话,一旦他过不了考核,只怕会立即找他麻烦。

    “你不找我,我也会找你的。”

    任秋喃喃自语,继续调神养息。

    日上三竿,众师兄弟齐聚,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如巨熊般的柳壮壮。绝色狂妃:妖孽君主腹黑妃最新章节

    “师傅。”

    众人见礼,中年男子微微颔首,道:“任秋,白轩,刘元三人出列,其余人继续练武。”

    任秋深呼吸,在许多人的目光下走上前,跟着他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人。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默不作声。

    “跟我来。”

    中年男子和柳壮壮走在前面,三人紧跟其后。

    到了后院。

    中年男子看也未看任秋,对其余两人淡淡的道:“白轩、刘元,可准备好了?”

    两人拱手:“师傅,还请您考核。”

    中年男子微微点头,沉吟一番道:“天下武功,登堂入室之前,都得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乃气血贯体,有百斤力气,能搏十余众,而我武院滚石功,更以气力见长,在同等武功里也是出类拔萃。”我是朝堂一枝花无弹窗

    “今天是你们三月之期,想必你们也知道,一旦考核不过,只能自动走人,再无武院半点庇护。”

    说着,顿了顿道:“你们二人,乃白家和刘家子弟,想必平日里没少用异兽血肉,气血贯体对你们而言,并不是太难,无需紧张。”

    二人相视一笑,神态自信。

    “好了,院中有百斤大石,用滚石功演练一番,我不叫停,谁也不准停。”

    三人立即称是,任秋低下头,眼角余光看向柳壮壮,其面无表情,杵在那如一根大柱子。

    看样子,他真把我给忘了。

    微微收神,不再多想,与其余两人走近院里,分别挑选了一块磨盘大的石头。

    深呼吸,双眼一睁,怒喝一声环抱磨盘,用力一提站起身,心中一沉,这只有百斤?怕不是有两百余斤吧。本宫专治各种不服作品目录

    眼角瞥了眼其余两人,果然和他一般表情,心中一松,只要不是故意针对他就行。

    见中年男子也不解释,只能硬着头皮,搬运血气,肌肉瞬间凸出,形成一个个如铁疙瘩。

    一时间,小院里呼喝如雷,环抱大石,在胸间来回运转,脚下泥土,溅起层层沙浪。

    中年男子露出笑容,看向任秋,眉头一皱,瞥了眼柳壮壮:“我记得此人,是你带进院子的?”

    柳壮壮看着院中,吃力运转大石的任秋,嘿嘿一笑:“也就随手之举,黄生跟我说,这人在何蒙那,借着我的名头,买了不少肉食,此次应该能过考核。”

    “就算过了此次考核,又能怎样?气血三境,气血贯体不过第一步,接下来气血如铅,气血如虹,才是根本,百不存一不为过。”敢爱

    “他底子弱,体质更弱,哪怕强行用肉食壮体,也弥补不了先天元气,注定成就有限,更别说迈入气血如铅,气血贯体已经是顶。”

    中年男子点评,看向另外两人:“白轩和刘元,自小秘药保体,又未失去元阳,只需持之以恒,以他们资质,最低成就也是气血如铅,说不定还能迈入气血如虹。”

    “师傅放下,这两人我早有关注,已经暗地里拉拢。”

    柳壮壮应了声。

    两人再无交谈,只静静的看着院中,三人在那搬运血气,运用滚石功环抱大石。

    一个时辰后。

    中年男子喝停三人,三人立即瘫痪在地,半天爬不起身,喘着粗气互相对视,旋即放肆大笑。道浮生无弹窗

    从后院出来,任秋三人立即吸引众人目光,中年男子咳嗽一声:“刘元、白轩、任秋从今往后,就是武院正式弟子。”

    和三个月前不同,此时院中,有着近两百余名弟子,大部分都未到考核期。

    所以,任秋三人受到了许多羡慕、嫉妒的目光。

    任秋眼睛一转,看向周源,果然见其面色发黑,阴冷的看着他。

    任秋忽地对他一笑,反而让周源心头一颤,眼中闪过一次诧异,旋即冷哼一声。

    武院正式弟子,不单单在待遇上,连穿着上也不一样,虽然还是灰色衣服,但衣角出多了一个图案,是用金丝绣成的大石图。

    离开武院时,任秋手里多了一份异兽肉食,和在何蒙那买的不一样,极其腥臭,哪怕用布遮住,也十分刺鼻。剑问诸天作品目录

    也不知是从什么兽类身上割下来的。

    刚出武院,就有几人走上前:“任师弟,恭喜了。”

    任秋认识他们,是武院里老弟子,之前一直未有交集,今天突然亲近,自是因为他考核过了,正式成为武院弟子,才有这般待遇。

    他也不做作,换做是他,也不会和一个陌生人,而且一个非正式弟子的人太过交集。

    拱手道:“任秋见过几位师兄。”

    其中一人笑道:“我叫罗志勇,这是左涛、贺天松,以后都是同院弟子,还要多多亲近。”

    任秋笑道:“这是自然,还请诸位师兄往后多提携。”

    “好了,就不打扰师弟了,明儿醉春楼,还请师弟赏脸。”

    “行,那就让几位师兄破费了。”

    一番寒暄,就此分别,任秋一路走来,许多正式弟子都过来交谈,有意无意的,拉近关系。

    一些非正式弟子,有不屑者,也有羡慕者,更有敬畏者,一时间人情冷暖,纷至而来。

    到了胡同口,一人过来,低声道:“五师兄让你过去。”

    “周源?”

    任秋眉头皱起,看了一眼远处,周源在街对面,周围几个武院弟子,淡淡的道:“抱歉,在下有些疲乏,要回去休息。”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给脸不要脸,五师兄是什么身份,让你过去,是给你脸面。”

    “不管是敬酒还是罚酒,我都不吃,让开吧,别挡道。”

    任秋淡淡地说了声,然后推开他离去。

    那人脸色发黑,冷哼一声,回去跟周源一说,周源脸色更加阴鸷,忽地冷笑:“一个贫民而已,以为有了点实力,就当天下无敌。”

    “五师兄,你看要不要教训一下他。”

    “不用,我自有手段让他屈服,听说他有个妹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