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770章 再赴海南

作者:温岭人字数:2678更新时间:2021-01-14 10:31:32
    老顾建议,白手看看某大报的一篇社论。

    白手订有十几种报纸和二十多种杂志,有专人替他整理和保存。

    办公室里有个文件柜,就专放最近一个月的报纸。

    按老顾所说,白手找到报纸,递给老顾。

    老顾把这篇五千多字的社论念了一遍。

    对于自己认为的重点段落,老顾还多念一遍。

    白手听完后问老李,“怎么样?”

    老李一边思忖,一边说,“小白,这是国内第一大报,它的社论,其实就是政策的风向标,具有非常高的权威性。”

    “我知道。”

    “这篇社论的主题,就是批评国内的土地开发乱象。看似说得泛泛,没有具体所指。但有三点,我看是非常明显的。”穿越之富贵小锦鲤作品目录

    “哪三点?”

    “一,乱象暗指海南的土地行情。二,高层非常重视。三,可能会有大调整。”

    白手点点头,“这是哪天的报纸?”

    老顾看了看报纸的日期,“上月二十三号,还不到十天。”

    白手又问,“你俩经验丰富,又在体制里待过。以你俩之见,大调整大概会在什么时候推出?”

    老顾向老李做了个手势,微笑着说,“老师先讲。”

    “你少来。”老李笑了。

    白手也笑了,“我也加入,咱们仨各在手上写一个日期。”

    仨人在手掌上写了一个日期。

    然后,仨人一齐摊开手掌。继承遗产五千亿

    仨人均是大笑。

    七月一日。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老李解释说,“政策的调整及其推出,很有时间讲究。咱们有几千年的文化传统,有些是很难改变的。七月一日,是下半年的开始。上半年推出,那是上半年的事。七月一日或七月一日以后推出,那就变成下半年的工作。”

    老顾也有自己的体会和理解,“这篇文章发表于四月下旬,意在吹风,表达的是高层的指示。一般情况下,有关部门要有动作,制定新政策,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然后再贯彻到省一级,省里制定具体的实施条例,也至少需要一个月。整个过程下来,最快也要到六月底了。所以,新政策的推出,应该不会早于七月一日。”瓜皮作者和主角没有日常

    白手思忖了一下,“好,我将赴海南,就这么定了。”

    说走就走,一旦做了决定,白手从不拖泥带水。

    老李和老顾劝白手带一两个人去,白手不听。

    因为白手不是孤身南下。

    听说白手要去海南岛,曾玉山、胡祥瑞、董培元、谢洪水、许老黑、张孝南和方自立纷纷跟随。

    因为这七个家伙,在海南都还有土地。

    当初海南炒地,就是跟着白手赚了钱,现在岂能不跟。

    白手没说土地怎么样,只说去散散心,守口如瓶。

    但大家就是相信。

    正好八个人,火车的卧铺四人一房,凑足俩房。都市修仙万万年作品目录

    白手占了一个上铺,火车开动手,就盖上被子蒙头而睡。

    谢洪水上蹿下跳,拉着董培元,把火车的各个车厢走了个遍。

    胡祥瑞在看报纸,车上买的。

    另一个房间,曾玉山、许老黑、张孝南和方自立在打扑克,谁输了谁请吃晚饭。

    四人打完牌,许老黑和方自立输得多,乖乖的去餐车买菜。

    至于酒,大家早有准备,纷纷贡献随身带来的白酒或红酒。

    大家聚在白手这边开始喝酒。

    董培元和谢洪水姗姗来迟。

    张孝南问:“你俩干什么去了?”

    谢洪水道:“探险去了。”九日焚天

    方自立问:“探什么险?火车上有什么险可探的?”

    董培元笑道:“老谢在学小白。”

    胡祥瑞道:“老谢,快坦白交代,否则不许喝酒。”

    曾玉山道:“我支持老胡说的。”

    谢洪水抢过一只鸡腿,“小白乘火车,能拿下漂亮的列车长,还把她变成自己的得力手下。嘿嘿,我也想认真学习,如法炮制。”

    大家顿感兴趣。

    白手盘腿坐在上铺,笑骂道:“狗日的老谢,等到了南方,我一定把你扔到琼州海峡里喂鲨鱼。”

    曾玉山笑问,“老董,老谢,那收获如何呢?”

    董培元大笑,“列车长倒是个女的,但不及格,入不了老谢的色眼。几个女乘务员,倒是有模有样。哈哈,但她们年龄太小,跟老谢的女儿差不了几岁,老谢又不好意思下手。”幽冥边缘人无弹窗

    胡祥瑞指指谢洪水,笑道:“就他还不好意思?老董,你逗我们呐。”

    许老黑道:“小白,你给老谢下个结论。”

    白手躺着啃鸡腿,一只脚翘得高高的。

    “你们这些人啊,我太了解了。你们肚子里的坏水,我一清二楚。追女人,你们大多都不及格,分数都惨不忍睹。”

    众人不服,纷纷抗议。

    董培元道:“小白,你要不说个明白,我们齐心协力,把你扔到琼州海峡里喂鲨鱼。”

    “呵呵……我说,我说。但是,先把剩下的两个鸡腿给我。”

    张孝南道:“我替你保管,你说了再给。”

    白手道:“老谢么,外强中干,嘴上厉害而已。看见美女,心里猫挠似的,口水直流,就是不知道如何下手。追女人方面,老谢绝对是个门外汉。至于打分数,我看三十分都不到。”

    曾玉山问谢洪水,“服不服?”

    谢洪水嘿嘿笑道:“我服,我服。小白,说说老董,老董能打多少分?”

    董培元道:“我洁身自好,跟那种事不沾边,分数肯定比老谢还低。”

    谢洪水啐了董培元一口,“呸。狗日的老董,说你洁身自好,不如信老母猪会上树。”

    白手笑道:“老董,我也呸你一口。”

    董培元道:“小白,说话要有根据啊。”

    “老董呢,属于被动型。老董还不会主动去追女人,但是,要是有女人倒过来主动来追老董,老董应该不会拒绝。”

    大家纷纷看着董培元。

    董培元镇定自若,“污蔑。小白,你这是污蔑,我表示强烈的抗议。”

    “你自己说,还是我替你说?”白手坏笑着问。

    “你说,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白手故弄玄虚,冲着张孝南伸手,“先把两个鸡腿给我。”

    “你个吃货。”张孝南把俩鸡腿扔给白手。

    大家催白手快说。

    “老董,你跟你小姨子有不正当的关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