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4章 拿我的都给我还回来!

作者:君亦伐檀字数:2760更新时间:2019-12-09 12:04:18
    三月春风吹夜雨,细斜如帘,小妮支颐望月,夜枭抖翅掠过,呱呱叫,惊出一身冷汗。

    大半夜的,尤兰睡不着觉,拿着笔在写着什么,看起来挺认真,不时还会陷入回忆。

    晚上吃完了饭,尤兰就领着唐小凤出去找王婆了,她当然不指望唐小凤帮她吵架,只是防范胡氏兄弟偷袭。

    结果那王婆倒是有先见之明,竟然提前躲了起来。

    打听邻居,没人知道她跑去了哪里,搞不好啊,或许是找到了老相好的,混到一起了。

    尤兰倒是有心思踹开王婆家的门,进去翻箱倒柜,可那样做事,有辱洪十七的教导和静贤师太的叮嘱,于是她又放弃了。

    可是,自己损失了八两多的银子,岂能如此善罢甘休?丞相保重

    如果能善罢甘休的话,就不是紫石街小辣椒了。

    回到家之后,她先凭借记忆回想当时都有谁抢了她的钱,拿起笔来,写在一张黄纸上。

    数了数,竟然有七个人之多,分别是隔巷邻居张寡妇、卢铁匠家媳妇、陈二彪子媳妇、王大户家的两个丫鬟、李裁缝家的儿媳妇、沈家酒肆老板他老娘。

    其中沈家酒肆老板的老娘,就是那个被撞倒的小脚老太太,虽然她只捡了一文钱,可尤兰还是后知后觉地认为,必须要回来。

    不给?

    打你个老东西!

    你抢了我的钱,凭什么不给!

    “咣当”一声,尤兰把笔摔到桌案上,修长锋利的指尖上淡淡泛起一丝白芒。天降长灵作品目录

    “你要死呀!”

    唐小米被惊醒了,同时两条大狗和小狸花都被惊醒了。除了唐小米说了一句话,二哈也重重地鼻哼了一声,对尤兰表示强烈不满。

    看二哈那埋怨的眼神,仿佛是在说——你这个可恶的漂亮女人,大半夜的吓到本狗宝宝了。

    “唐小米,走,跟我出去一趟!”

    “干什么呀?”

    “要钱!”

    “要什么钱?”唐小米可能是有些睡糊涂了,毕竟她的睡眠一直都特别令人羡慕,只要她感觉到困了,距离睡着只差一个枕头。

    枕头到位,一眨眼这人就没清醒意识了。

    尤兰冷冷地看着她。全能风水小医仙作品目录

    “哦,你是说被抢走的那些钱呀,可是…”

    “没有可是。”尤兰面无表情地说:“唐小米,我就问你,到底跟不跟我去。”

    唐小米想了想,酝酿了一会儿情绪,突然站起来道:“他们抢了我们的钱,我们就应该要回来。”

    “对,不要回来,是小狗!”尤兰挥拳道。

    “对,是小狗!”

    姐俩很快就达成了一致,于是去吵唐小凤。

    唐小凤提着剑走出,三个人先飞到了张寡妇家里。

    把耳朵靠在门缝上听了听,没动静,略感失望。

    尤兰伸手咣咣砸门:“张寡妇,今天你捡了我三钱银子,快还给我。”三国处处开外挂

    “谁呀,大半夜地叫什么魂儿!”张寡妇一惊,骂道。

    咣当一声踹开门,结果还有意外发现。

    “切,好厉害的张寡妇,又换了一个?”

    张寡妇本来就心虚,今天这男人又窝囊,于是掏出两钱银子来给了尤兰,她哭着说:“你们这群人,竟欺负我这种寡妇人家,我日子过得苦,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她要是不服软,尤兰准跟她没完,可她一哭,唐小米心软了。

    在唐小米没大发慈悲之前,尤兰决定迅速离开。

    她太了解唐小米了,有的时候她甚至觉得唐小米是一个活菩萨。

    这一晚上,他们三个前前后后闯了六家的门,最后连沈家酒肆老板他八十岁老娘抢走的一文钱都给要了回来。修真教授在校园作品目录

    一开始,老太太死也不承认,还吵吵嚷嚷的,扯嗓子喊家里进强盗啦,邻居们快来看呀,有人持械夜闯民宅啦,没有王法啦,我要去报官,之类的话。

    后来沈老板与尤兰折腾不起了,干脆拿出一钱银子,躲开他娘的视线,塞到了尤兰的手里。

    这时尤兰才肯罢休。

    回到家,把这些散碎银两加到一起,竟然有五两之多,不禁有些开心了。

    可这时,林捕头却找上门来。

    “哎呀,我的尤大姐儿,你说你干这种事儿,为什么不蒙个面呀?”林捕头抱怨地说:“你说说,这大半夜的,还下着小雨儿,有三家人跑去武行告状,说你领着人带着剑去人家抢劫。你说吧,这事儿让我如何向告状人交代?明天又如何向张县令交代?”我在私服疯狂刷钱无弹窗

    “他们抢我的钱,我去要回来,他们还告我的状?”尤兰暴跳而起:“你让他们告,明天公堂上见!”

    “哎呦,我的尤大姐儿,你还是不了解世情啊。”林捕头叹了口气道:“你当衙门口是你家后院啊,随便乱逛?那里出来进去的,不认识个人,没有五两银子,你以为你能办成什么事儿?”

    “你把我当小孩儿了?”尤兰不满地道:“林捕头,这事儿不正归你管吗?”

    “那是在我能解决的情况下。”

    “你直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林捕头把手伸出来,空手掂了掂。

    “干什么啊?”尤兰一瞪眼:“跟我要钱呀?”

    “提什么钱,怪伤感情的。”林捕头嘴一歪:“我要状纸。只有你‘先’告状了,我才好反客为主嘛。到时候我一口咬定,是他们抢了你的钱,然后还到武行诬告与你。到那时,看我不敲他们每人五两银子。等钱到手了,咱们三七分,你看怎么样?”

    “谁七呀?”尤兰装糊涂,坏笑。

    “哎哎哎,尤掌柜的,别太贪了。”林捕头敲着桌子说。

    后来,尤兰送了林捕头一坛女儿红,十斤猪肉干,一大包新茶,林捕头心满意足地走了。

    回到武行,准备夜审。

    林捕头一身官服,威风凛凛地坐在武行衙门里,身边站着张三和赵四,还有四名临时工值夜班衙役。

    等等,不是四个,而是三个。

    因为其中一个人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一打听才知道,跑的那个人,是张县令家陈二夫人的三舅姥爷的妻侄。

    那可是县令家亲戚,门子硬,惹不起,于是林捕头便睁一眼闭一眼,权当没看见。

    林捕头轻咳一声,不紧不慢地拽出一张状子来,道:“你们三个混蛋,竟然诬告龙门客栈尤大姐儿,如今尤大姐儿的状子在我这里,明日我就替她交给张县令,”说完,乜斜着三个人,又道:“你们三个以为如何呀?”

    王大户家管家站了起来,道:“回林捕头,方才我问过我们家两个丫鬟了,她们确实在街上捡到过几文钱。按理说,她尤大姐儿上门讨要,也是合适的。不过呢,这大半夜的持剑夜闯民宅,恐怕不妥吧?这又当何罪?”

    林捕头笑了笑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