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7章 尤兰小试定魂针

作者:君亦伐檀字数:2679更新时间:2019-12-03 08:54:39
    小雨哗哗下,鸡窝倒了架,少女哭天又抹泪,还把厨房下。

    对面怡红院没了,被夷为平地。

    反观龙门客栈,也是一片废墟,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只有孤零零的红漆大柱子还倔强地挺立着。

    众人帮着寻找还能用的家具,和压在废墟下面的钱袋子、衣服、被褥、首饰等。

    可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大哭声。

    “哇哇哇哇!我的小黑呀,我几十只小鸡呀,都烤糊了呀,没得救了呀,哇哇哇哇!”

    唐小米坐在少了一条腿的逍遥木马上,拍着腿大哭起来。

    这时清潭小尼擓着小篮子走了过来,拿出些糕点安慰她,却也不见效。

    难怪衡山派来得这么快,原来润凡老尼见洪十七来了,回静安寺做了些点心,再把一潭小和尚带来,拜见衡山恩公。结果刚一回来,就见到门口打得热火朝天。她不干冲进主战场,便来到五小金刚这边。女总裁的贴身剑仙

    “小米啊,九大派的朋友都来看咱们来了,你去做点儿吃的呗。”武松挠了挠头说。

    “哦,正好,我把这些小鸡全做给他们吃。”唐小米突然不哭了,开始捡起小鸡们的尸体。这些尸体被九层一阳火烧得倒也干净,羽毛都不见了,估计直接就烤熟了。

    武松有些犯难地说:“多是出家人,不吃肉的。”

    这时清潭小尼把篮子交给武松,说:“这些先用着,我再去帮忙做些吧,姐姐烧鸡,我做斋饭。”

    “哦,那是最好。”武松接过篮子,笑了笑,刚要走,又扭回头,把一包药散交给小尼,并把事情原委说给小尼姑听。

    小尼一惊,跑去找润凡师太了。

    这时,九大派暗舵的人陆陆续续跑来,其中武当派距离最远,看到城南剑光四射,电闪雷鸣,魔气弥漫,鬼气森森。荒野王座最新章节

    卫道风就知道那里一定发生了大事,带着弟子们,从城东北角一路狂奔跑过来。

    可还是晚了一步。

    不过看鹤云气他们气喘吁吁的样子,便知是诚心来帮忙的,只是未能来得及而已。

    此时,润凡老尼从武松指尖取了一滴血,又从袖中取出三根针,一起探入血里。倏地一惊道:“果然中了毒,无色无味慢性毒药,衡山烂肠散,一般三个月后发作。这种毒药由于隐蔽性强,潜伏期长,往往会让人不知道下毒者是谁。如果下毒者不说,中毒者发作时,中毒已深,必死无疑。”

    “难治吗?”武松有些惊慌地问。

    “不难,老尼这里便有解药。”

    客栈三兄妹和两条狗,都吃了解药。尤兰不放心,又把她的小猫抱了来,小猫没中毒。快穿系统:大佬,给个赞呗无弹窗

    老尼不放心,又把清潭叫了来,清潭也没中毒。

    这才感叹,下毒者心机深,而又稍有良心。

    洪十七、段煌煜、林威师太、润凡老尼一干人等聚集在小瓦房中,武松从废墟里找到黄花梨的大桌子,又搬来几把椅子,再去邻居家借来许多桌椅板凳,就在小瓦房里开了一次会。

    不久后,林捕头带着人赶到这里,说要拿人,并且评估损失。同时,黄老鸨也领着一干馆女来要求赔偿。左邻右舍不少房子受损的,看到林捕头来了,也聚拢过来讨要赔偿。

    后来总共算了算,丐帮要赔偿大家三百多两银子。

    这事儿武松一口答应了。

    于是大家纷纷散去。只有黄老鸨掐着腰,幸灾乐祸地看着龙门客栈的废墟。就好像她占了什么便宜似的。元素战争之帝国风雨

    这时林捕头说,总要带几个尸体回去交差,武松一挥手,让他去南边,找唐小凤要。

    林捕头来到南边,见到尤兰,正在那里双手掐观音指,俏唇翕动,咕哝些什么。看她那副认真模样,仿佛是在掐诀念咒。

    唐小凤受了伤,换了一套衣服,坐在废墟边儿上休息。

    尤兰身边站着一个大个子头陀,那头陀看起来硬邦邦的,一忽儿向东边走,一忽儿向西边走,走起路来晃晃悠悠,看着总要摔倒。

    “哎,尤大姐儿,干啥呢这是,祈祷吶?”林捕头笑嘻嘻走过来。

    “别打扰我。”尤兰恨恨地说了一句,继续掐诀念咒。结果刚才一分神,那头陀便一头栽倒在地。

    林捕头不知就里,还笑那头陀,莫非是喝多了。诸神纪元作品目录

    玉兰嘴角一提,带着一抹坏意,让林捕头帮忙,去扶起那可怜的头陀。

    于是林捕头就走了过去,尤兰手心儿一番,那头陀嘭的一声站起,一把抓住林捕头的肩膀。

    林捕头仔细一看那头陀,竟然缺了半个脑袋,吓得他妈呀一声,把那头陀一脚踹飞。

    抽出刀来,比比划划,要与那鬼怪玩命。

    这时尤兰一松手,那头陀立刻倒在地上,她小跑到那头陀身边,用真气拔出十枚针来。

    “哎呦,尤大姐儿,你又在玩什么新花样,简直吓死本捕头了。”林捕头在六扇门当值多年,稍有阅历,眼睛眨了眨,便看出些许门道来。

    “算了,不玩了。你把它抬走吧。”鉴宝金瞳无弹窗

    “玩?”林捕头一缩脖,学着尤兰平常的口气道:“咦~~,好恐怖。”

    尤兰秀眉一挑,把林捕头一推多远。

    尤兰再不理林捕头,打来水,把针洗涮干净,然后一根根别在一个小木匣里。操作起来十分小心,生怕扎到自己。怪恶心的。

    此时,林捕头带领张三赵四,抬着几块门板,背着几口麻袋,去收拾战场。

    五小金刚被崆峒四大高手一顿劈砍,砍得尸身不全,倒也苦了林捕头,到处寻找拼凑。最后也不管是否是本人的零件儿,只要凑齐了一套躯干脑袋胳膊腿,就算一具。

    就在大伙儿各自忙碌的时候,刚才那摔倒的头陀竟然又自己爬了起来,慢慢向尤兰靠过去。

    这时,一只小狸花猫跑了过来,小猫仰头,面带警惕之色盯着那尸,突然发出警告的“喵”的一声。随着脖颈间银铃发出一阵美妙响声,那头陀又扑腾一声倒在了地上。

    听到声音,尤兰一愣,一回头,才发现那头陀竟然就倒在自己身后,把她吓得一机灵。

    扭头去看唐小凤,唐小凤一直在关注这边,唐小凤说:“如果它再靠近你,我就劈了它。”

    尤兰眨巴眨巴眼睛,疑惑自语道:“咦?这是怎么回事?”

    掏出师父写给她的“定魂针手册”,翻了翻,没找到答案,自己又想不明白,咕哝一声:“算了,我去问师父。”

    结果小瓦房里聚集着各大派的长辈,人满为患,她挤不进去,这时洪十七也不会出来。

    这时鹤云气小道姑走了过来,与她打招呼。

    她一把扯住鹤云气,就来见那奇怪的头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