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节 三大盗

作者:君亦伐檀字数:2535更新时间:2019-12-03 08:54:39
    “额滴个亲娘呐,出大事了呀!”

    林捕头跑回县衙,翻看六扇门印发的书籍《江湖大恶记》,在其中发现了那三个“小毛贼”的名字。

    看了看三名采花盗的过往事迹,真可谓劣迹斑斑,把林捕头吓得头皮发麻。

    一开始,见武松紧张,林捕头还暗自偷笑,可现在他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了。只恨自己平时不读书,还不知大祸临头。

    宵禁时分,林捕头又跑来龙门客栈,发现客栈已经大门紧闭,连窗户都关得紧紧的,却不像平常时候,姐俩在三楼疯闹到很晚才睡觉。她们有时候唱歌,有时候跳舞,有时候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实在惹林捕头喜欢。时常一个人倚在墙角,望着楼上,直到熄灯才走。——常被人撞见,他就说:勤劳奋工,夜护居民,乃是我林家翰之本分。喋血魔尊作品目录

    林捕头早就知道这两个妮子会武功,而且内功不凡,可这姐俩平日里不说出来,他也不想当那种讨人嫌的人。

    “尤掌柜的,我是林捕头啊,给俺开个门。”

    “大半夜的,你来干什么!”唐小米嚷道。

    “哎呀,当然是有要紧事啦。”

    “不行,刚才三哥走的时候跟我们说过,任何人来都不许开门!”

    “我是任何人吗?我是堂堂缁衣捕头啊!”

    “好了小米,给他开门吧。”尤兰慢悠悠的声音从门后飘来:“我在洗澡呢,小米,你去卸门板。”说完,偷笑。

    “你不是洗完了吗?”

    “我觉得没洗干净,我又洗了一次。”地球人不可能这么狂

    “烦死你!”唐小米蹬蹬蹬跑下来楼来,卸下厚重门板,这时诗兰坏笑着从盥洗室走出来,衣服早就穿好了。“咦?你不是说又在洗?”

    “呃…,这次是真洗完了。”尤兰双手一摊。

    林捕头兔子般冲了进来,麻利地关上门,抱起厚重门板把门掩上,抽出腰刀,站在门口。

    “哎?林捕头,你要干什么?”唐小米手捧蜡烛:“你捕头不当了,改行当劫匪了呀?”

    “别说话!”林捕头猫着腰四下看了看,满脸紧张地说:“凭我多年经验,我感觉这屋里有杀气!”

    “阿~西吧!”诗兰先是被林捕头吓了一跳,拍了拍心口道:“你别跑咱这里吓唬人了好吗?有事儿快说,姐还打算早点睡觉呢。”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无弹窗

    (这时楼外面有三道黑色人影,互望了一眼,纷纷散去。看这三人的动作,尽皆轻功的高手。这种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寂静黑夜之中,能听到很远的声音。)

    “嗯……”林捕头把刀放回刀鞘,揉了揉下巴道:“杀气消失了!”

    这时楼外一黑衣人道:“没想到这捕快竟然真的是一个高手,可我看他的腿脚很沉,倒是没看出他修炼得哪一路功夫。”

    又一黑衣人道:“人不可貌相。”

    最后一黑衣人,脸上有一道贯通左眼的刀疤,冷声恨恨道:“你们两个二货,能不能别说话了?那小子完全是在装相,你以为他真的听到我们三个了?”

    “那你为什么让我们撤?”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无弹窗

    “武松已经回来了,我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撤!”刀疤脸一挥手。

    “是!”

    林捕头坐了下来,看起来面色凝重,尤兰见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便让唐小米去沏茶,这次给林捕头泡最新的茶。

    “林捕头,大半夜的什么事儿让您亲自跑一趟?”尤兰千娇百媚,坐了下来。

    林捕头心头一颤,沉声道:“尤掌柜的,这次你可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

    “多大个事儿?”尤兰眨巴眨巴眼睛。

    “那三位采花大盗,来头不小,堪称著名大盗。”

    “这个我们已经听三哥说过了。”

    “那你们知道具体的事吗?”林捕头眉毛一挑,仿佛心中藏着大秘密。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作品目录

    “三哥说,有些话不方便跟我们讲的,便没说。”唐小米端着茶壶走过来。

    “哎,武松就是太正直了。可是,有些话不说清楚,怎么能行呢。”林捕头大义凛然貌,接过唐小米递来的碧螺春茶,闻了一鼻子,满意地点了点头,道:

    “我林家翰是堂堂缁衣捕头,上要对得起吾皇万岁,下要对得起黎民百姓,如今不是害臊的时候,我就给你们讲一讲,这三名采花大盗的来历,可他们过往的种种罪恶!”

    “那头一个,自然要数飞天大枭鹤悲鸣,这厮十八岁成名,混迹江湖二十年,糟蹋的姑娘不计其数,此人,之所以出名,绝不仅仅是因为他武功高、德行败坏,最关键的还是他的作案手法!”

    “他每到一处,就要让那姑娘给他讲三个笑话,如若逗不笑他,便‘咔嚓’一刀,把姑娘砍为两半!”明血作品目录

    “哦,好恐怖!”尤兰,唐小米异口同声。

    “呵呵,恐怖吧?”林捕头阴冷一笑,神经兮兮地道:“更恐怖的,还在后面。”

    “那第二个,白面俏郎君鸿孤独,此人每到一处,便要女子唱歌给他听,如若不好听,便‘咔嚓’一刀,把姑娘砍为两半!”

    “哦,好恐怖!”唐小米说,尤兰已经觉得不太恐怖了,因此便没说话。

    “那第三个,千里刨坟燕单飞,此人每到一处,便要女子跳舞给他看,如若不好看,便‘咔嚓’一刀,把姑娘砍为两半!”

    “哦,好恐怖!”唐小米说。

    尤兰突然摆了摆手:“林捕头,你说完了没有?”

    “差不多说完了,不过呢……”

    “你甭不过了,如果说完了,赶紧走。走走走!”

    “哎?尤掌柜的,你这是何意?”

    “三个人都著名采花大盗了,就干这种事儿啊?那姐儿这天下第一美女,就引来三个怪物吗?”尤兰的语调越来越高:“你休要在这里骗我,再不走,我就开喊了,让街坊四邻都来看看,有人夜闯民宅!”

    “哇呀呀呀呀呀呀!”突然门外一声暴喝,紧接着猛踹一脚,只见那厚重大门外加门板,如同炮弹一般横飞了出去,一块门板顺着林捕头的脑袋一滑,把林捕头脑袋上的六棱帽撞飞了出去,门板掉落,一大汉站立门前,暴喝一声:“谁敢夜闯我武松家的民宅!”

    “阿西吧!三哥,你把门踹坏啦!”“贼还没来呢,门没了!”

    欲知武松师承何人,且听下节分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