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六章 对策

作者:中国教育优势字数:2519更新时间:2020-01-11 00:05:33
    湖风夜雨。

    茶楼早已打烊,没有客人,二层的阁楼却灯火通明。

    柳观湖披头散发,坐在椅子上,拉着二胡,口齿清朗:“各位仙灵,四路游魂,都请坐好。要说那云江城第一刀客之争,精彩绝伦啊,昔日之兄弟,今日之仇敌,刀锋相对,谁胜谁负,且听我细细讲来。”

    “话说那路俭道深恨风行烈久矣,但风行烈是何许人也?那风行烈是刀圣落长空的弟子,早已罡气圆满,炼出武意只差半步就要到胎元境界,路俭道不能敌,只能把恨意压在心里。”

    “但有一天,西薮宗盯上了云江城,暗中找到路俭道,正是干柴遇烈火,久旱逢雨露,因此产生了一场惊天谋划。”

    “为了躲避天武宗的天机测算,路俭道必须独自杀掉云江王,塑造出这是一场来自云江城内部叛乱的假象。”神武帝穹最新章节

    “风行烈近来武道入了瓶颈,操劳于政务,想借兵刃来提升实力,路俭道知道机会来了,他联合西薮宗挑了一把最凶悍的剑,借四海商行之手,转卖给风行烈,使他刀意不纯,又设计杀掉他的妻儿,动摇其心。”

    “先机被夺之下,风行烈渐落下风,败局已定。”

    悠长的二胡声,哀怨苍凉,丝丝缕缕围绕在茶楼满堂空座,如云如雾,催人泪下。

    柳观湖沉浸在乐声中,长叹道:“这注定是无人见证的一场死战。”

    “兹——兹兹——啪”

    弦断了。

    半根弦弹出去拍在柳观湖脸上。

    他皱着眉头,呆滞地看了二胡一眼,掐了一个手诀,二胡表面的蛇皮仿佛活了过来,不停疯长,断开的弦也缠在一起,两两依偎,又黏在了一起。妖皇驾到

    这是造化元功,专属于丹元境的手段。

    二胡声又重新飘扬。

    柳观湖又继续说道:”见证这场战斗还有一个少年,但这无关紧要,一个少年并不能改变故事的结局。“

    “咔嚓!”

    这回琴杆齐齐断去,柳观湖手中空留一截琴筒,他愣了愣神,暴起把琴筒掷于地摔烂,破口大骂:”日他姥姥的,哪个瞎几把改动天机,改改改,改个屁改!“

    他气呼呼地坐回椅子,胸腔不停的律动。

    ”看官,别走啊,还有别的!别的!“

    他仿佛看到了有人离座,连忙把一地碎片收在怀里,用造化元功修好,又微笑着弹唱起来。

    ”刚刚那都是小地方的破事,无关紧要,我们还是来听云泽之上的大战吧,话说那碧云涛和正一道水中交锋……“吞日

    ——

    王府。

    路俭道缓缓地抽出长刀,细细地擦拭着刀上的鲜血,仿佛在与过去道别。风行烈的尸体瘫倒在地上,生机已绝。

    ”笃——笃——笃“

    本该安静的王府突然出现沉重的脚步声

    一个少年背着少女一步一步的像这里走来,少年的眼神很冷,比这夜色更冷。背上的少女眼睛圆瞪,喉间尽是血迹,早已死去多时。风祥云把林绿儿的尸体放在一颗树旁,脑袋扶正,持剑与路俭道对视。

    路俭道赞道:”你真是给了我太多的惊喜,但很可惜,你来晚了。“

    ”我倒觉得来的刚刚好。“

    风祥云轻声道:”我见到小绿儿死不瞑目,就想着帮她合上眼睛,正巧撞见你路将军,更巧的是你的黑煞甲碎了,还受了伤,天赐良机啊。“异灵传说最新章节

    路俭道笑道:”不错,今天是个好日子,所有的恩怨都会埋进土里。一切都会被了结,这种感觉太好了。“

    风祥云沐浴在月光之下,忽然身前变幻出六道身影,每道身影都使着不同的剑招,刺向路俭道身上不同的位置。他的寒潭鹤影在这生死关头又进了一步。

    路俭道冷笑着,踏步扬刀,正是白虎七杀的起式掠天式,一刀斩出,血光盈天,空中出现了层层叠叠的火焰纹路,这是血气炽热到极致燃起的火焰,六道身影还未接近,就被这火焰铸就的牢笼蒸发了。

    ”雕虫小技。“

    路俭道此刻并不优雅,甲胄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缝隙中还有血迹渗出,这是和风行烈交战时留下的痕迹,但于此时此地,他尽显无敌之姿。七魂纪作品目录

    风祥云飞身掠起,直奔侧边房室的屋顶,这两下发生于电光火石之间,不由让他感叹当初没有学错武功,鹤形跑得比谁都快,这是他唯一能和路俭道一拼的地方。

    站定。

    风祥云突然使出道诀,身前凝出三根浅蓝色的水箭,向路俭道飞去。

    ”这手又如何?“

    风祥云修行的道派功法,自然也会一些低阶术法,这是二品水箭术,以流水为矢,威力能及得上耕地老农的全力一拳,三根水箭便是足有农夫三拳之力!

    路俭道经验老道,却是躲也不躲,任由水箭拍打在脸上,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他静静地看向风祥云,面无表情,”四品以下的术法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怎么,风公子黔驴技穷了?刚刚那么大口气,要杀我做祭奠,怎么连靠近我都不敢?“龙魂战神最新章节

    风祥云当然不会靠近,在无法抵抗罡气的情况下,别说短兵相接,靠近三丈就必死无疑,什么剑技都是空谈的笑话。

    听到他的讽刺,风祥云反而顺势坐下,不急不缓地说道:”我刚睡了一大觉,吃饱喝足,精力旺盛。倒是路将军你呢,谋划这事费了多少心神?几日没有睡安生觉了?“

    ”听说受了伤的人容易疲乏,路将军你能撑多久?一整夜?一天?还是两天?“

    ”咱们就这么边打边聊,叙一叙旧情,岂不美哉?“

    风祥云边说着边随手使出道诀,农夫三拳向下飞去,与之前不同的是,他在水箭之上贴了张符咒。

    路俭道并没有被迷惑,他小心的挥刀斩开,无事发生。

    ”一品清尘符?“

    他自然也认出了这张符,随即脸色都变了,他明白了风祥云的用意。

    清尘符当然没什么威力,用脸接也不会受伤,但如果风祥云用了别的符咒呢?这就意味着他必须分出精力不能休息,风祥云猜的不错,他已经乏了,志得意满的畅快感正在散去,身体在不断地催促。

    路俭道知道他必须尽快解决这场意外的战斗,不然被耗死当场不是一句空话。

    很快他想到了对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