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五章 死决

作者:中国教育优势字数:2430更新时间:2020-01-09 23:41:52
    风祥云再次睁眼时,周围阴沉沉的,他从石床上缓缓爬起,静静地等待身体恢复活力。

    这是一处牢狱,牢门上的栅栏是精铁所铸,刀剑难伤,周围没有别的摆设,只有遍地的灰尘和稻草相伴。

    他盘坐在是床上回忆起这次的遭遇,以期从中找出线索,记忆疯狂的在他脑海里回溯。

    昨日,他回到云江城南门,便被卫兵包围,一向对他和蔼可亲的余叔叔面无表情,半点情面都不讲地把他抓入死牢,云江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把他关到现在也无人过问?

    突然,他隐约见到一束光,从牢外映入的微光。片刻后,有脚步声传来。

    “小绿儿?你怎么来了?”

    风祥云看清来人正是自己的侍女林绿儿,他惊喜出声,顿感一阵热流自胸腔散发,至后脑,头顶,被酥酥麻麻的感觉萦绕。即使淡漠如他,也知道这种感觉名为感动。红尘之婆娑劫最新章节

    这正是他还活着的证据,所以他一直在抗争,抗争那门吞噬情感的怪异功法。

    他绝不会成为只顾修行的泥胎塑像!

    “公子,我带了湖风夜雨的鱼饼,是刚做好的。”林绿儿把食盒递进来。

    “小绿儿,你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吗?”风祥云接过食盒,放在一边,问起了最关心的问题。

    林绿儿又递进了水壶,“公子,府里现在都在传你弑兄夺权,还要勾结正一道打算弑父谋反呢,他们胡说!”

    风祥云也不恼,问过事情的细节,笑道:“放心吧,这事不是我干的,余将军经验老练,肯定能发现事情的蹊跷,还我清白的。再说大哥死了,我是云家唯一的继承人,父王不会杀我的。”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你先回去休息,整理衣物,好好的睡一觉。我出去之后,云江城肯定不好呆了,正巧明天云泽解封,到时候你跟着公子我一起去云海宗吧!”风祥云小心叮嘱道。

    “好啊!”林绿儿小脸微红,眼里泛着光,她好似想起了什么,急忙从怀里掏出个令牌,“我碰见苏管事了,他帮我进来的,还让我把这个带给你,他说以后把这个令牌贴身带着,不要丢失。”

    一块姜黄色的碑状令牌,是云泽之中的无名道人所赠。

    看着林绿儿的背影离去,风祥云摩挲着令牌,脸色登时变了,他刚刚说了假话。

    林绿儿一说出他大哥被杀的细节,风祥云便知道,这桩案子破不了,不,或者说这案子已经破了,他风祥云就是明明白白的凶手,铁证如山。福晋又又又离家出走了

    而风行烈,他的父王,一定会亲手砍了他!

    丁招财今年四十五岁,年轻时也做过江湖梦,后来家里使银子让他进了典狱,一晃十多年过去,每天重复的点卯、巡逻,也只有梦境里才能想象一下自己成了义薄云天的大侠。

    “做什么大侠?”他老爹狠狠地给了年轻的丁招财一巴掌,骂道:“你看看这老宅这么破了,什么时候能换换?我跟你说,没钱、没权,大侠就是个狗屁!”

    “你以后在牢里干事,胆子要放大一点,常言道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如果有什么贵人大官关到死牢里,你不要放过,从他们身上榨出的油水够平常人用十年的了!”

    “阿爹,我怕,他们要是出来了,那不得整死我。”他说。皇家炼丹师

    “怕什么,牢里那个地方最容易生病,你弄点手段,让他们出不来不就行了?”

    迷糊之间他打了个冷颤,一个少年正拍打着他的脸颊。

    “醒醒,巡逻的时候打瞌睡可算是渎职,要受罚的。”少年如是说道。

    愣神之际,丁招财什么也没有看清,什么也没有听清,鬼使神差地喊了句:“大侠饶命。”

    然后他的意识化为黑暗,晕了过去。

    风祥云收回手刀,笑道:“有点意思,梦里还想害我啊,可惜,我不是练武的,我是修仙的。”

    四相更易法能调整骨头地位置,改变体型,只要他能跨过心中对法理的束缚,在死牢之中如履平地。

    他去府衙洗了洗手,有条不紊地把鱼饼吃完,把食盒放进被当作证物的包裹,直奔王府而去。他冥冥中有种预感,今夜,在那里一定有他想知道的真相。妖异录之九命猫妖作品目录

    王府书房。

    桌案重放了一张,风行烈披了件风衣,顿了顿,又把刀提上,龙行虎步向外走去,路俭道一身铠甲,在门口候着。

    “走,一起去审审那个小畜生,瞧瞧他的心肝是什么东西做的!”

    风行烈气了一整天,怒气冲冲,路俭道一言不发跟在后面。

    风行烈走了几步,突然停住了,多年的沙场征战赋予了他极其敏感的警觉性。

    王府太安静了,空气里甚至有一丝血腥味。

    “俭道啊,等我一下,我回去拿个公文,真是气糊涂了。”风行烈不动声色的回身。

    路俭道笑了,他缓缓抽出长刀,说道:“王爷想拿的恐怕不是公文,而是那把血鲨剑吧!”

    “俭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风行烈不解道。

    路俭道的脸埋在盔甲的阴影了,夜色下,谁也看不清他的脸色,只听得他讥讽道:“没别的意思,就是看王爷思儿心切,做下属自然要尽心,我送王爷去地下和子言少爷团聚吧!”

    “对了,您的两房姨太我已经提前送走了,怕您没人服侍,我把王府的仆役都送过去了,不辛苦不辛苦,还有,我已经派人去送您小儿子一程了,估计能和您一起下去。”

    “勿念,勿念啊!”

    说到最后,路俭道已是狂态尽显,大笑出声。

    “侯满原来是你的人。他跟了我二十多年,我还没做王爷的时候就在我身边,就这么叛了?”风行烈沉默了一会,低声道:“我还是想不通,你我乃手足兄弟,过命的交情,当年你替我挡过冷箭,救过我性命。”

    “我也没有亏待你,我把全城的防卫都交给你了,你为什么背叛?啊?”

    “今时不同往日。”路俭道低声道:“我想要的,你不愿给,我只好问别人要,可别人要你的命来换,你还记得我曾向你求取过白虎七杀的后两式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