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三章 湖风夜雨柳先生

作者:中国教育优势字数:2912更新时间:2020-01-07 19:53:11
    “你们这群狗东西,看什么看,没见过比武吗?”

    胖少年一骨碌爬起,脸色涨红向周围怒斥,实际上在他们冲突前,有眼力的摊贩要么悄悄溜走,要么关了店门,但谁料还有这伙人在,一个个的看见打架,兴致勃勃的聚在一团,拍手喝彩。

    所以说修为高还是有好处的,干什么都比别人硬气,风祥云瞧见两个坊市管事缩在后面,脸上贴着膏药,畏畏缩缩不敢过来,他略一思忖,便知这些外来散修定是没给租费,仗着修为高深硬占的地方。

    风祥云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没忍心告诉他,边上围观的这些人,他一个也打不过。

    “刘家?你叫刘昊!”

    风祥云耳尖,听得别人议论,终于把他名字想起来了,伸着懒腰出声。午夜心慌慌无弹窗

    刘家是云江城的顶级世家,历来几任隶人令都由他们担任,这个是个紧要位置,负责从平民中选拔出小吏分配到各个官员手下。风祥云之前也见过刘昊几面,但他注定是远离家业的次子,本来就很少有人主动结识,而且他本人为了治愈心疾,沉迷于探索事物之理,所以很少把精力用于记忆无关的人。

    “混蛋!”

    刘昊认为这是嘲弄,咬牙切齿,指着两个下人的脸怒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把他腿给我打折喽!”

    两个下人经验丰富,张牙舞爪地冲上来,看着气势汹汹,实际上都是太平拳,没半点威力。风祥云一眼看穿,任由他们打在身上,倒是刘昊没被方才的挫折影响,猪突猛进,这回冲的更猛更快。永恒不动

    “好气势!”

    风祥云抚手称赞,然后他随手往前一捞,刘昊的脖颈就被他握入掌心了。

    “你知道这个世上什么人死的最快吗?”

    刘昊没有回答,他被扼住了脖子高高举起,不能发声。

    “是没有眼力的人。”

    风祥云极其温柔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慢条斯理地解释道:“你在街上找我麻烦,终归是要靠拳头说话,你连我的修为都看不出,就跟野猪一样冲上来,这不是寻死吗?”

    “你死了事小,可耽误了我的时间事大以后你离我远点,不然我就捏碎你的脖子,听明白了吗?”风祥云又施了一股力,直到刘昊两侧瞳孔开始散大才松手。

    濒临死亡的人更听话,他们的身体会记住这种恐惧感,这里有个小技巧,下达的命令不要以“不”字开头,说“远离”的效果比“不要靠近”更有效。异界随身杂货店

    “呵呵,感谢你的姓氏吧!”

    风祥云面带讥讽,把刘昊像垃圾般随手一扔,这种小屁孩式的争斗根本没被他放在心上,但这事给了他一个讯号。

    “刘家迫不及待想上位了?正一道和云海宗的斗争把云江城都卷入浪中了,真够麻烦的。”

    这个念头在风祥云脑海里闪过,转瞬被抛于脑后,对他来说,这些争权夺势的戏码不过是地上的泥泞,远不如天上星辰之璀璨,而他等会要见的人,能帮他距离星辰更近几步。

    ……

    柳带河。

    云泽的一条支流,横穿云江城池。

    沿河而走,已见初春景象,风祥云穿过两条青石街,在一处僻静茶馆前停下,茶馆分两层,类似船形,上面一层的阁楼很窄小,阁楼上横着块陈旧木牌,上书‘湖风夜雨’四字。末世之王

    来往的人并不多,不过这是玩珑老爷子的产业,他就图个清静地喝茶,也不靠它赚钱便是。

    风祥云走进去,正巧见到角落里一人在座,桌上放了一盘鱼脍,他赶忙上前招呼,“柳先生早。”

    柳先生名叫柳观湖,是湖风夜雨的说书先生,来云江城超过十个年头,早年行走江湖,知道很多奇闻异志,各地风土人情张口就来。

    “坐,一起来尝尝。”

    柳观湖招呼他坐边上,示意小二添了碗筷,还加了块鱼肉。

    风祥云夹起鱼肉,轻轻咬下,刹那间一股苦味顺着唾液在口腔中炸裂,胃里的胆汁喜见同胞,统统站起来摇旗助威。

    “哈哈哈哈哈!”

    柳观湖见他小脸紧皱,不由怪笑起来,边笑边盯着他看,他解释道:“这黑脊有个别名,叫苦尾,如果打捞上来阴干三天之后再吃,就有种苦味,苦味越重,这鱼就越大补,好东西!”远古游戏场最新章节

    柳观湖见风祥云没有别的反应,奇怪问道:“这你都不生气?你的病变严重了?”

    “嗯!”风祥云回了一句,“就像身体里被取走了什么,生不了气了。”

    这也是他来找柳观湖的用意。

    “那你还有别的情绪没?”

    “其他的情绪没什么变化。”

    柳观湖松了口气,“还有情绪就好,全没了就没办法治了,对了,你色欲的烈度怎么样?”

    “我几天前看过红颜泪第十卷,发情的时间很固定,没什么偏差,色欲的烈度应当没变。”风祥云很严肃的回道。

    烈度是柳观湖造的一个词,专门用来标记情绪的波动程度。常人很难对情绪有正确的认知,最多会有‘我今天比昨天更生气’这样模糊的认知,有了烈度这个词后,可以记为,我昨天生了一烈度的气,今天生气程度高达五烈度,这样会清楚很多。末世天劫守护最新章节

    即使如此,对情绪的标记也是极为困难的。光想想也知道,具体的烈度全部依靠人主观感受,根本没有统一的标准,难以量化。

    几番谈论后,柳观湖和风祥云选取了色欲这个情感,阅读同一个作者的桃色书籍避免干扰,根据身体发情的时间来判断色欲的烈度,当然,为了不使一本书阅读太多,选用系列作品也势在必行了。

    这个想法获得了阶段性胜利,为风祥云进一步了解自身的功法提供了契机,这,便是修行啊!

    话说回来,柳观湖听到风祥云回答也略显迷茫,自语道:“怒意没了,色欲不损,听着像小黄书里的情节,什么破功法这么奇怪?”

    “算了算了,先吃鱼,等会再想。”屠魂无弹窗

    一言出,柳观湖瞬间从困惑中走出,变回了沉迷美味的老餮,招呼风祥云吃鱼,“你再尝尝鱼肚,要我说,云江城最鲜美的莫过此物了。”

    风祥云向来是个好学生,最是尊重长辈,恭敬道:“柳先生先请。”然后观察他脸色。

    柳观湖失笑,夹了一口吃下,示意风祥云跟上。风祥云没瞧出破绽舍命奉陪,入口却是清甜滋味。

    “这尾黑脊,如果是当日打捞的鲜鱼,入口即化,甘甜柔嫩,如春日溪水潺潺而下,怪不得会让世人忘了它苦尾的别名。”

    “云江城千年人烟,风和日,山与水,都在这一筷之内,妙极妙极!”

    风祥云在见怪不怪,柳先生如此忽生狂态已不是一次两次,如果上前问他在干什么,他则会用阴恻恻的语气感慨:“我在吃这座城的魂魄啊!”

    城哪来的魂魄?

    “失态失态!”

    柳观湖恢复原样,指着这盘鱼脍逗弄风祥云,“我问你个问题,黑脊刚出水,味道鲜甜;数日后再食,则是苦味,这盘鱼又苦又甜,怎么做到。”

    介于刚出水和离水数日的叠加状态?

    风祥云知道他在逗弄自己,只做不知,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柳观湖用筷子把鱼拨到两边,一脸笑意,“这盘菜取用两条鱼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