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一章 闻香书社

作者:中国教育优势字数:2431更新时间:2020-01-05 02:36:43
    翌日。

    风祥云在坊市闲逛,他本是顺道路过,只是心口一丝燥意无处抒发,临时起意走走。

    这是一处私坊,不同于王府直营的官坊,这里店铺和摊位审查松懈,只要给够租金,不拘是什么身份也能经营,所以货物五花八门,只要眼力够好,就能淘换到各类正经的不正经的货物,他也常来此物增长见闻。

    不多时他停住了脚步,是一间书社,名为‘闻香’。

    书社门面很窄,一张横置的柜台就挡去了大半,只露出两人宽的过道,柜台后有个富态老者正聚精会神研读书籍,时而摇头晃脑,时而闭目沉思,一脸风光霁月。

    坊市喧闹,这老者却能闹中取静,沉心看书,绝非等闲。

    风祥云暗赞,俯身凑近,却发现这书好生熟悉,不由念出声来:“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再往后瞧,果有‘西门庆’‘王婆’字眼,当即大喝一声:“玩掌柜,公门巡查!”穿越当饭吃之欧式春秋最新章节

    那老者一听声响,头动也不动一下,手却快如蝶舞,往柜台上一拂,回声道:“请查。”

    风祥云自修行道法后,目力远胜常人,那老者一拂之间将桌上的书收入右袖,又从边上抽出一本替换,反应之快手法之速便是他也未必及,而且这老者分明无半分内气,着实让人感叹。

    那老者兔起鹘落之间瞥了一眼,瞧见是风祥云,当即松了口气,拍着胸口叹道:“二公子,你迟早把我这老骨头吓死。”

    风祥云笑道:“玩掌柜,好几年前你就吹嘘能把这本莲瓶梅能倒背如流了,怎么还在温习啊。”

    掌柜姓玩,名为玩珑,他本是货铺伙计,白手起家做了此处首屈一指的商人,十几年前借着永陵王谋反的大乱一跃而上,谋得官身,在别处风祥云还要叫他一句玩伯伯,不过他后来自己开了间书社,再不理会家中产业,在此处他只喜别人唤他掌柜。云上星界无弹窗

    “哪有什么莲瓶梅,这等禁书我从不看的。”玩掌柜一身正气。

    “右边袖子。”风祥云提点道。

    “嘿!”玩掌柜闻言露出黄鼠狼般的奸笑,他把袖口对着风祥云,里面空无一物。

    “你肯定放进去过。”

    风祥云也不知道那本书哪去了,但他确信他的眼力。

    玩掌柜示意桌上,风祥云顺着视线看去,那本莲瓶梅正安安分分的摆在桌上,仍是摊开至那一页。

    “这怎么回事?”

    风祥云确实产生了疑惑,但他心知玩掌柜最喜逗弄别人,绝不会告诉他的,故而摆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转移视线:“玩掌柜,红颜泪出新集了么?”逃跑的33天无弹窗

    玩掌柜有些失望,应道:“出了,最新十一篇和十二篇一起来的,不过说实话,这两篇都有失水准,听说浮萍居主人在准备新题材,二公子,你是要原本还是改订本?”

    “我看黄书是为了修行,正大光明,当然是要原本了。”风祥云理直气壮。

    秦国最看重武道之风,这类书籍向来被视为败坏心志之物,被列为禁书,那些想看又怕被长辈责罚的人往往会买改订本,改订本套着《论武》之类的书皮,而里面内容另有乾坤的那种,风祥云随身带的第十卷就是改订本。

    “有气魄!不愧是王府二公子!”

    玩掌柜赞叹不已,从内室抱出两本书递到他手上,风祥云顿生悔意,不知是不是为了弥补内容的不足,书封原先都是半裸画,现在都改为了全裸的,他倒不是羞惭,但着实太招摇了些。重生白蛇传无弹窗

    “年轻一辈没人敢来这买原本的,你算第一个!”玩掌柜嘴上不停夸耀,但风祥云听得出来,这是在挤兑他,脸上写满了不给置换成改订本的意思。

    “啧啧,二公子,书皮我是不买了,但我这还有一招你要不要学?”

    “什么招?”

    玩掌柜故作神秘,悠悠问道:“二公子,你刚进店的时候见着我看哪本书了?”

    “哪本?不就是那本莲——”风祥云惊愕发现,柜台上只有几本账簿,哪还有别的书。

    “你趁我没看见换了而已,不对,我的视线一直在你身上,机关?”风祥云喃喃自语,连想了几种推测,惹得玩掌柜在一旁憋笑。

    “怎么样,我这招明里看书手还凑合吧,这可是我自个儿琢磨出来的,要我说啊,我这天资那绝对是上乘,年轻个五十岁,天武宗铁定要收我入门的……”玩掌柜见他应和,顿时得意洋洋,喋喋不休起来。艾斯特拉达年记

    我就不该搭话!

    毕竟是长辈,况且风祥云也确实有些好奇,就顺着他的意思往下问道:“那敢问玩掌柜,这明里看书手怎么把书变没呢?”

    “这简单,我就演示给你看。”

    玩掌柜也不卖关子,拿起桌上的莲瓶梅,这让风祥云瞳孔一缩,这书不知为何又回到桌上了。

    “先说下几种情况,第一种,没有人来,这不必说;第二种,有人来,但视线不在我身上,只要我不引起注意,自然可以明着看黄书。”

    “听起来有点像废话,我可没有背对着你。”

    玩掌柜没有反驳,接着说道:“第三种情况嘛,有人来,就像二公子这样面对面,哪怕是余光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柜台上的东西,要把书变没的办法就是——随手拿起来放好。”他一边说着,一边把书搁在身边的书架上。

    “不可能,这个动作我怎么可能看不见?”

    风祥云不太相信,别说他修行也算有成,就是个气血不畅,视力不佳的人,也不会看不清这个动作,除非是瞎子不成。

    “之前我都是这么做的啊。”玩掌柜外摊着手,笑道:“所以你真的看到了吗?我是说单纯的眼睛看到了,但没有走心,和没看到有什么区别呢?”

    “你是说注意力,你引开了我的注意,但——”

    “但没想到有这种效果?熟视无睹和瞎子没有两样?”玩掌柜大笑,“我也才发现人有这么好玩啊,我跟你说,我在好多人面前玩过,都没发现,也许人都是睁眼瞎吧!”

    “人都是睁眼瞎?”风祥云失神复述了一遍,连忙从怀里掏出纸笔将此事记下,又向玩掌柜拜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