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 剑灵和妖

作者:中国教育优势字数:2436更新时间:2019-12-27 20:02:11
    赤红剑雨消散,苏陌突然警醒,厉声向归老问道:“你这剑怎么回事,哪来这么重的凶煞之气,莫不是邪道手法炼制而成?”

    归掌柜蜷成一团,缩在着真气和木架上的镇魇之物散发的灵光之后,他扬起头理直气壮道:“龙宫一向货真价实,这是丹鼎宗出品,指不定这剑觉得天气不错就升阶了呢,得加钱!”

    两人修为不俗,都瞧出了剑灵在积蓄力量以伺爆发,只是这血鲨剑理应耗尽了灵力才是,然而在他们感应中,这剑极为突兀的凭空多出了一股奇异的力量。

    蓝白交映的玄冰炉上传来清脆的“沙沙”声,有如几百只蚕在撕咬桑叶,光滑的炉子表面也开始凝结出一片片细密的白色疙瘩,看上去大了一圈。

    苏陌见此景连忙提着风祥云肩膀急速退去,有样学样,把风祥云卡在角落里,自己拦在前面,玄冰炉已经被剑气侵蚀,寒气外泄,已然封不住剑了,七品甚至更高品阶的剑器蓄力一击,哪怕无人御使,也不是寻常人能正面硬扛的,就算是他,也要全力以赴了。我的地头儿我做主无弹窗

    归掌柜两眼转个不停,心里忧急万分,喃喃自语:”这可怎生是好,要是这单生意砸了,三太子肯定会把老龟我拆了当炼器灵材的,逃到正一道?不成不成,正一道和龙宫有过私约,再说正一道最痛恨妖怪,肯定把我砍了交出去;西薮宗?我搅黄了他们的计划,怕是连骨头都要化成血汁了;云海宗还是天武宗?老龟我也算是交游广阔,可和这两大宗门都没结交什么门路,苦也苦也!“

    蓬莱、瀛洲这两宗门,就在东海边上,和龙宫交好,逃到那等若自投罗网,至于灵溪宗、桃花宗、黄岩寺之类的二流宗门,归掌柜想都没想,他又不是刚从海滩上爬进海的小龟,说好听点这些宗门位属中流,威震一方,说不好听点,那就是附庸小派,他归寿就是落难逃亡,也不会往这泥潭里滚的!世妻无弹窗

    归寿眼底闪过一丝狠色,手中印诀变幻,那几尊雕像勾连出的护体金光飘起,挡在苏陌风祥云两人身前,而他自己,决意用妖族的体魄硬扛。

    “咦?龙族血脉?这算披甲龙龟了吧!”

    苏陌不由心惊,只见归寿被一股青光萦绕,再不复寻常海龟模样,壳生狰狞尖刺,如披硬甲,四肢外露之处生出细密青绿鳞片,偾张猖狂,双目狭视,尽显嗜血躁意。

    “披甲龙龟?这是妖……水族的一类吗?”

    风祥云在后划水,正好方便他眼观六路,增长见识。

    “这倒不是,他是东海龟丞一脉,论种族算是玄龟,但现在他身上有化龙的痕迹,如果我所料不错,应该是后天吞食过东海龙族的血脉,这可是龙宫禁忌啊!”重生武松最新章节

    龙血能增益体魄,助益修行,甚至会有些许寿命增长之效,所以龙宫和诸大门派早已定下约定,严禁杀害龙裔用以提取龙血,二千年来触犯这条的人皆被龙宫以血仇视之,下场凄惨。

    不过天地灵材录曾偷偷把龙血记录其中,位列七品,后又删去,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龙族不许血脉外流吗?但我曾见过龙性本淫的记载,是典籍有误?”

    风祥云有些不解,并不只是一部典籍中有此见解,不少传说中皆有叙述,甚至有龙脉狗头人这种隐晦说法。

    “当然不是!”苏陌耐心解释,全然没有身处危机的自觉,“龙性至淫,它们对美的观念别树一帜,蠃、鳞、毛、羽、介都不忌讳,我曾到过东海之滨,某些地方还有‘讨龙孙’的恶俗,就是把未出嫁的少女献给龙神之说,龙族中有些口味奇特的,甚至连山石所化的精灵也不放过,典籍中还有龙日剑的记载。”纵剑天下

    “所以龙血是不可能不外流的,满天下可能都有龙血混杂,极其稀薄而已。我至今都没想通一条龙是怎么和一把剑交尾的,初见典籍中所述的记载后,叹为观止,铭记于心,真不知道那柄剑以后是该叫龙血剑好还是该叫龙精剑呢!”

    苏陌兴致勃勃的大谈露骨笑话,风祥云心中不起波澜,无奈提醒,虽说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危机四伏时聊黄色是一种优良传统,但不能活下将传统发扬光大岂不可惜。

    “你在指剑灵?不值一提。”苏陌淡然一笑。

    风祥云视线转向苏陌身上渗血的伤痕,拧起眉头,没有言语。

    “你也感受到了吧,剑灵还在积蓄力量,下一击必然石破天惊,以我现在的实力,有没有准备都是挡不住的,所以我要用全力了,真正意义上的全力。”重生后的错落人生最新章节

    苏陌笑眯眯的,突然‘站’起来道:“在此之前问个问题,吞食龙血是后天铸就,那人和妖族的混血可算是先天血脉,先天和后天之间有什么区别呢?”

    风祥云顿觉苏陌的气势在不断拔高,双颊上浮出蓝荧色的蛇鳞,如同沉睡的凶兽睁开双目,阴寒之气让他手抖心凉。

    妖!

    如果说四海商行的妖还披着水族的遮羞布,那面前这个多年的伙伴,如同长兄的朋友就是不折不扣的妖类。

    《源武经》记载:“异种之灵,物变于外,或有人相,其心一也。”

    《清源史记》记载:“清源府,原为白虎戍六谷,妖族血宴之地,血染穿石,哀嚎不绝。”

    《食人经小记》上记载:“沧平烩菜以食材为重,取用六岁至九岁肉羊肋排……”

    ……

    风祥云此前没有见过妖族,并无太多感触,但在此刻,无数典籍在他脑海翻动搅和,他记忆很好,以致触目惊心。

    你怎么会是妖怪!

    你怎么能是妖怪!

    “来了!”

    剑灵的出现如平地生雷,打破僵持,舱房中三人各怀心思,凝神聚元,大气不出一口。

    纺锤状的身躯流线,交错的尖牙无不昭示着它的凶兽身份,这只曾今的海上霸主、狰狞巨兽在舱内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打嗝声。

    “嗝~”

    然后就如同饭后饱腹的人一样,甩甩尾巴回到了剑中。

    所有的准备在那一刻就像一个笑话,三人面面相觑,最后苏陌以三万两白银买下了此剑连同几样镇魇之物,风祥云自那刻起就变成了一尊泥胎木偶,一言不发地随同交易结束,默默离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