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章 失去的情感

作者:中国教育优势字数:2412更新时间:2019-11-09 23:56:54
    “你!”归掌柜瞪了苏陌一眼,拽了拽稀少的白发,“这柄剑没有别的问题,只是煞气太足了些。”

    他从兜里掏出一支瓷瓶,走到炉前,小心翼翼地倒出鲜血浇在剑上,解释道:“剑灵嗜血,一闻到血液,剑气就会变得狂暴,正一道那些人怕被这剑染化了自身灵气,故不敢选,但云江王武道通神,定能压制此剑。”

    如他所言,剑气轰然爆发。

    炉鼎嘎吱作响,略显昏暗的屋内被剑光照的雪亮,极致刺眼的白灼光芒窜出,粉状的血色如娇艳的烈焰飞腾,飘散,破碎,有若盛开的花。

    归掌柜早有防备,立时滚到角落,真气浮现,墨色的水彩泼在身上,将他身形抹去,头顶更是被浓墨层层渲染,木架子上的几尊雕像发出金色霞光,归掌柜的一颗秃头顿时映得褶褶生辉,席卷而去的赤红色剑气如冰雪般消融。重生潜入梦

    他摆出脸谱般的标准笑容向苏陌这处看来,却是有心要给苏陌一个教训。

    如果这剑好对付的话,怎么会运到秦国转卖?真当那些正一道的修士都是不识货的傻子吗?

    剑威沉沉,煞气逼人,风祥云站的最远,却也能感受到自己的毛孔传来的刺痛,汗毛根根颤栗,身体在不断地发出警兆,这剑已等若玄元境界,是真的会杀人的,一想到这,他不由忧心看向前方。

    苏陌半个身子横在风祥云之前,替他分担了大半威压,这也使他不能利用身法卸去来往奔袭地剑气,只能硬杵在原地和剑灵角力,虽然他修为不俗,也越过了气元的门槛,但毕竟是肉身凡躯,皮肤被衣物压迫,渗出血珠,关节咯吱作响,不堪重负。

    风祥云注视着剑,耳边传来浪涛的声音,问道:“苏哥,你听到潮音了吗?”网游之炎黄神话无弹窗

    苏陌茫然:“潮音?什么潮音?”

    说话间,风祥云瞳孔里照见大浪袭来,自己被卷入海底。

    ——

    我叫风祥云,今年七岁,住在灵台妙境,我在这里能飞天遁地,掌御四季,创造花草树木,几乎无所不能,我真是个极厉害的人。

    但很遗憾,以上都是假的,这里并不是什么灵台妙境,我只是取个名显得我属于一处地方,我也不叫风祥云,这个名字是我偷来的,当然更没有什么花草,这只是我迷惑了我自己产生的幻象。

    实际上,此处乃虚无,除我的存在以外别无他物,而我的存在只有我一个人在承认。

    我是他修行雷印被化去的情绪所诞生的意识,这门功法在他体内不断运转,化去的情绪越多,我则越强;有时我会想,他的功法大成,我有没有机会离开这里呢?甚至卑劣点说,如果有机会能占据他的身躯,我会在所不惜。银河希格斯干线作品目录

    我将获得姓名,获得归属,真真切切的活在世上!

    但时日越久,我渐渐明白了这门七玄雷法的本质,雷不过表象载体,而最重要的是情绪,不,应该更深一点,叫作心魔更合适。人能从各种情绪中获取力量,暴怒使人挣脱枷锁、嫉妒使人定向奋进、悲伤使人自悟;而这些情绪同样能遏制人的力量,甚至使人迷失。

    这门功法把人的情绪分割,本尊从人蜕变成仙,而心魔在这处虚无之地壮大,到最后的关口,我已经猜到了结局。

    七玄雷君获得了传人,风祥云得道,而我,呵,被人所掌控的力量怎么会需要第二个声音?

    还好风祥云那个傻小子为了所谓的自由意志在抗拒功法,笑死我了,通天大道在前他不选,为了小小的坚持,他迟早会知道这是何等愚蠢的决定,不过我要感谢他啊,如果不是他如此抗拒,那还会有我的存在,七玄雷君,恐怕你也没有想到吧!一品奇才最新章节

    我眼前浮现出一帘水幕,这是风祥云受那剑灵感染进入的幻境。

    水幕上显示的是一处海域,波涛汹涌,三艘海舟旗帜飞扬,灵光炫目,正在围猎一头海王鲨。

    这头海王鲨体长十丈以上,伸出水面的尾巴,如同镰刀的刀刃,划开深蓝的水,在阳光下发出紫色的幽光,鱼身半侧,巨大的身躯遍布紫色的花纹,头部成锤头状,狰狞异常。然而此时,海王鲨头部被两根金色的锁链紧紧束缚,其上萦绕细密电环,海王鲨被刺激地不住翻腾。

    一个少年的虚影在浪花间漂浮,风祥云就这么看着它的眼睛。

    你会怎么做呢?

    我看着水幕不住地想,弱肉强食乃天地法则,风祥云,你的怜悯之心已微不可存,只会做一个围观地过路人,有朝一日我被这门功法抹杀,你也只会心安理得地掌控这股力量,真羡慕你啊,好想——吃掉你!单机狂魔

    风祥云就静静地看着海王鲨在水中挣扎,他突然道:“世间生灵生来就是自由的,自由的意志不应被枷锁束缚,应飞扬于九天之上。”

    海王鲨发出如雷般的怒号呼应。

    我:???

    我早已气的发抖。

    他风祥云就是个白痴傻蛋,我@#$%^&*(!@#$%^^&*()!

    说好的要压制功法的进度呢?

    他居然把自己的仅有的一点愤怒送出去了,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他厌恶被安排好的道路,在抗拒七玄雷法,却没想到他只是个不顾大局只顺应内心的悖逆狂徒。

    七玄雷法当然不止化去七种情绪,但这是重要的钥匙和关隘,愤怒已消,别的情绪也不远了,到那个时候我会消失的,我还没有活过啊,才不要就这样消亡,我一定要阻止这一切!

    水幕破碎,一条赤红色鲨鱼钻了进来,血口大张,它是我的一部分,也是我的克星。

    不要靠近我啊!!!

    ——

    船舱中。

    风祥云突然醒来,他靠在苏陌背上,赤色流光划过眼角,苏陌的侧脸已是掩不住的倦意。

    “没事吧”

    苏陌连运气斩开来袭剑光,争得几分余裕,侧头关切道:“这剑凶煞,不过也快成了强弩之末,你快运转真气护身。”这一分神,一道剑光登时拍在苏陌大腿,带出鲜红的豁口。

    舱房内血色渐淡,风祥云不知怎么,忽然生出一丝不妙之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