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一剑横空(第二更)

作者:中国教育优势字数:2509更新时间:2019-09-18 01:36:59
    “我死之后,就让我的尸骨散在地上,草木会变得茂盛,或许还会有花开,这是我最好的归宿了。”

    许问寒步履有些蹒跚,从风祥云身边走过,用木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还有一剑的力气,或许还有几分神意,这回不强迫你,要不要学?”

    “虚神篇?”

    风祥云回头看他。

    “一半。”

    许问寒指了指自己的身体,道:“虚神篇的构思是用意念干涉现实,假想出完好的骨骼、经脉,欺骗身体,只要身体的各个部分能顺从行事,我便再不受这副残躯约束。”

    “我虽然没有完全做到,但有一个发现,意念,不,这个词太模糊,换成执念、意志、信念都行,这些东西可以直接作用于实体物质。”江湖不待人归无弹窗

    “这个不是被道家气脉驳斥为谬论吗?”

    风祥云皱眉道:“唯物论说物质决定我们的意识,精神意识必须通过媒介才能作用物质,这条是公论吧!”

    “当初我也很吃惊,但那时我别无选择,把它当救命稻草,多番尝试下找到了这种力量,它很隐蔽。”

    “隐蔽?”

    许问寒扯出一丝虚弱的笑容,“一是执念要纯粹而暴烈才能用出它,二来,它的作用很诡异,既微弱也强大,微弱到不能帮你增长一斤力气,不会让你的速度快上一分,强大到能突破时间和空间的桎梏,被饱含执念的剑刺出的伤口永远也不会痊愈,当然这个永远暂时指十年零四个月。”

    “看清楚!”星际贵族作品目录

    许问寒须发尽张,猛吸一口长气,如龙纳云、鲸吞水,一息之后大喝狂呼,满脸被血气染的赤红,提剑进步向前刺去。

    风祥云顺着剑光看去,有一人身着暗沉黑甲,黑色的短发后梳,藏在夜色里,目光平淡,上唇后绷,勾出来的微笑散发着一股铁锈的腥味。此人站在不足十丈处,竟一直没有被发觉。

    路俭道!

    风祥云心头一跳,诸般记忆纷至沓来,他甚至有闲暇回忆起面前之人对他的教导:十丈是个很微妙的距离,在战阵之中,你面前有整齐列队的甲兵保护,一个炼罡境界的武道大师需要五到十息杀至,刚好够一个身手寻常的普通人从马车上下来喊一句:“壮士饶命!”

    如果是单独遭遇,有多少反应时间呢?三界之幽冥界

    一息!是生是死全在一个呼吸之间。

    回过神,风祥云目之所及为一副静止画面,苍颜白发的老者剑光先至,刺在暗沉的甲胄上,甲士扬起雪白的刀光下斩老者的右胸。

    风祥云不忍再看,他心知最后的结局,路俭道的铠甲名为黑煞,是前任南王的珍藏,样式和寻常甲士相同,铸材和工艺却都是上上之选,甲胄内芯是丝纹钢,这东西极其难得,要选用百年铁木的幼枝,栽种在泥和墨阳岩混合的沙土里,二十年成材,坚不可摧,韧性好,而且轻便,天地灵材录中位列五品,哪里是一把木剑能斩开的?

    (注:天地灵材录是正一道协同诸大门派制作的分类榜单,分为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丝络铁为五品,铁木为四品,墨阳岩四品)紫魂破天作品目录

    下一刻,只听得沙的一声,许问寒手中木剑化为木屑,失去真气保护的破碎残躯撞上这股反震之力,化为纷飞血雨,刀光掠过,斩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正如他所言,尸骨散落在地上,得到安息。

    “路将军?”

    风祥云走上前问候。

    路俭道抬头回应,却突然面色泛青,剧烈咳嗽不止,哇地喷出一口鲜血,极为刺目。

    “剑气伤了肺脉?”

    风祥云心头疑惑,连忙看向他胸前的甲胄,却见甲胄完好无损,没有半点痕迹。

    他想起了许问寒的话,有几分信了。

    “路将军,夜黑风寒,学生送你医馆吧。”逐日纪作品目录

    风祥云面色如常。

    “不必这么麻烦,小伤而已,二公子自行回城便是。”路俭道挥了挥手。

    “天色已晚,学生告退了。”

    风祥云应了一声,匆匆离去,急行了半刻钟,远远的看不见那篝火处这才停步沉思道:“有点不对劲,路俭道主持这场成年礼坐看我与那几人厮杀倒也没问题,只是我修行的是道脉功法,极少出手,没有人知道我的实力,那个杀手易十三对我拔刀的时候,他居然没有出现,这太奇怪了。”

    “还有他吐血时爆发的杀意,很怪,有种深沉的压抑感。”

    风祥云闭目冥思,回忆起方才的局势,双手不停地摆动,一幅幅画面在脑海里闪过,停留在路俭道的微笑表情上。超级无敌兑兑兑无弹窗

    “上唇后绷,嘴角扬起,这个笑怎么这么别扭?”

    风祥云一边照做,一边摆弄下颚唇角,他敢担保那不是笑,笑不是这种脸部肌肉拧在一团的表情,而是人放松后的神态变化,或是长期肌肉的记忆,可战阵之中并不会训练笑容。

    “这应该是——”

    风祥云闭合上颚,把嘴角拉平,露出一张凝重的脸。

    “愤怒,还有——”

    “嘲笑?”

    他拉开上颚,用力把嘴角上拧,果然是一副讥讽神色。

    “他愤怒什么?嘲笑谁?又想杀谁?”

    一通苦思之后,风祥云并没有得到答案,反而疑虑更重,不过他早已习惯,在探寻情绪的来源和踪迹的过程中,往往费尽苦功,却得到错误的甚至未知的结果,但至少他知道了一件很关键的事。

    路俭道的杀意中,一定藏着单独针对他的杀意,简而言之,路俭道想杀他!

    月色渐深,乌鸦啼鸣,风祥云埋着头向云江城走去,一阵牛的哞哞声将他惊醒,他抬头看去,城门已至。

    天黑洞洞的,城门被阴影笼罩,恍若酆都在人间的入口,硕大的白角玉犀身披重甲从阴影中挤出来,悠闲迈蹄,白角犀上端坐一人,身长七尺,剑眉星目,一袭怀秀素云袍,腰间悬一口镔铁长刀,锐意逼人,英气无双。

    白洁如玉的角犀在前,两个小厮跟着后面没体面地小跑,大抵是酆都派出来走业务,没编制的小鬼吧!

    此人风祥云自是认识。

    云江王世子。

    下一任的继承者。

    一个同住王府,熟悉的陌生人。

    两路人一出,一进,就此擦肩而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