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章 四相更易法

作者:中国教育优势字数:2767更新时间:2019-09-17 12:27:00
    湖风吹拂,草木飒飒,血杉林在山影中发出阵阵低吼声,如藏恶兽。

    许问寒盯着少年的眼睛,幽幽说道:“我绝非虚言恫吓,此路遍是荆棘,步步染血。”

    “那真遗憾。”

    风祥云道:“我的生命绝不会屈从在他人的意志之下,如果因为我的坚持让他们身死,我也无能为力。”

    先贤前辈是他的引路人,也是他超越的目标。

    许问寒哈哈大笑,抚手赞叹,“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后辈!”

    讥讽之言,眼角却带笑意。

    话甫落,许问寒抬手一指,淙淙泉流潺潺流动,风祥云被清泉包围,湿润的潮意,冰凉的触感,还有不知从何飘来的桃花香味。

    灵气化形,道脉玄元!老天开眼作品目录

    “前辈何意?”

    风祥云只觉千丝万缕热流在周身毛孔初攀爬,如缠蛛网之中,酥麻感向毛孔里蔓延,他不由的生出一丝怒意!

    这是传功!

    他自幼身受七情被夺之苦,对此类传承忌惮已久,平白增长功力看似是好事,可也要看他愿不愿意接!

    怒意一生,杀心便起。

    一缕热流找寻到了缺口,窜入毛孔,与此同时,风祥云脸上怒意尽敛,目生荧光。

    “悲心印。”

    七玄雷法有心印,体印之分,心印由神魂激发,专破人心防,出手极为隐蔽;体印需要在手中结印,借真气成形,威能浩大,更兼有震慑神魂之能,难以抵御。夜阑吟

    风祥云双手结印,印诀中紫雷缠绕,隐有雷河盈空,已是功行催动到极致,他身形疾射而出,手执印诀向老者双耳贯去!

    许问寒坐在地上,面不改色,竟是躲也不躲。

    说时迟,那时快,双印已至。

    许问寒的脑袋瞬息消失,双印交错划过,扑到了空处,脑袋不见了。

    风祥云也曾修行过武道,转瞬变知缘由:这是武道中的王八听雷,高明的武者能将脑袋缩到胸腔里,像一只乌龟一般。

    他起了杀心,哪会轻易放过,双手相合,奋力向下锤去。

    身体是中枢躯干,武道修行再厉害,还能把躯干藏起来不成?

    沙石纷飞,泥土塌陷,风祥云一锤之下,砸出了尺余深的泥坑。天道兵团作品目录

    风祥云有些发懵,这一记又是落在空处,许问寒的身体不见了!只剩散装的两条腿,一只手栽在地上,还有一块布随风飘荡,肆意的嘲笑面前的少年。

    暮春时节,大地充满了勃勃生机,潜藏地底的种子悄然萌发,露出嫩芽,这芽分五支,状若人手,一听闻雷声,顿时节节拔高,往风祥云小腿骨狠狠拍下。

    炙热的真气顺着经脉攒动,仿佛有几千把烧红的刀子在筋骨里乱戳,肌肉不自觉地颤抖,连带他的凄厉惨叫也显得中气不足。

    地底也是传来一声闷哼,这七玄雷印一经凝成,便与风祥云周身真气融为一体,手中异象只是表征,实则触之任意部位也会遭受雷印打击,更何况许问寒心怀悲痛,印法威力更显。

    地下有黑影窜出,风祥云不及多想,合身抱去,他已是明白两人在武道上的巨大差距,使得招式变化尽皆被看透,干脆舍弃七分攻三分守的拳法要点,抬手就打,不顾后招,或擒或扑,或抓或缠,或滚或爬,俨然是街头市井的王八拳法。仙逆之朱雀传无弹窗

    许问寒寻隙又是一掌,正中风祥云左肩,震得他半身酥麻,险些瘫倒在地。

    风祥云却不顾痛处,强自提肩歪脖,脸蹭上去,先前交手他尽落下风,真气交锋中也瞧出一事,这老者体内大有隐患,筋骨不舒,气脉畅,像是被勉强粘合而成的陶俑,虽有玄元境界,可大半真气都用于维护自身,剩余真气根本抵御不住七玄雷印的攻伐之效,只要身体接触一时半刻,雷印就能贯入心脉,性命不保。

    许问寒掌力一触即分,想来也是方才吃了不小的亏,风祥云七情六欲被七玄雷法吸纳,心无气馁之意,和许问寒战成一团。

    抛去杂念后,风祥云出手越发顺畅,各种怪招妙想如同泉涌,虎踞式后接鹤形手,白虎掠空之后借势扫腿,一时间有如神助,竟和许问寒战至均势,平分秋色。捉妖,从民国开始作品目录

    风祥云见许问寒忽然收手,退了数步,额头满是虚汗,脸色苍白,恍若大病一场,木柴燃烧的噼啪响动中夹杂着粗重的喘息声,风祥云眼尖,借着昏沉焰光,可以看清老者掌心汗如泉涌,这是力竭之象。

    “好机会!”

    风祥云并不打算留手,许问寒以武道造诣欺他,甚至还敢行传功之举,他以年岁优势反制也是应有之意!

    一时间风祥云四手执印,雷光湛然,四路印法皆是不同,下劈、斜搂、横贯,还有一路潜藏与下,直取老者面门。

    许问寒呵呵一笑,倒悬空中,淡然道:“法成。”

    话音落。

    风祥云四只手仿佛遇上了无形壁障,在尺余处不得寸进。暗黑大陆之英雄无敌最新章节

    沉默片刻,风祥云道:“我输了。”

    面前老者呈倒悬之象,可风祥云细细看去,头上是天,脚下是地,并无差错,分明是自己出了问题。

    再看向自身,即使是他也心头一跳!

    脚拇指取代了手上的大拇指位置,手上的大拇指又接在了手上,合计四掌,小腿骨接在肩膀上,手上的大臂不翼而飞,合计四手,两膝触地为脚,头倒悬在原先的裆部位置,磕在屁股上,五脏六腑,经脉,丹田各有偏移。

    最让人生畏的是,风祥云对这具怪异身体无有排斥之感,仿佛天经地义,纯熟自然。

    “这是什么功法?”

    风祥云声带扭曲,致使声音有些沙哑。

    “骨是人身的支柱,筋膜是接连内外的关键,气脉起于丹田,滋润血气,血气又会壮大骨髓,相互依存,缺一不可。”

    许问寒眉头一挑,露出得意之色。

    “然三十年前,我丹田毁、气脉断,骨头碎成两千余块,手脚大筋俱损,神伤,全身上下无一处完好,为求延命,我干脆将我身体拆了,在地牢里终是创出一篇前所未有之法门,名曰四相更易法,不求神通,不求长生,只求在世间灾厄中开辟一丝生机。”

    “你控制不住情绪了,七情离乱,死期将至,我不和你多计较,可也别想我承你的情!”

    风祥云察觉自己体内那股奇异真气耗尽,复归原身,仍是冷眼相对。

    “你和我很像,都是不自量力的狂妄之辈,你又是水中金的性格,触碰到痛处行事就越发激烈,我观你求道之路必然不会顺遂,这法门就当是我这个先行者给后辈的礼物吧。”

    “自以为是的礼物?”风祥云反驳。

    许问寒不以为意,黯然道:“四相者,骨、筋、脉、神,前面三篇我已经刻在你身体里了,第四相虚神篇我也只是草创,可惜时不我待,大限来的好快,快得让人举止无措。”

    “我一生亏欠太多,如果能让后辈受益一星半点,也不枉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