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93章 接是不接

作者:梦醒半浮生字数:4153更新时间:2019-07-12 08:42:43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苏和仲坐在飘香阁三楼,半眯着双眼,右手打着节拍。嘴里喊着“有辱斯文”身体却很配合:其实刚才那首曲子他很喜欢,平日里没事时,房中小妾也没少唱。

    “中秋佳节么,就图个高兴,曲子是直白点,不登大雅之堂。可老夫年轻的时候就是很喜欢!”苏和仲身边是一名短须白面老者,原工部侍郎致仕,定居杭州,姓房名工君,人称君老。男人么,都有年少风流时,古人听听俗调和后人看看毛碟,有何区别?

    “你这老不休!”说话人姓周名景,人称景老。乃户部员外郎致仕,官虽不大,但致仕后曾任冀州徂徕书院山长,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几个秀才,这也就是极限了,再死撑下去,就该贻笑大方!蟾公,你还不出手?”

    “蟾公”是苏和仲老友们对苏和仲尊称。逆天印法

    “哈哈,也罢也罢!”苏和仲一看今日情景,觉得也确实该出面平息平息事端。自己是知府,真要闹将起来搞出笑话,丢的是杭州的脸,实在难看。大笔一挥,一首诗词跃然纸上。

    “拿去吧,你也等半天了,心里早就骂开了吧?”对翘首以盼的飘香楼麽麽,苏和仲没半点官架子。藏香楼那边“自相残杀”得天昏地暗,对看客们来说是热闹,对麽麽们来说就是煎熬,这无疑是种“别人家的贵客”心态在作祟。

    眼看苏和仲终于出手,麽麽笑的差点飘起来,先不说苏和仲诗词档次,只要出手了,今晚就不会让他人独美。

    “府尊大人看您说的!奴婢哪能啊!”骂到不至于,腹诽是少不了的。麽麽接过诗词刚打算转身,突然想起什么。转过身来,“哪个,父府尊大人,这诗词是以您的名义?——”麻辣催眠师

    麽麽一提醒,苏和仲顿时醒悟:不能以自己名义。

    若外面没有那两群熊孩子斗气,用自己名字倒也无妨。可如今的情况是:两名泼妇骂街,市***冲上去一人一耳光,叫她们滚回去。合适么?

    再说,旁边小楼上的那群士子,再有半个月便要参加府试,说不定就有自己未来学生。老师和学生对诗词,呵呵!

    “不妥不妥!”苏和仲胖乎乎的脸蛋映衬下,眼珠子转起来特别显眼。苏和仲抬头看看天,金色的大圆盘子已经上了中天。时间已经过去大半,赏月也接近尾声,应该出不了什么幺蛾子了。

    苏和仲捉狭一笑,把麽麽叫了过来,低头几语,麽麽硬着头皮领命而去。

    “你想干什么?”王固本感觉苏和仲没干好事。御史的习惯,让他开口打听起来,这是职业病。大导演

    “杭州府佚名公子,赠《望江南》一首,请飘香楼苏小小姑娘献唱!——”楼下小厮为王御史解开谜题。

    “苏和仲,你无耻!”王固本当场就开骂,御史骂任何人都不用担责任,包括皇帝——因为御史有“闻风奏事”的权利。至于说王固本骂苏和仲算不算公报私仇,那就不好界定了。全杭州都知道“佚名”是颜子卿,苏和仲偏偏借用颜子卿的名头去怼人,无形中替颜子卿拉仇恨,这么干确实不地道。

    “我又没提佑之名字,佚名嘛,谁都能用的”苏和仲笑的张不开眼,苏小小已经走到莲台前。黄莺儿破天荒对挤了自己位置的苏小小投以感激之色。被人挤了还感谢,这在竞争激烈的歌伶行业,真不常见。

    “叮当当当当!——”瑶琴响起,苏小小悠扬的歌声飘荡起来。史上第一光棍

    “《望江南》:江南月,清夜满西楼。云落开时冰吐鉴,浪花深处玉沉钩。圆缺几时休。……”苏和仲的水平绝不是几名秀才、举人能比的。苏小小一张口,四座楼船上看客们马上就品味出其中的不一般。

    苏和仲的这首望江南,借景抒怀,托物言情:夜月的圆缺不休,象征人事的聚散无常。

    苏小小檀口继续唱:“星汉迥,风露入新秋。丹桂不知摇落恨,素娥应信别离愁。天上共悠悠。” 嫦娥的形象寄寓深沉而痛切的离愁,写尽了人间的悲欢离合。

    一首诗词,根据长短一般会唱上两道三遍。第二遍、第三遍相继唱出的时候,众人慢慢就品味出来了:写景生动,体物精微,意境悠远,含蓄蕴藉。和刚才那十几首一比,明显高出一大筹。这首诗词已经有“鸣州”资格,稍加时日,必定是“传天下”档次。天才道士作品目录

    “嗯,不错不错!子国兄,您看如何!”萧如来自知不是科举的材料,所以对诗词歌赋并不太上心,但基本鉴赏能力是绝对有的。“佚名”的诗词一出,萧如来马上看向孔安国。

    “不愧是云州颜侯,佩服佩服!”孔安国嘴里喊着佩服,表情没半点“害怕”意思。刚才楼下的“你来我往”,早把孔安国憋得难受。萧如来几次想请孔安国出手,都被孔安国拒绝,这次终于等到了“颜子卿”。

    刚才俩群士子比试,自己掺和进去算什么?以大欺小的事,孔安国根本不屑去做,要切磋,也必须是旗鼓相当的对手,比如:对面的“佚名”。

    萧如兰和颜子卿的事,孔安国多少知道些。虽明知道俩人已绝无可能,但多少还是有点异样,或是吃味。看眼萧如兰,佳人对这首词仿佛并不太满意,心中一喜。最强大魔头最新章节

    要在佳人面前展示自己才华,那也需一个由头。孔安国从没想过和颜子卿比个高低、压他一头。

    但年轻人的心气,还是让自己“稍作切磋”、“以文会友”的心态占了上风。既然现在“颜子卿”先出手了,那自己跟上,就不算挑衅。

    “子国兄,一个晚上我等再船上白吃白喝,实在说不过去,要不我看你也来上一首,与对面曲韵相合,岂不甚美?”这次萧如来的话说到孔安国心里,不再拒绝。

    见孔安国点头,萧如来一喜,朝小厮示意,笔墨伺候。

    “杭州府佚名公子,赠《望江南》一首,请飘香楼苏小小姑娘献唱!” 飘香楼小厮唱名那一刻,镇住了藏春楼的两群人。

    “哦,颜案首出手了!”对二楼学子们来说,颜子卿并不陌生,说起来还算是同科同年。杭州其他人一般都称呼颜子卿“颜侯”或“大少爷”或“颜公子”,唯有二楼的这群学子,日常里都是称呼“颜案首”。修真强少在校园

    有资格这样叫的人并不多,所以对某些学子来说,屈居颜子卿之下,不是屈辱,是荣誉。这就和颜沈氏身边的那群陪嫁丫头,临老了还叫颜沈氏“小姐”一般,这是一种“亲密”表现。

    佚名出手时机,是接在李朋鸟后面,所以在众学子看来,这是帮自己众人“出头”的表现。

    “颜案首出手了,你们接着来啊!”某学子抹抹汗水,抬头朝楼板较劲。众人都有点黔驴技穷,“颜子卿”的这首诗词,出来的太是时候。再晚点,就要丢人了。

    “哦,颜侯出手了!?”三楼众人也回过神来。对于颜子卿大名,众人无人不知。崔二龄再狂妄、再霸道也不可能在云州地面上和“军功侯爷”“颜家族长”颜子卿别苗头。“佚名”诗词一出,他坐在椅子上完全没反应,苏小小开唱后,他反倒打着节拍。天魔解体

    “既然如此,我等认输!”李兆铭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愉悦神情。示意几位还在冥思苦想的清客,就此收手。

    对大多数人来说,输给颜子卿,绝对不丢脸。请客们也如释重负,没输给楼下的黄毛小儿,今晚就不算输;至于说和颜子卿斗诗词,这样的念头众人想都没想过,刚兴起就被理智给掐灭了。

    “星汉迥,风露入新秋。丹桂不知摇落恨,素娥应信别离愁。天上共悠悠。”……因较短,苏小小重复了两遍,第三遍唱完,收拾起物品,打算下到台来。

    “蟾公,一词定乾坤!”景老看春楼那边熄了火,没有小厮跑出来再次唱名的意思,打趣苏和仲。

    “蟾公诗词,从来都是清新豪健、壮美阔大、意境高雅、独具风格,其实区区小儿能比!”君老对苏和仲诗词极为推崇,说起好话来不遗余力。我的契约鬼王无弹窗

    “呵呵,哪是老夫,是‘佚名’公子作的!” 苏和仲挑挑眉头,为老不尊的胖脸愈加滑稽。

    “哈哈哈哈!你呀你呀!”一众老友调笑,只有王固本板着脸。嘴上不说,对苏和仲的水平,他是无比钦佩的,不过,也就仅限于钦佩诗词水平。

    “今日这首诗词,即便是真正的‘佚名’公子来此,也就不过如——”

    “徐州葬雪公子孔安国孔公子,赠《望江南》一首,请拜月楼薛涛涛姑娘献唱!——”一阵吼叫响起,打断飘香楼众人对话。

    看别的楼“玩”的风声水起,拜月楼唱名小厮眼睛早就红了。要知道小厮们也是有尊严的,凭什么一个晚上就你在叫唤。于是,拜月楼小厮吼的这一生,特别豪放——是吼,不是喊!DOTA之疯狂影魔作品目录

    “葬雪公子,孔安国?”“孔安国也来了?”“在对面!?”

    “什么是葬雪公子,啥意思!?”众看客包间顿时议论四起。部分不知缘由者打听起孔安国来头,知道内情者,开始普及知识。

    只留下飘香楼一众“老头”面面相觑。“什么意思?蹦出来个孔安国!”景老当然知道孔安国是谁。天下四大公子中,“葬雪”出名是最早的,其他三人都晚他几年。

    “没什么意思,人家在挑战你,以文会友!不懂么?”王固本的声音及时响起,并且揭露了这一“残酷”事实。一众“老头”都在装傻,打算轻轻揭过,就此不提,但王御史眼里是揉不得沙子的。

    “现在的年轻人额,真是年轻气盛!”某老摇摇头。这句话的内涵就是:我们都老了,可不能跟年轻人置气!这明显是给苏和仲送梯子的。金毛犼

    “是啊!孔安国那小子老夫见过,挺老实本分的孩子,也学着那帮子人一起玩闹,年轻人额!呵呵!”景老也适时替老友解围。

    “这首诗词倒也不错!”

    楼下薛涛涛已经开唱:“《望江南》:江南柳,花柳两相柔。花片落时粘酒盏,柳条低处拂人头。各自是风流。江南月,如镜复如钩。似镜不侵红粉面,似钩不挂画帘头。长是照离愁。”

    “不错不错!不愧为年轻一代领袖人物,这等才情老夫年轻时……”

    “行了,别装了!人家出招,该你接了苏和仲!人家用的词牌名都是与你一样的《望江南》,不懂么?你继续装!这招你接是不接?”王固本声音传来,很不和谐!

    “你若认输,就报出你自己名号去,别拿佑之名头顶前面!你信不信老夫明日就赶回云中城,你冒名对诗一事,南都都察院上百同僚人三日内尽皆知!老夫这张嘴,你是知道的!”

    “噗嗤!——”茶水喷溅声四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