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25章 空屋

作者:姚霁珊字数:2575更新时间:2019-09-10 22:10:28
    红菱见状,心下倒也佩服。

    吕尚宫行事,真是滴水不漏。

    三公主突然挑衣裳穿,谁知道里头有没有古怪,吕尚宫让两边的人一起找,互为监督和印证,且把自个儿了摘了出来。

    这些人,果然个个精明似鬼。

    “回三殿下,衣裳就在这儿了。”

    思忖间,那四人早将衣箱翻了个底朝天,在最下层找出了那套大红袄裙,由一名女官捧了过去。

    看着那鲜亮的衣裙,三公主大大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紧张。

    只她向来不爱笑,小脸儿总是木木的,因此,这细微的表情变化,除了熟悉她的红菱,包括吕尚宫在内的其余人等,并未觉察。

    红菱安静地站着,面上无一丝异动。我!秦始皇!打钱!无弹窗

    吃惊了吧,三殿下?

    你最敬爱的嬷嬷想要算计旁人,却也不先想一想,算计不成,又会如何?

    红菱不无快意地想着。

    多日来的紧张与压抑,在这一刻,稍得纾解。

    “三殿下,奴婢服侍您把衣裳换上罢。”

    见三公主一双眼睛紧盯着那套衣裙,吕尚宫以为她急着要换上,便殷勤地说道。

    三公主却像没听见,犹自怔忡不语。

    吕尚宫等了片刻,因还担着心事,便又试着轻声问:“三殿下,您是现在就换上衣裳么?”

    三公主似是被这声音唤醒,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却是空的,似是魂飞天外。屠夫家的小娘子无弹窗

    好一会儿后,她才终于像是听懂了吕尚宫之语,轻轻“嗯”了一声。

    吕尚宫也未再多想,服侍她换好衣物,那厢便有女官进来禀报:“外头来人了。”

    吕尚宫忙辞了出来,红菱等人亦尽皆跟出,众人却不曾走远,只在阶前立着。

    不多时,连天飞雪中便行来一群人,打头的赫然便是仁寿宫大掌事——程寿眉。

    吕尚宫忙冲她招了招手,又将周遭人等遣去,待程寿眉走近了,方低声问:“太后娘娘知道了?”

    “我没敢说。”程寿眉面容肃杀,蓑衣上雪水融化,滴落于阶前,很快便湿了一小片。

    吕尚宫微颔首,问:“你寻了什么由头?”轮回大帝无弹窗

    “我说三公主丢了样东西,要多些人来找。”程寿眉的语声压得极低,似若耳语:“你确定那是尸臭气?”

    “八成拿手。”吕尚宫此时亦肃了容,再不复方才的淡然:“你也知晓,我那里常处置这些事,若换作十年前,我不敢说,如今却是能闻出来的。”

    程寿眉对她极是信任,闻言面色一白,旋即点头:“既这么着,那我便带人进去服侍三殿下。”

    吕尚宫命人去仁寿宫送信,一是要知会太后娘娘,二却是为着三公主。

    若那味道正是尸臭,则此事只大不小,三公主的安危自须放在首位。

    “那就有劳你了。”吕尚宫向程寿眉躬了躬身。

    程寿眉一颗心如灌了铅,重得提不起来,摆手强笑道:“罢了,你小心些。”一号猎人

    二人分头而去,吕尚宫便又回到院中,再等了片刻,方才离开的那年老嬷嬷终是回转,身后跟着好些尚宫局的女官与粗使仆役。

    见人手齐备,吕尚宫便将她们招至跟前,将人手分成三队,一队由那老嬷嬷领头,直奔后罩房,另一队在院中候命,吕尚宫自己再领一队,唤来红菱,淡声道:“孙管事,劳您驾,带我们去吴嬷嬷的住处瞧一瞧。”

    红菱怯生生应了个是,转身在前引路,很快将人带至吴嬷嬷的住处。

    才一行至屋门,吕尚宫已是面色微变。

    虚掩的门扉中,那股尸臭气已是越发地浓,她不紧不紧掏出方帕子,蒙住了口鼻。

    众人此时也都如法炮制,随后,一名身形矫健的女官便替下红菱,上前推开屋门。你听风在吹,我在等你归作品目录

    “吱哑”,木门发出令人齿酸的声响,随着门扉开启,那浓郁的尸臭气扑面而来,中人欲呕。

    那矫健女官先行进屋,数息后便又退了出来,沉声禀道:“尚宫,里头没人。”

    吕尚宫紧皱的眉头松了松。

    只要尸首不在哕鸾宫就好,至于吴嬷嬷是死是活,现下可也管不了这许多了。

    “你带几个人搜一搜。”她吩咐道。

    那矫健女官依言带人走了进去,里头一阵翻箱倒柜之声,旋即便响起一声压抑的惊呼:“这柜子里……这柜子里……”

    颤抖的语声,似能想见那说话之人惊恐的神色。

    吕尚宫神情一紧,疾步走进屋中。兵破荒古无弹窗

    “噗嗵”,几乎便在她进屋的一瞬,一名年少女官恰好坐倒在地,在她的面前,是一具很高的黄花梨素面大柜,此时柜门大敞,里头垒放着数十余只大小不一、颜色黑黄的麻袋,其中一只已经被人打开,露出了里头的枯骨与腐肉。

    一阵阵难以形容的恶臭,自袋中喷涌而出。

    “那是……那是人……人手……”饶是见多识广,那矫健女官此时亦是霍然变色,伸出微颤的手,指向那腐肉中的一截残骸。

    那的确是人的手指。

    从腐烂的程度来看,这尸首应该不是吴嬷嬷。

    这个天气,尸首没那么快腐烂。

    而即便如此,吕尚宫的脸色亦极为难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吴嬷嬷纵使未死,也和死了差不多了,这几袋腐尸,足见其是作了恶事。

    吕尚宫的胸口起伏着,心里怄得厉害。

    大节下地,出了这么档子事儿,太晦气了。

    强抑下那股恶臭带来的眩晕之感,吕尚宫上前两步,正欲说话,蓦地,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她愕然回首,便见一人快步走了进来,细看之下,正是方才领队的那名老嬷嬷。

    此时,这老嬷嬷的神情虽还平静,然步履却有些乱,甚至可称踉跄。

    吕尚宫头皮一阵发麻,心头涌出阵阵不祥,当先问:“怎么了?”

    那老嬷嬷凑去她跟前,低声说了几句话。

    她的语声很轻,然而,这地方本就逼仄,再轻的语声,也能漏出几句来。

    于是,许多人都听到了一个词:

    魇物儿。

    半屋子的人登时白了脸,便连素来镇定的吕尚宫,此际亦是满面惶然。

    魇胜,乃大齐后宫最忌讳之术,凡有犯者,必将遭受最严厉的处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