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八十四:夜探白龙寺(三)

作者:太上小君字数:2497更新时间:2019-02-16 21:55:35
    李不琢从后山摸索着,又回到半山腰处入寺的石阶上。

    路边民居和香火铺子门窗已经紧闭,李不琢找了个土墩子坐着,喝了口酒驱寒,等着张金岳出来,心想:“寺里没闹出什么大动静,张金岳行事应该还算顺利。”

    调息着内炁时,打量上下山的各色人等。

    这时候已经几乎没上山的人了,只有几个晚归的香客从山上下来,石鼎状香炉里几根大香红光微微的余烬高低不平,薄雾般的檀烟弥散着。

    这时候有个女人从山下拾级而上,穿一身有些单薄的柳黄色袍子,在这寒冷的时候,却姿态自如洒脱。

    李不琢不由多看了一眼,这女人长相普通,皮肤却极好,像上好的羊脂白玉一般,气质非凡。她走动时,步伐不紧不慢,一眨眼,却到了近前。他从天上来

    这时候天上阴云散去,借着月光和石阶边微微灯光,李不琢清楚地看见,这女人没有影子。

    这东西是人是鬼?李不琢心里悚然一惊,佛家法门最能克制鬼魅,这女人出现在佛寺脚下,恐怕不是普通鬼物,连忙偏开目光,不想惹祸上身。

    那女人却突然停住脚步,看向李不琢,讶异道:“咦,居然是身具宿慧之人?你这肉身只有不到十八的年纪,神魂却像是轮回了数劫,你修的是道家法门,是哪位兵解转生的朋友?”

    李不琢愣了一下,收起酒囊,低头快步离开。

    那女人在他身后笑了笑:“少年郎胆子怎么小成这样,这又不是荒郊野外,你怕个什么?”

    李不琢心里暗暗叫苦,这女人语出惊人,竟一眼差点看破他梦里春秋的天赋,若她不放行,自己恐怕也走不了了,攥了攥掌心,镇定心神,回头道:“你是鬼还是妖?”阴阳劫作品目录

    女人一怔,失笑道:“怎么这样问?”

    李不琢看向她脚下。

    女人也低头一看,恍然道:“原来是这个。”却也不解释,话锋一转道:“看来你还未解开胎中之迷,也罢,我不是妖也不是鬼,来白龙寺有要事处理,你帮我个忙如何?”

    李不琢听女人声音十分悦耳,容貌虽然普通,但散发着一股子离世绝俗的气质,的确不像是妖鬼,无意间和女人眼神一触,忽然心神一荡,连忙深吸一口气道:“你若是吸食阳气的女鬼就找错人了,我帮不了你!”

    女人笑道:“呵,真是有趣,刚才说你胆子小,你这话却胆子大得没边,也罢!”

    说完最后两个字,女人也没纠缠,转身就走。这届阎君是女孩作品目录

    李不琢这时候看见她的背影,才发现她背着柄样式简单的木剑,走路时身子起伏,像是与天地的呼吸韵律相合。

    看似走得不快,但当她拾级而上时,似乎石香鼎立袅袅檀烟都静止了。

    一出神的功夫,女人背影就越来越小,隐没在黑暗中。

    李不琢远远看着女人的背影,又坐回土墩子上,喝了一口闷酒,等张金岳下山。

    心里不断琢磨着,方才和那女人打过照面,她无论行事和言语,都不像妖鬼。

    可刚才,她在月光下分明没有影子。

    忽然,一个惊雷般的念头闪过脑海,李不琢猛然回头看向女人消失的方向,站起身来!

    “正立无影,正立无影……”跪神作品目录

    李不琢喃喃自语。

    “自身气息全部收留体内,没有丝毫外泄,站立在太阳底下都不会有影子,这是无漏人仙,比宗师还高的修为境界,若她不是妖也不是鬼,难道是一位人仙?”

    “人仙,怎么会有人仙来白龙寺,听她的意思,是因为我在梦里历经无数春秋,让她误以为我是历劫转生多次的玄门高人,才请我出手帮她做事。”

    李不琢忽然有些后悔,若刚才答应了,兴许能得到一位人仙的人情,这机缘可就大了。

    但这事也说不准,连人仙都要人帮忙,那事恐怕凶险莫测,一不小心也许能把命送进去。

    “她来白龙寺,是否与近来县周人口失踪的案件有关?”

    这念头不可抑止地浮现在脑海中,李不琢原本被扑朔迷离的局势搅弄得没个底的心情忽然安定了下来,若有人仙出手,这案情幕后有再大的黑手,刚才那位都不需拔出木剑,只消找到幕后之人警告几句,就能轻巧解决了。横眉冷对千夫指

    可下一刻,莫名不安又潮水般翻涌上来,连人仙都惊动了,这事内幕究竟有多深,自己和张金岳两人就来夜探白龙寺,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

    不由有些担心地看向上山道,已有小半个时辰了,张金岳还没回来,莫不是也像那些失踪人口一般,人间蒸发了?

    “成了。”

    低沉的声音出现在背后,紧随着拍在李不琢右肩的一只手。

    李不琢下意识身子向前一滑,就去摸剑,霎那间又辨认出那是张金岳的声音,顿足回头一看,这厮大咧咧站着,没事人一般,只是额角鬓间都泛着水泽,也不知是被夜露还是汗水泅湿了。

    “留神!”张金岳压低声音,“你这草木皆兵的模样,是个人都能看出咱们来意不纯啊。”

    李不琢摸了摸鼻尖,低声道:“没出篓子吧?”

    “没。”张金岳抬手擦了擦额角,长舒一口气,“你猜我见着什么了?”

    “尸体?”李不琢有些奇怪,那储藏遗体的屋子里除了尸体,还能见着什么。

    “尸体。”张金岳重重一点头,咋舌道:“那里头塞满了尸体,太多了!我给其中一些尸体上洒了花粉,七日后再来一趟,就能知道他们被送到哪去,做了什么。”

    “今日我引那看守出来,恐怕他们会加强防备。”李不琢皱眉道。

    “那也得查!”张金岳一攥拳头,又察觉自己有些失态,舔了舔裂皮的嘴唇,口干舌燥道:“之后白天也可以过来,装成香客就是了。”

    “这七日也别干等,那些冒名顶替他人户籍的异常人口,我去逮几个看看,喝点解渴!”

    李不琢看出张金岳渴得够呛,解下酒囊扔过去。

    张金岳也没客气,扒开塞子就灌,不放嘴,几个呼吸间就喝了半囊,李不琢一把夺过来,骂道:“没完了还。”

    “瘾被勾出来,你却给我小气起来了,走,下山去喝个够的。”

    张金岳哈哈大笑,转身大步向山下走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