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7章 沈司夜的梦(2)

作者:安姿莜字数:2582更新时间:2019-04-23 00:20:50
    “媳妇儿,你说阴间是不是跟人间差不多?”

    去过阴间的苏未晞,对这个问题是有发言权的。

    她可没忘记二殿下让她不要对任何人提及去过的警告。

    “我又没去过,我怎么知道。”

    “这不是讨论吗?你就想象一下。”

    “阴间跟人间应该是有相同的地方,差不多这个不太实际。”她给他分析,嗓音甘甜娓娓道来,“你想,人间的生机勃勃是阴间会有的吗?那里除了阴间的主子鬼差什么的,就是死去的人了,应该是个很压抑沉闷的地方。人间的总统是要选举的,阴间的主子应该不用吧,大概都是活了很多年的老人了。”

    “老……老人?”沈司夜莫名不开心了,像是心被扎了一下。
生猛财神爷:姑娘莫慌!
    “除了这个词,我也想不出别的了。”

    “万一人家的面貌一直定格在最年轻的时候呢?”

    “难道面相年轻就不是老人了?年龄在那摆着呢,都不知道几千几万岁了。”苏未晞摆了一下手,“跟我们是不一样的,你怎么想起问阴间了,难道是对另外一个世界很好奇吗?”

    “我不是说我做了一个很怪异的梦吗?我梦见我去了阴间。”他还是对她道出,“特别真实。”

    苏未晞轻笑,“怎么个真实法?”

    “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

    她当故事听,“那你还记得你去干什么了吗?”

    “我说了你不许生气。”

    “难道是玩女人去了吗?”后宅女掌案最新章节

    沈司夜被她这一句弄得哭笑不得,伸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就这么担心我出-轨吗?”

    “是。”

    这个回答出乎他的意外,还以为她会唱反调来一句‘我才不会’。

    细想之下,她对自己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未晞,我只喜欢你,我梦见我去查生死薄去了。”

    苏未晞忍不住乐了,“是查我去了吗?”

    他摇头否认,“去查苏枕河去了。”

    “然后呢?”

    “我看到他的生死簿上没有被勾死亡。”

    苏未晞眼睛多了一层湿润,“这是个好梦,我怎么会生气呢,后续呢?”

    “没了,被你喊醒了。”庶女无罪,邪王私宠代嫁妃无弹窗

    “这么说我喊的太不是时候了。”她自我反省,“以后你睡觉的时候我不喊你了,让你睡到自然醒,现在还困吗?”

    “不了,特别清醒。”

    飞机在晚上抵达兰溪,见着范令先,苏未晞笑,“你怎么一脸愁云似的,发生什么事了?”

    “你和少爷出去玩的这几天,少爷吩咐我任何事不准打扰他,现在有事得向他汇报。”

    “那你们主仆俩聊,我先进屋。”

    见她走远,范令先与沈司夜脚步放慢走,“A国的事情姜姒跟阁下出现了严重分歧,姜姒认为双方谈和才能保持利益最大化,阁下布的局把利益放在其次,想要好好教训那边。”

    听他这么一说,沈司夜眉宇间冷峻如冰,“继续往下讲。”狂兵归来作品目录

    “这个事情阁下现在无法持续推进,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齐漫雪已经多次给阁下下毒了,是兰草。”

    “我去那边一趟,不用提前通知。”

    “是。”

    沈司夜进门的时候,听到洗衣机转动的声音,他到洗手间门口,见苏未晞在洗澡。

    “我去九和市一趟,有点事要处理。”

    “行,你去吧,到了给我发消息。”

    “没有送别礼?”

    苏未晞扯了浴巾过来裹在身上,到门口踮起脚跟他来个吻别。

    ……

    沈司夜抵达总统府时,拒绝了通传,他去了裴翎的住宅,管事在门口瞧见他,立即颔首,“您来了,阁下在办公室。”早安,苏医生最新章节

    他嗯了一声,直接进去。

    管事后头不远不近的跟着,到了办公室门前,见他驻足未进,管事上前,听到里面的争吵才清楚明了。

    前面几步之人不进去,他也不敢擅自通报,默默地离开。

    激烈的唇枪舌战告一段落时,沈司夜这才握住门把手推门而进。

    看到他来,姜姒吓了一跳,气愤的脸色收了起来,如老鼠见了猫似的规矩站直身子喊了一声,“二爷。”

    裴翎神色自如,料想到争吵的内容被他听了几分,主动提了A国的事。

    “本来进展顺利,现在被强行中断。”

    姜姒急急解释,“二爷,是这样的,A国那边提出了非常优渥的条件……”借火

    沈司夜没打断她的话,坐在沙发上喝着茶听着她逐一把条件一条一条说出来,他的聆听让姜姒暗喜,待全部说完眉眼已经有抑制不住的飞扬,静候着他的指示,她有足够的信心相信他会认同自己做法。

    “谁让你插手的?”

    姜姒脸上的笑容凝固,“二爷,我……”

    “A国的事情我明确交给裴翎去做,我准你有此番做派了?”沈司夜气势凌然瞧她,“姜姒,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二爷,裴翎的做法只会激化两国之间的矛盾,A国那边对你下黑手我也很恼怒,盲目回击并不能改善问题。”姜姒解释,“二爷一向做事慎重,这件事却不像你的作风了。”

    “放肆!”沈司夜手中的茶杯使劲砸向她,正中姜姒的额头。

    滚烫的茶水与殷红的血顺着她的脸倾流,她吓得的心头徒然一跳,从女士西装外套里掏出手帕轻轻擦拭。

    “不听命令擅作主张,怎么?现在我也要受你说教了是吗?”

    “忠言逆耳利于行,请二爷三思。”

    “忠言?那日我死在飞机里,你又要如何?”

    姜姒低垂着眉眼,“鱼死网破也要为二爷报仇。”

    “你不会的。”沈司夜的胳膊搭在沙发边,身子随意的坐着,斜视着她,“我还没死呢,你就对我的命令横加干涉指手画脚,我要是死了,你不得架空裴翎垂帘听政?”

    姜姒四肢百骸都在抖,她双腿一软,跪着朝沈司夜去了,在他腿边停下,双眼带着惶恐不安,“二爷,姜姒不敢,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更没有那等能力,A国的事儿是我固执己见了,本不该我多管闲事的,还请二爷饶了我这次。”

    背靠办公桌而立的裴翎见她这番模样,声音又冷又硬,“若没那等能力,你怎有底气藐视一切?我看就是翅膀硬了,想飞出笼子里去翱翔天空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