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八十章:马妖

作者:陈留堂字数:2558更新时间:2018-10-11 22:49:52
    陈家村依山傍水,占地颇阔,地理位置很是不错。不过之前,由于宗族式微的缘故,一直发展不起来。在乡下,属于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村庄。

    陈唐的崛起,让整个陈家村都起来了。

    大片的田野,一块连着一块,直到很远的地方,都已归于陈唐名下。对于这些田地,为了方便管理,提高产出,陈唐给出了不少指点意见。听得一众农人一愣一愣的,却佩服不已,纷纷按照这些方法去施行,颇有见效。

    从此以后,说起陈唐,众人都是一竖大拇指,由衷赞道:“文曲星下凡,无所不晓。”

    而村庄那边,同样规划起来,大搞建设,建成之后,必将旧貌换新颜。

    如果这个世界,是正常的历史时空,陈唐觉得自己,应该会成为一名风流才子,而或一方名流,种种田,娶上几房美娇娘,过上安逸舒服的幸福日子……我心向暖阳无弹窗

    只可惜,没有如果。

    这不,才钓两、三天鱼,便出事了。

    出事的,是位于山麓边缘地带的一片坡地,那儿原本为荒地,但现在已经开垦出来了,种着不少作物。

    陈唐赶到时,见围着一圈人,议论纷纷,其中又有哭声传出。

    “公子来了!”

    “见过公子!”

    诸人连忙行礼。

    陈唐高中探花归来,但为人待物,很是和气,并没有多少架子,让农人种田的条件也是相当宽厚,所以深得人心。

    走过去一看,就见到地上躺着两名农汉,昏迷不醒的样子,他们脸色都发白,嘴角有血迹,陈唐不禁问:“谁知道是怎么回事?”道破虚妄三界

    很快,一名年约五旬的老汉说道:“禀告公子,阿武阿汉是负责这片坡地的人。他们本该在这儿忙活的,可到了时辰,也不见回去吃饭,家人寻来,就发现他们晕在这里了。”

    两农汉身边,跪着婆娘和孩子,正在哭泣。

    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一旦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整个家都等于塌了。

    陈唐俯下身子,开始仔细观察:两名汉子,应该是胸腹部遭受到凶猛有力的袭击,直接晕死过去的。而他们受伤的部位,衣衫上留下了一个印记。

    这印记大若海碗,呈现不规则的圆形,是足蹄类的。

    猪蹄?

    不对,要大得多。牛蹄,而或马蹄?

    霎时间,陈唐心中有了些猜测,举首观望那片山脉。恶女成凰最新章节

    山也不低,绵延起伏,特别是深山处,林子茂密,多有野兽出没活动。

    想当时,苏菱时常一个人上山砍柴,采摘野果,陈唐就很是担心她遭遇到野兽。只是小丫头性子执拗,坚持要去。主要也是条件艰苦,生活所逼。

    那时候,她便遇到了狼,幸好被其母亲阴魂保护。而那阴魂因为吞噬了狼血,最终蜕化为凶魂。

    那么,现在这事,是山上的野兽下来觅食,从而把两名农汉踢伤了吗?

    这样的事不足为奇,在秋冬季节,便常有野猪下山,糟蹋庄稼,乃是一大祸害。

    不要以为野猪浑身是宝,送上门来有肉吃,寻常人等,想要对付它们并不容易。野猪发飙起来,就连老虎都得退避三舍。而一般农户人家,既没有武力,也没有掌握到利器,面对野猪,根本不敢靠近,一不小心,就会被拱死了。龙与狰最新章节

    不过现在的季节,以及伤者的状况来看,绝非野猪所为,而是别的野兽。

    “如果只是野兽,那就好说了……”

    望着莽莽山脉,陈唐目光闪动。

    现场一些松软的土壤上,留有足印,比普通牛马,都要大上一圈儿,是以对于此兽身份,一时间无法做出判断。而事情的发生,显然过了时辰,即使残留有气息,也已弥散消失,感受不到了。

    “先把他们送回庄上,请大夫来看。”

    陈唐吩咐道。

    两名农汉只是受伤,没有死去。他们便是目击者,等醒来后一问,自然便知道是什么野兽所为了。

    “不能直接抬,弄副担架来。”重生:公子,请留步最新章节

    陈唐赶紧补充了句,却是怕两者骨折了,若是乱动,断骨错位,又或刺伤内脏什么的,等于遭受二次伤害了。

    农人们哪里懂得这些,但公子吩咐,他们自会照办不误。

    一番忙活后,大夫用了针药,过了一阵,其中那名名叫“阿汉”的农汉受伤稍轻,率先悠悠醒来。

    等其稍稍定神,陈唐开口问道:“阿汉,是什么野兽袭击了你们?”

    “是马。”

    阿汉回答道。

    “野马?”

    陈唐心中疑惑,他可没听说过那片山脉中有野马族群的。

    阿汉道:“看着不像,马背上有马鞍。”

    这句话,再度让陈唐出乎意料,如此说来,那马应该便是有主人的,可人呢?月债

    马匹为坐骑,但要是以为马温顺,就是大大的误解了。大多数的健马骏马,尤其是战马,它们本身就具备着不俗的战力,性子往往火爆,生人勿进。发作起来,被它踢上一脚,轻则伤筋动骨,重则腹破肚裂,绝非儿戏。

    陈唐问:“只是,它为何突袭你们?”

    阿汉脸皮一红,说道:“禀告公子,这马突然出现在坡地上,不知是走失的,还是什么缘故。我与阿武便想着把它抓住,献给公子处理。”

    陈唐点点头,这是很正常的想法和做法。

    阿汉继续道:“谁知道我们刚走过去,这马便突然发飙,一蹄子把阿武踢飞。我见势头不对,就想逃走,但已来不及,同样被踢中,倒在地上……”

    说到这,他脸色越发白了,声音都有些颤抖:“不知是否是幻觉,我随后听到那马在说话!”

    此言一出,满屋皆寂,大夫,以及阿汉的婆娘都似乎惊呆了。

    陈唐沉声问:“它说了什么?”

    “迷迷糊糊的,我没听清楚,依稀是个女人的声音……”

    陈唐目光有异芒闪动,呵呵一笑:“阿汉,你一定是听错了,哪有这事?人在惊慌以及痛楚之下,很容易便出现幻觉的。”

    阿汉吐口气:“我觉得也是。”

    陈唐又问:“那马长得什么样子?”

    “黑色的,很高大,很精神,还有,它四只脚却是雪白,我从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马。”

    陈唐喃喃道:“乌云踏雪吗?果然是良驹千里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