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06章 随意的任务39

作者:一壶龙井茶字数:2687更新时间:2019-09-11 23:10:44
    这些小姑娘挺让人头疼。

    完全置之不理吧,她们意识不到自己所作所为是错的,今天碰到林夕是踢到铁板了,说不定明天好了伤疤忘了疼又用同样方式去欺负别人。

    小女生们的校园霸凌都是没到脚面上的水——趟着看。

    先是当面羞辱围堵,背后挑拨离间,发现没人管之后就敢在没人的地方踢你两脚,往你脸上吐口水,再然后就是愈演愈烈。

    别想着你忍忍就好了。

    对于校园霸凌事件就必须要立场鲜明、绝不姑息,否则的话你就会发现,忍一时越忍越气,退一步变本加厉。

    熊孩子的字典里没有适可而止。

    看着操场上四个勤劳的值日生,林夕双手抱臂站在一边做监工,谁干的慢了对着穴位要么一脚要么一指头下去,疼到小姑娘龇牙咧嘴。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作品目录

    平时养尊处优在家里油瓶子倒了都不会扶一下的杨星儿被收拾的次数最多,疼得一张脸皱成苦瓜,眼里的泪就没停过。

    好在小操场只是班级上体育课时用一下,周围除了那一趟绿化带之外并没有别的花草树木。

    四个女生紧赶慢赶,总算在天黑学校锁门之前完成了任务,她们心有余悸回头去看监工……

    监工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杨星儿看见程丽已经走了,顿时心头火起,一把将笤帚狠狠摔在地上。

    巨无霸妹妹赶紧捡了起来,悄悄瞄了四周一眼说道:“星儿,小心她猫在哪里监视着咱们呐。”

    其他两人想到那神出鬼没的少女可能正隐藏在那里默默注视着她们,顿时感觉脊背一阵发寒,赶紧把工具暂时放到门卫那里,并且撒谎说,因为看小操场太脏,她们自发去打扫的,结果不知不觉太晚了,班级已经锁门进不去了。这是个假的唐朝无弹窗

    也不是多大的事,而且这样自觉的好孩子必须要关照一下,门卫大爷夸赞了她们几句就让她们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上早自习的林夕被班主任老师直接叫去了校长办公室。

    貌似不管在哪个学校,林夕总要来一次校长室一日游以示纪念。

    对于为毛会被弄进校长室里,林夕表示心中贼拉有这个逼数。

    四个学生带着自己的家长把林夕给告了,因为她殴打同学,并且逼迫同学打扫操场。

    门卫大爷可以作证,并且那些还没来得及归还到杨星儿班级的清洁工具可以当做物证。

    这一点,在林夕还没到校长室之前已经取得门卫大爷的口供,昨天晚上的确有这么回事。重生日本修道者最新章节

    所以林夕一进入校长室,几个家长立刻开始各种音量的指责。

    “对,我一个人单挑了她们四个,而且逼着她们回班级拿的洒扫工具又押着她们去的小操场,她们要是敢不听话,我就揍到她们听话为止,呵呵,各位阿姨,我这么说你们满意了吗?”

    林夕语气中的嘲讽傻子都可以感觉得到,所以四位受害人以及家长脸色都很难看。

    校长的脸色也不好看。

    林夕的班主任老师脸色更加难看。

    校工的确证明四个女孩子很晚离开学校,也的确拿着那些工具,可是这并不能证明程丽曾经殴打过同学。

    都是学生,而且是四个控告一个,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那一个总会吃了数量上的亏让人觉得确有其事,所以校长并没有为林夕辩解什么,他没有立场。武道篮球作品目录

    国人普遍的理论就是:既然人家都说你这样那样,那你肯定是有错的,不然的话人家为什么就指责你,为什么就针对你?

    受害者有罪论比比皆是,而且他们往往辩解无路,求助无门。

    这种情况很像是古代一种名叫“雨浇梅花”的酷刑,用各种条款捆缚住你的四肢令你无法动弹,然后一层黄表纸蒙在脸上,一壶冷水泼下来,就这样一层黄纸一层水,直到你活活窒息而亡。

    身上没有一丝伤痕,绝望和惊恐却已经击碎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这个任务林夕越做就越能体会到程丽那种铺天盖地的绝望。

    如果她不是一个历经无数位面的高级执行者,如果她还是从前那个天真不知事的林夕,那么她可能比程丽还要绝望。狗熊群无弹窗

    还好,她是智力快要七十而精神力庞大的老妖怪,过目成诵、触类旁通,所以她就是传说中任何老师都灰常稀饭的好学生。

    一来,老师这个职业教书育人,本来就喜欢成绩好的学生,二来教出这样高品质的学生也是老师本身实力的某种体现,所以校方自然而然就会偏袒好学生一些。

    就像颜狗总是无脑无原则习惯性去维护美人。

    “难道长得好看的人,犯什么错都可以被原谅吗?”

    “瞎说,长得好看的人怎么可能犯错!”

    同理,在校长、老师这个族群面前,好学生怎么可能会犯错误?

    听到班级里最让自己满意、成绩全年组最优异的学生说出这样反讽的话来,班主任老师立刻心疼到无以复加。明末仙踪作品目录

    这孩子是没办法给自己辩解,索性就这样承认下来了,但是心里又不甘,所以才会这样的。

    “平心而论,虽然校工可以证明四位同学的确晚归而且拿着洒扫工具,可这并不能证明跟程同学有关系。既然这四位同学一直强调程丽同学昨天傍晚曾经数次暴力殴打你们,仅仅过了一宿,你们身上总还是会留下一些痕迹,不如咱们去医务室找校医给看看?”

    班主任老师也不是傻子,她直接把事情的性质定位在几个孩子的矛盾上面,而不是四位学生家长一同控告程丽,这样作为学校老师她会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而这个时候的家长们对老师这个职业还是怀着敬意的,等闲不会像现在那样表现得两极分化。

    更何况班主任老师的提议并不算过分,既然暴力殴打,除非打的是指甲盖和头发,不然的话总会留下一些痕迹。

    虽然还是没办法证明是程丽所为,但是起码说明殴打这事是真的。

    四位家长几乎个个面现愠怒,不过并不是向校方和班主任老师,而是她们也开始察觉到,自家的孩子说的恐怕并不是实情。

    校长和老师明显都在维护这个叫程丽的孩子,这只能说明要么这孩子有背景,要么这孩子定然是个优等生。

    尤其是等到校医挨个验伤完毕之后一脸古怪的出来说明情况,四位家长全都坐不住了。

    一口咬定自己晚归是因为一直被那个叫程丽的在身上拳打脚踢的四个孩子,干干净净没有任何伤痕,唯独杨星儿的确带着伤。

    她的手上有好几个被挑破的血泡。

    再没有常识的人也知道,那应该是使用某种工具不当而被磨破的,绝非殴打所致。

    书客居阅读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