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86章 僵而

作者:莞尔wr字数:3677更新时间:2019-06-21 19:49:33
    一只巨大的狼爪踩在男人胸口之上,从如针般的银毫间探出的爪子轻而易举刺破男人厚实的衣物,碰到他的皮肉,仿佛轻轻一用力,便能将他心脏抓碎。

    ‘咚咚咚’的心跳声中,外表绚丽的银狼低下头来,那双灰蓝的眼中映出男人惊慌失措的脸,他从这头巨狼脸上,竟看出几分轻蔑与鄙夷。

    这一幕突如其来的变故将动手的双方都震住了,银狼擒贼先擒王,将为首男人一扑倒,其他人刚想射箭,银狼仰头发出一声吼叫,震退了这些拉弓的人。

    几个正搜一号等人身的持弓者受惊之下当即手握箭支,本能的将一号等人反手一折,以箭尖抵住了他们的喉咙。

    一号等人愣了一下后,并没有反抗,任由他们施为。

    “对女士做出这样冒失的举动,实在是太失礼了。”婚谋已久:夫人拐到手无弹窗

    宋青小捏住那惨叫连连的男人手腕,仿佛没看到大气也不敢喘的为首的男人,平静的说了一句:

    “女孩子的私人物品你也要搜刮,你不感到羞愧吗?”

    “啊啊啊……”她说话的同时,力道加大,捏得那男人惨叫不迭。

    银狼杀机笼罩之下,为首男人心脏每一次跳动,都感觉像是主动在撞上它的爪子,巨大的恐慌之下,令他压根儿无暇顾及他人。

    直到好半晌,宋青小的声音传进他耳中时,他才像是重新找回了神智一般:

    “我们的错。”

    这个人倒是能屈能伸,此时为了活命,忍痛道:

    “女士不应该被这样对待,但能不能请你让你的宠物将爪子挪开一些?”快递黄泉无弹窗

    银狼踩住他后没有进一步动作,显然是在等宋青小的指令。

    原本以为闹到这样的地步,双方化干戈为玉帛并不容易,哪知男人的话一说出口,之前还极为不快的宋青小竟将手一松,把那被她捏得手腕快要骨折的男人放了开来:

    “既然你都道歉了,当然可以。”

    她话音一落,又冲着银狼喊了一声:

    “回来。”

    那神态倨傲的银狼在听到她话的刹那,慢吞吞的将爪子移开。

    男人简直不敢相信,直到胸口上压力一松,他松了口气,心中狂喜,觉得女人确实没什么脑子,这样的话也相信。

    他眼里飞快掠过一丝阴狠,以胳膊撑地正欲起身,却冷不妨有一道阴影覆盖下来,银狼张开的爪子从他脸上踩落,爪甲抓进肉中,将他脸部撕裂!萌宝来袭:霸道总裁买一送一无弹窗

    男人还来不及惨叫,便被按进沙层,淡粉的血液从脸上的伤口中溢出,滚进头发、沙堆内。

    ‘汩汩’的血流声音中,男人脑袋被巨狼力量拍扁,但竟然还未咽气,四肢撑地,将肚腹朝天的身体高高推起。

    银狼抬起爪子,又‘砰’的一声往他脑袋之上拍了下去!

    ‘卟’的响声中,他的脑袋如一个未成熟的西瓜般被拍碎,一块坚硬的头骨被撕开,仅余些许皮肉连接。

    鲜血、脑浆四溢中,那男人抬起的四肢还未落下,竟以极为诡异的姿势往一侧爬了数步!

    折断的颈骨下,他碎开的脑袋如被踩扁的皮球一般垂吊在他肩膀之上,随着他爬动的步伐跟着不住晃动,血液‘滴滴答答’如漏开的水管般往沙子中滴。铁骨铮铮的岁月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看得一号头皮发麻,险些惊叫出声!

    哪怕其他试炼者也算是经历过数次试炼,见识过许多样凶残的场景,可这样匪夷所思的情况却仍让众人震惊不已。

    就算生命力再为强悍的试炼者,在半个脑袋都被拍破的情况下,恐怕也受创不轻。

    更别提这持弓的为首男人颈骨被折断,头被抓裂,明明应该咽了气,却仍能爬行!

    “怎么可能?”二号阴沉着脸,不由自主高呼了一声。

    沙地之上,必死的男人四肢撑起身体,在地上爬行。

    那脑袋不停甩晃,碎裂的五官像一个遭捏扁的西红柿,仰天对着众人,血水混着残渣碎肉沿着他破开的天灵盖往下滴。王者荣耀:谣言说你喜欢我无弹窗

    依稀可以从他碎开的脸上看到他临死之前上扬的嘴角,再配上他此时的情景,份外诡异。

    石屋之内弥漫开一股浓郁的腥气,大家震惊得无以复加,只能听到他如没头苍蝇一般在沙子中爬行时发出的‘沙沙’的响声。

    一号等人纵是胆大包天,面临巨蛛围攻之时尚且能面不改色,此时看到这行尸走肉一般的男人,却后背发凉,不顾脖子上致命的威胁,不住后退!

    银狼如看一个有趣的玩具,在那男人尸体爬过来时,轻巧的纵身一跳,躲开之后再次反手一拍,‘啪’的一声将男人的尸身掀翻,使他胸腹朝下,飞落出两、三米再次摔进沙堆里。

    这一下的力量听得人胆颤心惊,若是其他时候,一号、二号及四号见识到银狼轻巧的出手却能造成这样的破坏效果,恐怕难免会感到警惕。宠妻入怀:老公,求亲亲

    不过这会儿大家在看到那尸体死不冥目,像是诈尸还魂的情景时,却恨不能银狼这一下便能彻底将男人拍死。

    大家经历过残酷的试炼,不怕与怪物、试炼者厮杀,却对这种可怕的不死生物抱持着一种莫名的畏惧。

    那男人被拍入沙堆之中,消停了片刻,大家松了口气时,却突然只听‘吱嘎’的一声响声传来。

    这会儿不止是试炼者们,就连那群持弓的人都有些慌乱的样子。

    沙层之中传来响动,大家的神经如一条紧绷的弓弦般。

    “不会,还会动吧?”一号干笑了一声,话音刚落,却见那男人先前软下去的手臂再次撑了起来,一双腿也跟着足底踩地,把胸腹撑起,沾满细沙的头吊垂在他肩膀之中,这模样竟与昨晚那些追杀他们的巨蛛颇为相似!军恋不易,请坚持作品目录

    刹时之间,一号、二号脑海中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了昨晚石屋门口宋青过的话,当下对她推测再无怀疑。

    宋青小目光一沉,顺手从抱着手腕的男人腰侧抽出数根箭支握在掌中,数步上前走到那男人身侧,握住箭支往他后背之上刺了下去!

    箭支‘噗嗤’入体而过,巨大的力量压着男人后背趴向沙层,将其钉进了沙堆里。

    那男人还未死透,如虫子一般身躯一拱一拱的。

    宋青小抬腿往他拱起的后背上踩下去,‘咔嚓’的骨头断裂声中,把他踩进沙堆。

    但他四肢还在乱抓,不过数下之后,像是力气耗尽,抓了几把沙后,那僵硬的四肢终于慢慢的软了下去。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这并非一场大战,可却看是众人冷汗淋漓。

    宋青小瞪了一脸骄傲的银狼一眼,她脚底下的男人身体还在本能的抽搐,但身体却像是快速的失去了温度。

    他这样子确实诡异,人已经死了,身体却没死,生命力强悍到令人吃惊,仿佛有一种邪恶的力量在支持。

    男人死后爬行的姿势,与那些人脸巨蛛无异,这种种情况,也算是从侧面验证了她一开始对于巨蛛与这些人之间有所关联的猜测。

    “他死了。”宋青小皱了皱眉,将脚移开,目光在其他持弓身上扫过:

    “还有没有其他的负责人。”

    这群持弓的人也是一副惊魂失措的神色,仿佛被这为首男人临死之前的异变吓得不轻。道说无言最新章节

    直到宋青小开口之后,试炼者与其他人才相继回过神。

    可能是试炼者们都见过大场面,最开始的惊诧之后,反应过来这男人的表现兴许跟共生兽及‘诅咒’源头脱不了干系之后便镇定了许多。

    而其他人则平静得也很快,他们在慌乱过后,眼中闪过一丝死寂,仿佛已经接受了这种命运一般,很快收拾好了心情。

    宋青小话音一落之后,持弓的人中,另一个年约四旬的男人站了出来,目光阴沉的看了那银狼一眼,忍了怒火恭顺的道:

    “暂时就我来负责吧。”

    同伴惨死在银狼及宋青小手下,难免会令他们生出一种兔死狐悲之感,对杀死了同伴的人痛恨异常,却碍于对方实力,不得不隐忍。

    “女士有特权,其他人搜查一下。”

    他强忍悲痛,挥了一下手,其他人应了一声。

    几个以弓箭抵着一号几人的人收回了武器,重新开始在他们身上摸索。

    不过可能有宋青小的前车之鉴,这些人搜查时动作收敛了些,可因为之前看到这些人的同伴异变的可怕情景,所以当这些持弓者的手在几人身上摸拍时,依旧令一号等人蹿起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那被宋青小差点儿折断了手腕的人往这人的方向走了过去,极为警惕的看了宋青小一眼,还对她之前的表现心有余悸,最后附在中年持弓男人耳侧小声的耳语了几句。

    他说话的音调古怪,但大概听得出来‘塑料袋’几个字,应该是指宋青小口袋中装着的东西,及没有武器。

    这话一说出口,其他几个试炼者眼中闪过一丝古怪之色,尤其是一号,想起了昨晚从宋青小那里得到的一截巨蛛断肢,断肢的切口平整,是被她削掉的。

    若她没有武器,那样坚硬的巨蛛肢甲,她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如此干脆利落切断的?

    可是这群人应该是不会撒谎的,如果她有武器,那么她又将武器藏在了哪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