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佛的自私

作者:我欲乘风归字数:2480更新时间:2019-02-13 18:11:21
    老和尚并不在意赵祯坐在他的面前,甚至是遮挡了高大的佛像,就像是他在对赵祯念经一样,依旧保持平和的声音。

    赵祯看似很享受,渐渐的眼睛发沉,昏昏欲睡,不久便真的打起了鼾声,坐着睡着了…………

    李酒正打算向赵祯请旨,瞧见这一幕,再看看边上震惊的王鹤,李酒小心的抽出腰间的长剑,在他看来是这老和尚对官家施了妖法。

    王鹤毫不犹豫的扇了他一巴掌,打的李酒眼冒金星,这文官好大的手劲,回头瞪了他一眼还未说话就被王鹤捂住嘴道:“莫要打扰官家,这几日官家可未曾睡过一个好觉,今日如此酣睡实属少见,快莫作声!”

    李酒低声道:“那老和尚念叨的是什么?官家怎生一听便睡着?”

    王鹤不满的望了老和尚一眼,从牙根这中挤出一句:“《妙法莲华经》,这老和尚是在向官家谏言!”异界家丁录最新章节

    李酒摸了摸头和王鹤退出了眼前的佛堂,反正四周有官家亲卫所护,没甚的关系,但他硬是拉着王鹤让他说说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王鹤瞧见边上都是着急等待的曹康和王圭二人,皱眉道:“已经过了用兵之时?”

    曹康连连摇头,伸出一根手指道:“还差一个时辰才到,只不过官家许久不出,如何是好?军中将士不见官家…………士气可鼓不可泄啊!”

    看了一眼佛堂上精美的帆布苏流,王鹤咬牙道:“半个时辰后,若是官家不出,便以战鼓剑鸣之声相击,帝王之杀伐果断之心,岂能被这佛门魔号给平息了?!”

    这其中的问题即便是王铁鞭这个粗人也能看得出来,但又不好在这个时候扫了官家的兴致,对于他们来说官家能安心的睡上一会比什么都很重要,可战事在即啊!带个皇妃回现代

    王鹤阴着脸:“《妙法莲华经》乃是佛陀晚年说教,明示世人不分贫富贵贱、人人皆可成佛。即便如陛下尊贵如天,亦可成佛。”

    李酒目瞪口呆,喃喃自语:“他娘的,这是什么人都敢渡啊!莫不是让官家在眼下之时罢兵?”

    王鹤微微摇头:“官家定然不会中了他的诡计…………是吧?”

    李酒拍着胸口道:“断然不会,官家心中自有分寸,俺跟了官家这么多年,官家之善恶从未有过迟疑,也唯有过妇人之仁!”

    时间如水,缓慢却不不曾停歇,,一个时辰转瞬即逝,赵祯也在这个时候悠然醒来,只觉得精神充沛,一扫之前的困顿之感。

    事实上,这一觉是赵祯从穿越以来睡的最舒服的一次,坐上了皇位之后,他每日都是殚精竭虑,并非是出于恐惧而是一种发自内心,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仿佛是一种责任。血战

    想要卸下这种负担几乎不可能,总有一种亡国灭种的紧迫感在他的身后不断的追赶着他,使他每日严格自律,当然也有例外,但这种例外实在太少,赵祯觉得自己活的很累,但却不得不这么活,这才是最让人懊恼的地方。

    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即便是在起来的时候腰酸背痛也无所谓,毕竟任谁盘腿坐在蒲团上睡觉都会如此,当然除了经常修炼的“得道高人”出外。

    对面的老和尚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仿佛他展现了什么神迹要得到称赞似得开口道:“施主,悟了吗?!”

    边上的侍卫立刻斥责:“放肆!陛下乃是真龙天子,当以尊之!”

    “老衲眼中之世人皆为平等……无有高贵也无有低贱。”

    赵祯起身舒了个懒腰:“嗯,大和尚的经文念得不错!颇有催眠之意,也让朕忘却烦恼心,朕的取胜之心更盛,杀伐之心更利了!这还要多谢大和尚开解!”戮天之剑无弹窗

    老和尚一个踉跄差点把手中敲击木鱼的扔掉,而那木槌却是已经掉在了赵祯的面前,赵祯伸手捡起,擦了擦干净放入木鱼之口。

    微微皱眉像是对和尚说,又像是自言自语道:“这东西可不是佛门的,出自道之教聚众器具,外人如何使得?效果不行啊!你劝朕戒杀,可朕又不是滥杀,杀的又不是无辜,何来可戒?”

    老和尚望向赵祯微微皱眉道:“可西域百姓是无辜的。”

    赵祯望向老和尚,眼神中满是不可辩驳的坚毅:“你能确定他们都是无辜的吗?佛门向来不打诳语!”

    老和尚微微一滞,他知道自己不能保证,一旦认定了,那自己也将会受到株连,不过他又不甘心,只能以最大的努力道:“陛下,作百佛寺,不如活一人,活十方天下人。不如守意一日。人得好意,其福难量。”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最新章节

    赵祯本打算离开,听了这话实在忍不住,转身在老和尚面前蹲下:“你知道这么多年来朕为何如此讨厌佛门吗?乃是因为你们总想着度化别人,说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把自己放在了最高的道上,把西方极乐世界描绘的如此美好,可人活在的是现在的世界。

    如果你真的希望平息战争,真的想慈悲为怀,怎生不去劝他高昌国主归降大宋?怎生不再他滥杀大宋百姓的时候制止,现在朕带着大军打过来了,你却劝诫朕不要滥杀,你自己觉得说得过去吗?”

    赵祯指了指老和尚又道:“至于佛门,在朕看来就是个笑话,如果众人都是如此不思进取,总想着忍受,忍耐,屈从,侍奉佛祖,皈依佛门,这样的人为现世有过一点贡献吗?朕换个话问,佛门如此教导百姓,对我大宋有贡献吗?这难道就不是恶?

    在朕看来,这是最大的恶,只是想着自己去往西方极乐的自私!朕觉得释迦摩尼也是自私,他本是王子出生,身为王子不想着如何带领百姓过上富裕的生活,却自己蹲在菩提树下胡言乱语,创立宗教,这不是自私是什么?

    到如今他的释迦族又在哪?是否人人成佛?佛门所说的西方极乐世界,道门所说的十方净土都是人们臆测的东西,你倒是所说他们在哪?有谁真的亲眼瞧见了,那些自称自己瞧见的人说的难道就不是假话?你们根本就拿不出证据,只是为了信仰而信仰。

    还有,佛祖也是有本名的,朕还是会称呼他为乔达摩·悉达多,因为他也是个人!”

    赵祯越说声音越大,越说越咆哮,他对宗教最大的厌恶就在于这些宗教都是在说空话,并没有实际作用,所谓的引人向善其实也不过是个噱头而已,信佛的罪犯可不在少数。

    .。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