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56章 激流勇退

作者:黑老墨字数:2686更新时间:2018-07-13 11:14:21
    “波哥,你这话是啥意思啊?你是说以后都不参加比赛了吗?包括所有比赛?”

    “是的,所有比赛,也包括接下来的FCI敏捷犬世界杯中国区预选赛,以及今年的世界杯总决赛。”

    更为重磅的消息从李波嘴里说了出来。

    这下,连外媒记者都惊讶了。

    大家都知道,以老黑现在的竞技水平,不管是飞盘狗比赛还是敏捷犬比赛,只要它参赛,其它犬只就没了夺冠的希望。

    而FCI敏捷犬世界杯作为一项世界顶级水平的比赛,其中的团体赛,被誉为衡量一个国家犬类运动整体水平的重要指标。

    只要老黑参赛,那中国队就有望在团体赛拿上一个好成绩,从而让中国队的总体水平上一个台阶。

    可李波现在竟然说,老黑连这项比赛都放弃了。马贼作品目录

    这到底是怎么想的?

    “李波先生,你不为这个决定感到遗憾吗?”

    这下,连外媒记者都忍不住发问了。

    “是的,我也感到遗憾,但我尊重米粒小姐的决定。”

    又有记者问道:“据我所知,老黑并非真正属于米粒所有,既然如此,能带老黑参加比赛的人很多,比如说你,比如说董逸,那你们为啥不换个人参赛呢?”

    这一说法立即获得了在场中国记者的认同。

    大家都希望老黑能继续活跃在赛场上,为中国争光。

    “我们也考虑过这个方法,可我们发现,这基本不可行,因为现在老黑只认米粒,米粒不出现的话,它就罢工,谁也拿它没办法。”我的大脑里有外星人最新章节

    众人:“……”

    这狗是成精了吗?

    米粒到底做了什么,能让老黑这么死心塌地信任她?

    问题又来了。

    对于这些特别看重国家荣誉,希望中国的犬类运动也能在国际上扬眉吐气的记者们来说,米粒这样的决定是不可接受的。

    又有人问道:“波哥,你不觉得米粒这样的决定有点自私吗?”

    李波终于遇上难题了。

    在此之前,因为心中早有思想准备,对于任何问题的回答他都能做到游刃有余。

    可现在这个问题却是他所没预料到的。

    这个问题有点难回答。十方神王最新章节

    一不小心,就会让米粒被标上自私自利、不顾大局的标签。

    因此,李波稍稍斟酌了一番。

    他摇了摇头。

    “我对这个看法并不认同。”

    “米粒虽然不再带老黑参赛,可她并没有退出中国的犬类运动事业,恰恰相反,她会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优秀运动犬的培养上来。”

    “大家都知道,在最近几个月以来,米粒除了在带老黑参赛这一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以外,在运动犬的培养方面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们的很多比赛犬在短时间内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我很认可她的一点说法。”

    “她说,单是老黑的出色,并不能真正代表中国犬类运动的整体水平提高了,只有大部分的参赛犬水平集体提高,才能让中国的犬类运动水平真正赶超国际。”非常网道之天际黑客

    “因此,在我看来,米粒的决定不仅不自私,而且还很有大局观。”

    全场鸦雀无声。

    毫无疑问,李波的这一解释是完美的,完美得让大家无法再挑出任何刺来。

    ……

    发布会开到这里,已经没了太多继续下去的意义。

    不管大家愿不愿意接受,这事已基本没了挽回的余地。

    激流勇退。

    刚刚震惊了犬世界震惊的老黑竟然要激流勇退。

    这个消息可能比老黑创造纪录更值得报道,也有更多的话题可挖。

    对于在场的记者们来说,接下来他们得好好考虑该怎么报道了,这个大新闻有太多的内容可以深挖!布衣天下作品目录

    一场即将引爆整个国际运动犬界的新闻发布会就这么结束了。

    “放羊的,你做出这样一个决定,心里会不会后悔啊?”

    回到酒店后,米粒忙不迭地问起杨牧来。

    这个决定与其说是米粒做的,还不如说是杨牧的主意。

    “有什么可后悔的,只不过是损失一些名和利而已,你觉得我应该把那些比你的感受看得更重吗?”

    这是一句让米粒暖心无比的话。

    是的,一边是名和利,一边是她的感受,换做是任何一个人,很可能会劝她忍忍,然后选择名和利。

    只有杨牧,他就这么毫不犹豫地放弃了。

    这让米粒怎么能不感动?天邪至尊最新章节

    她有点动情地说道:“你其实没必要这样的,只要我低调一点,别人的风言风语不会影响到我。”

    “没必要,如果是为了钱的话,我们现在所赚的钱已经够花了,再说训练狗也同样可以继续赚钱。至于名这东西,除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烦恼以为,真的没啥鸟用。”

    杨牧真的看开了。

    虽然说,米粒说的话也有一定道理,只要自己低调点的话,继续参赛应该也不会再有比这次更大的麻烦。

    可他想清了。

    名声所带来的麻烦,他和米粒可以忍受,但并不意味着双方的家人也可以忍受。

    比如说米粒的父母,比如说他的父母。

    如果自己再继续大出风头,说不定无孔不入的媒体记者们连他们都会去骚扰。

    这不是杨牧所希望的。

    双方父母都是过惯了普通生活的小老百姓,他们未必喜欢自己的平静生活被打破。

    再说,他和米粒现在所赚的钱真的够花了。

    就算是给他父亲动手术要承担一点风险,可手术费并不算贵,整个手术做下来,也就五六十万的事情,他们还可以剩大把钱,剩下的钱足以让双方的父母们都过得很滋润。

    再说,不参赛了,并不意味着不能继续赚钱。

    够了,真的够了!

    米粒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很显然,杨牧这一解释,让她这几天所积累的抑郁一扫而空。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杨牧能这么做,她承受再大的压力也值得。

    她突然想起了点什么,又问道:“对了,波哥说,这次博览会上有国际大品牌想找你代言,价格还给得挺高,问你愿不愿意接?”

    “真的吗?有多高?价钱给得合适的话,可以考虑啊!”

    米粒:“……”

    这家伙刚刚还不是在说,钱已经够花了吗?

    怎么现在又见钱眼开了?

    唉,还是这么无耻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