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章 狭路相逢

作者:点爷01字数:3573更新时间:2017-11-23 09:57:53
    两里路不远,但他们在林间行进地十分缓慢,暮色渐沉,北地的夜来得极快,无云的天空很快转为淤青般的深紫,星星和月亮开始显现,虽然光亮不足太阳的万分之一,但由于积雪反射着光线,视野勉强还算不错。

    “就是前面了。”威尔小声地告诉艾格,言语中透露出些许紧张。

    “小心一点,遇到什么,直接跑。”艾格深吸口气,比起威尔对黑暗中的未知事物的恐惧来,清楚即将面对什么的他倒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来——他的身体和心理都意识到,在很快就要面对人类天敌的情况下,必须开始调整状态了。

    树林深处传来一声狼嗥。

    威尔在一棵长满树瘤的老铁树旁停住下了马,艾格照做,冷风飒飒地响彻林间,穿越者明显感觉气温变低,至于是心理原因产生的错觉,还是异鬼带来了寒冷,他不敢肯定。绝命阴妻

    如果剧情照旧发生,此刻一行人应该都已经处于敌人的包围中了。

    “这儿不太对劲。”盖瑞喃喃地说。

    “是吗?”年轻骑士朝他轻蔑地一笑。

    “你难道没感觉?”盖瑞质问,“仔细听听暗处的声音。”

    “风声,树叶沙沙响,还有狼嚎。盖瑞,是哪一种把你吓破胆啦?”罗伊斯优雅地翻身下马,把马牵在一根跟其他三匹离得远远的低垂枝干上,然后抽出长剑。“如果你害怕,就在这替我们看着马吧。艾格和威尔,和我去看看那帮死人。”

    盖瑞皱眉忍受了羞辱,取出了工具袋:“我来生个火。”

    “老头子,愚蠢也有个限度。若这林子里有敌人,我们难道要生火引他们过来么?”鬼闻乐见最新章节

    “有些东西只怕火,”盖瑞拿着打火石,“比如熊、冰原狼,还有……还有好些东西。”

    “我说不准就是不准。”

    ……

    艾格皱眉旁观着两人间的对话,心中忍不住怀疑,如果他们说话声音小一点,异鬼们有没有可能就发现不了他们,直接带着新收的小弟离开了?

    但他没资格也没办法让这帮家伙闭嘴,张口欲言,最终遏制住说话的冲动,只握紧了手中匕首,悄悄藏在衣袖内。

    盖瑞怒视了年轻骑士片刻,最终低头接受了安排。罗伊斯满意地点点头,看向威尔和艾格:“走吧。”

    威尔左顾右盼地小步前进,领着艾格穿越浓密树丛,爬上低缓斜坡,两人的动作都小心而轻柔,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但走在最后的骑士却丝毫不打算同样“鬼鬼祟祟”,他昂首挺胸地大步跟在两人身后,身体与叶片摩擦、环甲金属间碰撞、枝干分叉时不时地绊住他的长剑或勾住他身披的奢华斗篷,并因此而发出阵阵咒骂。军少,你老婆超凶的!

    罗伊斯每发出一丁点声音,就会让走在前头的穿越者心脏都一阵揪紧。这该死的蠢货,艾格在心中骂道。没有任何情况时不许他们说话,现在该保持安静了反倒不断制造噪音,简直无可救药。他在脑海中设想过回头用剑指着这小子命令他安静,但明白那样不仅会制造出更多声音,在技不如人的情况下,甚至会让局面走向完全失控的方向。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当真是“走一步看一步”,短短百米的一段路艾格感觉仿佛走了一年,终于,他跟着威尔登上了覆盖着积雪的小土坡。

    由于保持着高度的紧张,艾格清楚地听到了身旁威尔发出的一声吸冷气声。

    眼前的土坡下,皎洁的月光洒落在空地上,映照出残留的野人营地,营火余烬还在冒着丝丝白烟,白雪覆盖的岩石,半结冰的小溪,没有任何异常……除了威尔所说的一地野人不见踪影。重返八零初最新章节

    “诸神保佑!”背后,威玛·罗伊斯爵士挥剑砍掉一枝挡在他脸前的树枝,也上到了坡顶,站在两个守夜人小兵身边,手握宝剑,披风被吹得噼啪作响,星月的光芒清楚地勾勒出他高贵的身影。

    “该死,快趴下来!”威尔拉了一把艾格,扯得穿越者蹲了下来,“出怪事了。”

    罗伊斯没动,他俯瞰着下面空荡荡的平地笑了:“威尔,看来你说的那些死人转移阵地啰。”

    威尔安静下来,胸膛起伏,颤抖着观察着空无一人的营地。而艾格也感觉寒意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钻进他的衣衫缝隙间,他右手更加紧握钢剑,而左手则死死攥住袖口中的黑曜石匕首,竭力睁大了眼睛,试图找到异鬼的一丁点行踪……在电视剧里,异鬼就莫名其妙地从罗伊斯那小子身后冒了出来,而原著中关于那东西出现的描写他早已忘得一干二净,这回,这帮鬼东西会从哪里出现?太后是个科学家无弹窗

    “威尔,起来吧。”威玛爵士命令,“这里没人,躲躲藏藏的,成何体统!”

    威尔满腹惊疑,紧张地看了眼艾格,不情愿地站了起来。

    “我可不想第一次巡逻就铩羽而归,一定要找到这些家伙。”罗伊斯环顾四周:“爬到树上去看看,动作快,注意附近有没有火光。”

    最后的时刻即将到来,艾格控制住喘息,悄悄在威尔耳边叮嘱了一句:“小心死人。”

    “什么?”

    “闲聊什么呢,快点!”

    威尔被艾格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弄得愈发紧张,看了他一眼,畏畏缩缩地转身执行长官的命令。风势忽然转强,偷猎者走到一刻高耸笔直的青灰色哨兵树下,抽出匕首用牙咬住,动手开始往上爬。随着树干抖动和少量积雪哗哗落下,很快便消失在树丛间,只余威玛和艾格两人站在空荡荡的营地废墟中。拉支军团来抢妻最新章节

    穿越者的神经绷紧到了极限,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们要用竖起耳朵来形容听得仔细,如果他能控制耳朵周围的肌肉,他一定会把这一器官竖到极致。

    让他感到庆幸又恐惧的是:他几乎是瞬间就听到了异常响动。

    有东西在附近的林木间走动,踩踏积雪和落叶枝丫发出轻微的声音,被地面上薄薄的一层疏松雪层过滤大半后只依稀传出来些许,艾格甚至无法判断这是否是他的错觉。

    他左右环顾,举剑做出防御姿态。

    “你今天怎么了。”罗伊斯爵士皱眉,“我对你有点印象,你和那帮抢劫强奸犯有点不一样,但……”

    “别说话!”气温开始直线下降,强烈到极点的危机感让穿越者再也顾不上彼此间的身份差别,他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威玛的话:“听!”啊,我的主君无弹窗

    “听什么……不过是……”威玛扬了扬眉毛,正要一如往常地出言嘲讽,却脸色一变:“谁在那里?”经历好一番不信邪后,他终于也察觉到了不对:“威尔,你看见什么了吗?”

    树上的偷猎者没有回话,不知是因为寒冷、恐惧,还是因为嘴里叼着一把匕首。

    野人们扎营的地方处于林间一处凹陷,三面被土坡环绕,这在挡风的同时也影响了视野,树下的两人虽然察觉到寒意的侵袭和不远处传来的细微声响,却在一片昏暗的月光下什么也看不见……威玛也举起了手中的宝剑,和守夜人的制式钢剑不同,这把武器是他从家中带来,质地造型都要比艾格手中的要好,在月光下熠熠闪光。

    树叶沙沙作响,寒溪潺潺流动,远方传来雪枭的号叫。异响所带来的恐惧没有折磨他们多久——因为制造它们的主人很快走了出来,异鬼从一道土坡后出现,绕过一棵树来到他们面前。迷弟的自我修养

    保持高度戒备的艾格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它——第一个白色身影进入穿越者的视野,它十分高大,憔悴坚毅浑似枯骨,肤色苍白如同**。它的盔甲似乎会随着移动而改变颜色,一会儿白如新雪,一会儿黑如暗影,处处点缀着森林的深奥灰绿。它每走一步,其上的图案便似水面上的粼粼月光般不断改变。

    威玛·罗伊斯顺着艾格的目光很快也看到了忽然从黑暗中冒出的人影,他抽一口冷气、迅速举剑对准来者:“什么人,不要过来!”

    一声警告,语气里却再无对艾格和另外两名小兵发号施令时的趾高气昂和漫不经心,年轻贵族将身上那件长长的貂皮大衣翻到背后空出活动空间,双手持剑,艾格眼尖地发现,他的手在抖。

    风已停,寒彻骨,穿越者自己的手也在抖——并不纯粹是恐惧,还有灌满身体的战意,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让他感觉血液都要沸腾,异鬼安静且缓慢地向两名守夜人走来,手中握着把半透明晶剑,像是一片极薄的碎冰片。艾格知道,虽然瓦雷利亚钢和龙晶匕首都可以杀死异鬼,但只有前者可以与它们的武器硬碰硬,而那种早已绝版的魔法金属,自己实在是没能力搞到哪怕匕首那么一点。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最新章节

    龙晶匕首其实就是一片玻璃,它太脆弱了,自己很可能只有一次出手机会——不成功,即成仁。二对一,只要威玛这家伙能拖住这家伙片刻,他就能……

    “既然你不站住,”威玛勇敢地迎上前去,他举剑过头,恢复几分镇定的语气中重新带上挑衅。“我们就来较量较量吧!”

    艾格深吸口气,一手握剑一手捏住匕首,紧跟上游骑兵小队长的步伐。但就在他迈出第一步的瞬间,剧烈跳动着的心脏便因为惊讶而猛地一停,让他措手不及的意外出现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