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零五章 再会!

作者:夜白枫字数:2539更新时间:2018-04-16 23:46:24
    沈云刚一进屋,便看到躺在床上的老头子,眼眶便忍不住红了。

    他们虽然只是长辈指派的婚姻,可好歹做了几十年的夫妻,平日里也是相敬如宾,和和美美。

    在墨初恺出生之前,他偶尔也会像其他富家子弟那样,流连花丛,却从来不会带回家,再怎么胡来,他也不会故意戳她的心。

    那一年,她终于生下了儿子,他便彻底断了和外面那些女人的关系。

    对她,总是呵护备至,眼里说不清是愧疚还是后悔,再没有那些莺莺燕燕。

    再后来,她生下了初浩,他明明已经不再年轻,却还像毛头小子一般,眼里都是欣喜若狂。

    对孩子总是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磕了,可所有的欣喜都被压抑在眼底,他不说,她也知道。超级城堡最新章节

    几十年如一日,没有那些甜言蜜语,没有那些浪漫情调,可她就是爱了,爱上了这个陪了她大半生的男人。

    看他这样躺在床上,她止不住心痛。

    墨老夫人挣开墨晴的手,朝着老头子走去,身形晃晃悠悠,扑了过去。

    “住手。”墨初浩脸色一变,撞开碍事挡路的墨卿诀,飞快地跑过去,一把拽住了墨老夫人的胳膊,阻止她向前。

    墨老夫人被突如其来的大力拉住,头脑懵得一下当机了,呆呆地看着儿子,连伤心也忘了。

    墨晴皱眉,不悦道:“初浩你在做什么?不怕吓到母亲。”

    墨初浩淡淡看了眼墨晴,又看一眼沈云,冷哼:“母亲这么大劲扑过去,是看她还站的住,准备把她扑倒?”听灵师

    屋里的人一怔,这才注意到老夫人前面竟有个女人,上官雨涵。

    如果不是墨初浩及时拉住了老夫人,这女人还真说不定被扑倒。

    儿子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训斥她,老夫人脸面挂不住,刚要发作,就被老头子叫住。

    墨老爷子声音很是颤抖,艰难地抬手:“别,别为难她。”

    墨初浩松开墨老夫人,单手揽住了雨涵的腰肢,女人便很自然的靠在他身上,低垂眉眼,看不清表情。

    沈云偏头看了下很是吃力的老爷子,赶紧握住了他的手,声音有些哽咽:“嗯嗯,好好,老头子你可算醒了……”

    “爸,你吓死我们了。”墨晴赶紧上前,也是一脸劫后余生的模样,还摸了二把眼泪。青莲大道作品目录

    此刻只有墨卿诀一个人,眼神幽暗,深不可测,只静静看着雨涵和小舅舅。

    刚刚一进屋他根本没有看到雨涵,小舅舅一提醒,他才注意到,她何时变得那般没有存在感了?

    当然也可能是他本来心系爷爷的安危,就给忽略了。

    此刻她柔若无骨般靠在小舅舅怀里,连一眼也没看他,墨卿诀止不住心酸。

    突然,眼中精光一闪,墨卿诀觉得不对劲,她是虚弱?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为什么会这般虚弱?

    墨初浩没有管他人的眼光,只低声问她:“好点了么?”

    女人轻微地点头,浑身没有一丝力气,连做出点头的动作都有些吃力。盖世奇皇无弹窗

    墨初浩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弯腰便是一个帅气的公主抱,就要带她离开。

    不过是一个擦肩而过,墨卿诀低声询问:“她怎么了?”

    墨初浩没有理会,径直走了出去,回到了之前的小楼里。

    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小女人,莫名有种愧疚。

    女人脸色苍白,闭着的睫毛上挂着一滴水,整个人轻飘飘的,让他下意识搂紧点,生怕她一下子真的消失了。

    他的心一抽一抽的痛,是他大意了,他以为这里还是他的世界,却忘了这是二十一世纪,在这里他什么也做不了,他高估了小女人的体质,也高估了自己。

    连救一个人,也要靠怀里的女人,他堂堂仙界的仙君,何曾如此窝囊?神炎焚天

    可事实就是如此,如果今天不是她在这里,那老头怕是就没命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让陆姗姗来,毕竟陆姗姗也有手镯,它的治愈能力如果不是被异时空限制的话,便连癌症患者都可以治愈。

    可前提是它会大量消耗主人的元气,元气缺失最明显的就是体虚。

    然而手镯戴的越久,和主人本身越契合,发挥的效用更大,才能在短期内达到想要治愈效果。

    显然雨涵比陆姗姗更适合,陆姗姗戴了也不过四年,手镯还能离手,几乎没有多少契合度,而上官雨涵已经戴了十几年,其契合度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他以为没有关系,结束之后看她还能稳稳地站在那里,想当然以为她没有事。仙魄

    没想到她只是在强装镇定。

    她的身材很软,整个人缩在他怀里,像一个软软的大白猫,她累得睡着了。

    墨初浩一脚踹开门,反脚一勾便又带上了门。

    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女人的眉心紧蹙,整个人蜷缩在床上,嘴唇有些干裂,墨初浩刚要起身倒杯水,却发现衣角被小女人紧紧抓住。

    男人心下一暖,掀开被子上床,将小女人轻轻一带,搂进了怀里,恨不得揉进骨血里。

    软玉在怀,他本可以坐怀不乱,只是因她,乱了心神。

    男人心念一动,主动索吻,细细描摹着她的唇瓣,用自己的唾液一点一点湿润她干裂的唇。

    男人微微松开,看着湿润艳红的唇瓣,满意地笑了。

    再一次凑过去,一点一点吮吸着他的美味,用牙齿轻轻撬开她的嘴巴,与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

    直到吮吸的彼此舌根都麻了,让深度沉睡中的女孩止不住嘤咛。

    男人小心地给她渡气,依旧舍不得出来,用舌尖一遍一遍扫过她唇里的每一寸,攻城掠地。

    许久,男人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雨涵,大口喘着粗气。

    再不放开,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此刻便要了她。

    他不是第一次吻她,单单是今天,他便吻过,可给他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如果说之前的是带有玩味的吻,此刻的便是欲火焚身的吻。

    他不知道为何,竟然生出一股生死相依的错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他说不出好坏,有贪恋不舍,也有激情似火。

    明明从头到尾只有他一个人清醒着,可他却感觉她是回应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