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八二章 天子归城

作者:回头大宝剑字数:2500更新时间:2019-03-19 22:37:53
    腊月十三,晴。

    长安城东的视野范围之内,远远就能望见一支长长的队伍。

    天子从上林苑冬狩而归,乘坐车撵,由东边的霸城门进入长安。

    与去时一样,羽林郎举着皇家仪仗,在前方开道,之后便是帝王的銮驾与随行其后的文武百官。

    去时百官相送,归来时,霸城门口却不见一道出城来迎的身影。

    此番去上林苑冬狩,刘协大显身手,射杀了十几头猎物,心情大为畅快。

    他一路上心情不错,还想着上朝时,好好和群臣们闲叨此番乐趣。然则当行至霸城门外时,竟没有一个臣子来迎,刘协在城外等了稍许,仍不见人,这使得他的火气抑制不住的往上窜了起来。

    难道朕就这么没有牌面吗!重生痞妻寒少求抱抱

    中常侍韩宣作为天子心腹,跟随多年,哪怕是刘协一个细微的表情,他都能从中揣摩出天子心思。

    此刻,天子的心情明显有些糟糕。

    韩宣快步向后走去,走至太尉杨彪和司空刘普近前,压低声音略带责备的询问起来:“二位大人,这是怎么回事?陛下的圣驾都到了霸城门外,怎么不见有人前来接驾?你们不是提前派人通知过长安城里的官员,让他们做好准备么!”

    杨彪和刘普对视一眼,这种情况他两也是头一次撞见。早在天子动身的前两日,他们就已经派人回长安通知过了,怎么会没人接驾呢?

    难道说,都不想要脑袋了不成!

    时间在等待中一点点的流逝,最后刘协实在没了耐性,向羽林中郎将吩咐了一声:“进城。”花都妖孽狂少无弹窗

    任谁都听得出,这位汉家天子语气里所夹杂着怒气。

    羽林中郎将领命退下,随即将手一挥,亢长的队伍缓缓向城内驶进。

    回到皇宫,刘协换上内赤外黑的帝王常服,正欲差人唤城内官员问罪,却听得殿外宦侍禀道,皇后娘娘求见。

    皇后?

    刘协面色狐疑,她的这位皇后温婉贤淑,倘若没有急事,断然不会来刘协处理政务的正殿。

    既然皇后来了,责斥那些官员的事情就先放一放。

    刘协压下心头怒火,命人将皇后请进。

    “陛下,您可千万要救救臣妾的父亲啊!”

    一名头戴凤冠的女子快步走进,美丽的面容上浮现出着急之色。迷失战境作品目录

    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皇后,伏寿。

    伏寿嫁与刘协多年,后来在王允和百官的举荐下,登上母仪天下的皇后大位。这些年,她将后宫事务料理得井井有条,两人之间的感情也一直很好,并且育有一子,刘协为其取名刘延,意寓大汉江山,可以延绵不尽。

    “皇后不必着急,有何事,慢慢说。哪怕天塌下来,自有朕替你撑着。”刘协招呼伏寿坐下,宽慰起来,说得底气十足。

    他是天子,这天下间的兴亡,不过他一句话的事情。

    听得刘协这一番话,伏寿心里安心许多。

    随后,她告诉刘协,不知是出了什么缘由,自己的父亲无辜被下了大狱,就连她派人前去探视,也都被拒之狱外。大王太威武:妖娆酋长求轻宠

    听完皇后的哭诉,刘协立马怒了,当场喝骂起来:“是哪个混账东西下的命令!朕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伏完虽然只是挂着个虚衔的辅国将军,可他是皇后伏完的生父,亦是当今的国丈。

    未经天子同意,就将其下狱,这不是公然打刘协的脸么!

    “韩宣,去给朕查清楚!”

    刘协语气骤降,声音里多了两分阴冷。

    韩宣闻言,点头应下,躬身退出殿外。

    及至傍晚,韩宣方才回到殿内。

    此时的殿里,灯火通明,却只坐着刘协一人,皇后伏寿被他安抚回了椒房殿。

    “如何了?”
三生三世:小狐跑不掉作品目录
    见到韩宣回来,刘协停下手中批阅的奏折,目光望了过去。

    韩宣欠身行礼,随后摆了摆手,殿内其他侍从很识趣的选择退下。

    “回禀陛下,出大事了。”韩宣上前两步,压低了声音,神色尤为凝重。

    刘协的眼皮子忽地跳了一下,心中涌起股很不好的预感,但他仍示意韩宣继续说下去。

    天子要听,韩宣自然不敢隐瞒,如实禀报起来:“陛下,在您去上林苑冬狩的这段时日,长安城里天翻地覆。其实不止国丈一人,宗正卿、太仆卿、光禄大夫等诸多朝卿官员,也都纷纷下了大狱,罗列的罪名是犯上作乱,行谋逆之事。就连历仕三朝的老司徒王允,也同样没能幸免……”

    听到后面,刘协的眉头几乎蹙成‘一’字,怪不得今天无人前来接驾,原来全都到大狱里蹲着去了。都市阎罗狂少无弹窗

    “戏策出手了?”

    刘协深吸口气,尽量使心态变得平和。

    有胆量干出这事儿的人,除了戏策,他想不出第二个人来。

    韩宣点了点头,接着禀道:“据说是国丈在陛下走后,抢得先手,想要先发制人,结果却遭到戏策反制,校事署、城防营、廷尉监、还有其他许多府衙机构,全都参与了进来,将国丈等人一网打尽。”

    “这个成事不足的家伙!”

    刘协心中暗骂一声,同时也愠恼的询问起来:“长安城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告知于朕!”

    “陛下,事发之后,戏策下令封锁了城门。咱们的消息可以传进长安城中,可城里的消息,却根本传不出去。”

    韩宣小声答道。

    “这奸狡的戏策!”

    刘协面色阴沉的低声恨骂,右手握拳,猛地一下锤在桌面,发出‘砰’的巨响,连带平置于桌面的茶杯打翻,盛在里面的茶水顷刻间撒了一片。

    韩宣见状,赶忙跪伏于地,告罪起来:“陛下,奴下多嘴,奴下该死!”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一个不小心就很有可能小命不保。

    见到韩宣如此惶恐,刘协抬手,叫他起来。

    “韩宣,朕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死!”

    刘协目光坚定,哪怕不惜一切代价,他也要保住这些人。即便不能保全,能够留下一半,也总归是好的。

    这些人若是死了,这长安城,不,是整个关中,就真成吕家的一亩三分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