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子当如李长青

作者:海蓝时见鲸字数:2343更新时间:2017-11-25 13:40:59
    李长青在前,周舒桐等在后,相继来到李家坳小学。

    听众们见到李长青都肃然起敬,行注目礼,整个操场鸦雀无声。

    李长青不二话,在台上站好。

    “子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故不察尚贤为政之本也?此圣人之厚行也。”

    从儒家的珍惜自己的身体孝敬父母切入,延伸到墨家的尚贤,洋洋洒洒挥洒自如,成一家之言。

    而就在近日,华夏娱乐圈抛出重磅炸弹。

    某半岛国男团前成员,号称上亿片酬的当红小鲜肉公布恋情,与尚在电影学院读书的女友高调秀恩爱,引起轩然大波,在朋友圈、微博、工作号、新闻媒体甚至聊天群等都疯狂传播。无限演技派最新章节

    粉丝们的反应异常强烈,有的刷屏怒骂女方,有的悲伤过度粉转黑。

    传闻中,竟然有粉丝因此跳楼、割腕意图自杀,也许有可能是谣言,但上一次类似的谣言,尚在在几十年前!

    在听众中,有一对父女。

    陈强四十岁在城关中学教书,女儿陈秀丽今年十七岁,谷阳县第一高级中学高二学生,平日里成绩不错,等九月份开学就要升高三,有很大希望能考上一所好大学。

    陈秀丽一直非常喜欢某小鲜肉,虽然从来没有跟某小鲜肉见过面,但一直把某小鲜肉当成幻想中男朋友,房间里贴满小鲜肉的海报,经常在某小鲜肉的后援团里水群,甚至去其他明星的粉丝群为某小鲜肉疯狂打call。

    前天,陈秀丽在贴满某小鲜肉海报的房间里复习功课,累的时候刷下微博,正好看到某小鲜肉在微博上向公众介绍自己的女友。邪君志

    陈秀丽听到消息后眼前一黑,精神几乎崩溃,将自己关在房里茶饭不思。

    陈强察觉到女儿房里的异样,想进去查看,门却在里面被反锁。

    情况紧急,陈强没有办法,只好破门而入,恰好看见陈秀丽披头散发,失魂落魄地瘫坐在窗户上嚎啕大哭,就好像对人世间没有什么好留恋的,比当初外婆去世都要哭得伤心。

    陈强劝说无效,报警后在消防官兵的协助下才将陈秀丽从窗台上救下来。

    陈秀丽却依然两眼无神一言不发,有如一具行尸走肉。

    陈强听同事说在岭下乡李家坳有位国学大师,他的读书声就像警醒世人的钟声,能让人领悟很多道理迷途知返,就死马当成活马医,带着陈秀丽到李家坳碰运气。魏增传

    李长青的读书声停止,陈强才从如梦似幻的书声中清醒,就有一只柔嫩的小手握上来。

    “爸爸,我知道错了,之前是我不懂事,你们含辛茹苦的把我养大,我却因为一个没有任何交集的陌生人而自寻短见,是我错了,再也不会这样让你们担心了,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努力读书,将来挣钱养你们!”

    陈秀丽如梦初醒,彻彻底底地地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哭红双眼,抓着陈强的手梗咽着说道。

    “嗯嗯,我的好女儿长大啦!”

    男儿有泪不轻弹,陈强既感动于女儿的言语,又感激李长青的读书声,泪流满前地朝李长青离开的方向深深鞠一躬。

    在某小鲜肉公布恋情的同一天,在科学界同样发生一件大事。武道圣尊无弹窗

    华夏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宣布,被誉为“华夏天眼”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经过一年紧张调试,已实现指向、跟踪、漂移扫描等多种观测模式的顺利运行,并确认了多颗新发现脉冲星,这也是我国天文望远镜首次发现脉冲星!

    坐落在茅台省群山之中的“华夏天眼”,刚一“睁眼”就“看见”了离地球如此遥远的两颗脉冲星,有“天眼之父”称号的南仁东院士功不可没。

    南仁东院士从一九九四年提出设想,到二零一六年年正式启用,用了二十二年时间,设计和结构均无先例可循,“天眼”前期调试遇到巨大困难。

    联调期间,“天眼”人的工作状态基本上是白天分头干活,晚上集中开会商讨,连夜改程序,第二天又接着试新方案,反复调到最优,历经三百八十八个日日夜夜,二十四小时无修。炼气之道作品目录

    南仁东院士曾今毅然放弃一年等于一天的高薪回国,几十年在连条小路也没的荒山野岭专注地做一件事情,推动了世界独一无二的项目,建造一个属于华夏的大型射电望远镜,完成所有华夏天文学界人士长久以来的梦想,对探索宇宙之谜做出巨大贡献。

    一位青年偶像的私生活搅动全国风云,然而就在一个月前,华夏天眼之父南仁东因病去世,却罕有新闻媒体报导。

    周老先老先生跟南仁东院士是多年的挚友,两人的青春岁月乃至一辈子都想给国家的科学事业,到头来生死不如一位乳臭未干的小鲜肉的恋情的关注多,对如今的世道感到心寒。

    但听到李长青的读书声后,周孟先老先生的拐杖狠狠地杵在地上,满怀壮烈地说一句:“生子当如李长青啊!”。

    “是啊,要是李先生这般的人多了,也许社会风气能改善很多!”

    关峰年到中旬,对现在的社会风气也有很多感概。

    “哎,我虽然不追星,却似乎要掉入另一个坑了……”

    周舒桐痴痴地望着李长青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道。

    李长青回到钟南山后,割些蔬菜到鸡舍,将昨天捉到的马陆炮制好,放在太阳底下晒着。

    配制“五元益气汤”尚差厚朴花、合欢花两位辅药,但李长青搜遍第三峰、第四峰都没有找到。

    只能继续深入第六峰、第七峰、第八峰,李长青上次在第八峰跟白猴偶遇,获得白猴赠送的猴儿酒已经喝得差不多,而白猴很喜欢吃韭菜鸡蛋饼。

    忙完琐事后,李长青用刚才在山上捡到的鸡蛋烫了一篮子韭菜鸡蛋饼,用一层棉布盖好,上山去第八峰见见自己的老朋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