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六章 老君开出的价码

作者:再来字数:2544更新时间:2019-01-08 23:56:01
    沙僧本意是做一介赳赳武夫,却发现自己在嘴炮之路上渐行渐远。

    空有一身屠龙技,毫无用武之地。

    论神通论法术,甚至论灵宝,沙僧不比任何人差,但却从未正儿八经的发挥过。

    身后夏王山五十万妖兵,精锐十万妖兵,名头叫的响亮,也只不过是和地仙界的小妖一展身手。

    沙僧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玩脑子是好事,擅长借势,使些阴谋阳谋都无伤大雅,但老演兵不找人打上一仗,他怕自己没了争强好胜的心。

    他从没想过靠小偷小摸过活,可是熟知剧情,每一步都在心里,他也是没办法。

    总不能有简单模式不走,自己去选地狱模式吧。

    沙僧很无奈,恐怕自己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整个一红了眼的疯子,就惦记找谁碰一下瓷,好踩着别人上位。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

    他越是这样,别人越不会给他机会,都是修成精的老妖怪,要么就是修了无数载的老神仙,哪个看不出沙僧的心思。

    新人难呐,沙僧上面的老油条把路都趟了个遍,剩下的都是人家不愿意走的路,只能留着他一步一步往前走。

    他的心思,就是无数年前这些大罗金仙的心思,沙僧想打,也得看着别人配不配合。

    就好比金角,银角,根本没给沙僧机会,不是想要见老君么,见就是了,他们负责传话。

    沙僧猛着一股劲,没发泄出来,却收到了太上老君的召唤。

    道教他不能碰,金银角口风也没漏,不过三界中最顶尖的老仙要和沙僧当面详谈,这一场也不算没有收获。万毒神皇最新章节

    ……

    天庭,兜率宫。

    沙僧故地重游,上次是偷偷摸摸的尾随孙猴子,这次则是避开耳目去见太上老君。

    嘴炮就这点不好,干什么都不能光明正大,让他很是腹诽。

    太上老君本该出现在平顶山,收了金角,银角,什么玉净瓶、紫金葫芦、捆仙绳这些响亮的法宝都得收回来。

    但局势已经混乱到这个地步,太上老君就不打算露面了,在他那,功德可有可无,争的是教派气运。

    老君身上得有多少功德,沙僧心里都没数,要说三界最大的大师兄,还得是太上老君。

    金刚镯,用功德炼出来的。

    道教,天地间第一个出现的教派。诸天嘲讽系统无弹窗

    这些都耳熟能详,稍微隐秘点的,开天辟地第一尊宝塔,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整个一功德灵宝。

    太上老君,或者说本尊老子,还在乎什么功德,那都是他门下弟子考虑的事。

    沙僧轻车熟路,也没想着要瞒过太上老君,直直的走进门内。

    他一袭黑袍着身,面貌坚毅硬朗,眉宇间有一抹戾气,顶着光头却没有佛门的样子。

    佛门有怒目金刚,他却更像妖王。

    这才是沙僧本尊形象,来到兜率宫就是奔着摊牌来的,没有做无谓的隐藏。

    太上老君早已等候多时,他传信给自己两个童子的时候,就在兜率宫中闭目养神,等沙僧进来,缓缓睁开浑浊的双眼。我的武魂是地球最新章节

    “很久没人能躲过老夫这双眼了。”

    兜率宫中传来老君的声音,很难形容他的语气,听不出喜怒,声音带着一点沙哑。

    沙僧不敢胡乱开口,和二代弟子装模作样就算了,要是敢和老君这一辈的人拿捏,他就是嫌命长了。

    偷眼观瞧老君,这是沙僧第一次见他,以前也见过,不过只是存留在意识里。

    太上老君和书画中相差不大,垂垂老朽,须发皆白,看不出是个神通广大、法力高强的人,但就是这么一个老朽,在三界中说一句话,鲜有人敢不听从。

    “听闻你有些话想与老夫说,尽管说来,现在你代表的是截教,而我则是道教,你我平等。”

    老君没过多感慨,直奔主题道。阴阳祭作品目录

    沙僧岂敢和他平等,慌忙做了个稽首,说道:“老君,小子不擅言谈,心中有太多敬仰,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能以一拜一解胸中敬意。”

    拜老君的人太多,他并不在意,而是平摊右手说道:“你知道老夫为什么要让你来兜率宫么?”

    沙僧只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凭空抬起,他严肃说道:“老君惦念天下苍生,不忍生灵涂炭。”

    太上老君微微一笑,冲着沙僧说道:“说一下天下大势吧。”

    沙僧见老君平易近人,来了精神,他也不隐瞒,把心中所知所想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小子妄言,如今天下,佛教大兴已成定局,其次能与之相比较的,老君的道教当属第一,再次阐教,截教,妖族。高纬网游

    若论到教化众生,佛教虽然占了不少,但老君的道教功不可没。”

    太上老君不说话,只是带着微笑看向沙僧。

    沙僧心中稍定,继续说道:“小子途经五庄观,遇见镇元大仙,偶然问了一嘴。

    因为小子心中一直有个疑问,论实力势力,东方教派哪个都不弱于西方,就是不知为何把大好形势拱手让人。

    不过镇元大仙似乎胸有成竹,实在令小子费解。”

    太上老君点头说道:“镇元子是个明哲保身的人,他能参与进来实属不易。”

    沙僧见老君没有回答,不敢追问,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

    “截教既然有心力挽狂澜,小子心向往之,不知老君能否容忍小子放肆?”

    太上老君随口问道:“能又如何,不能又如何?”

    沙僧紧接着说道:“能,小子就捅破了灵山,让它立足不稳,重回我东方教派荣光。

    不能,小子就剑指妖族,降妖伏魔,为截教留三分元气。”

    太上老君听完,浑浊的双眼如有实质,扫了沙僧片刻。

    他没有向沙僧做出任何解释,而是直接开口说道:“其中缘由,并非是你一个小辈所能知晓,也不会任由你操纵。

    老夫今日叫你来,实际上是有一事要告知你,不知你想听不想听?”

    沙僧怎敢说不,点头说道:“老君请说。”

    太上老君点点头,说道:“维持原样,不要再做出其他的举动,我会派人顶替你的位置。”

    沙僧心中波澜,却面无表情问道:“不知报酬是?”

    太上老君听他直接,突然笑出声,良久,说道:“准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