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十月九日(下)

作者:纳楼兰字数:2534更新时间:2018-07-13 11:06:43
    “十年不见,诸位可好?”楼阁上,李星云执佛礼。

    心中千言万语,最终只汇成这句话。

    可道尽人生百味世间沧桑的一句话。

    洛长风瞧着历经万难终成眷属的两人,莫名被书生此去佛衣十年无期的心诚与执着所打动:“上穷碧落下黄泉,你终究还是找到了翎儿。”

    ……

    天香阁外街道上。

    松灵韵怒气冲冲拦住一名来自东楚某世家的年轻公子。

    柳十三唯恐师妹受了欺负,从远处连忙赶来。

    唯有一身孔雀流仙裙的大师姐南宫九不急不缓。

    只见小师妹转头瞧着身旁约莫花甲之年的爷爷,然后指着那位东楚世家年轻公子说道:“是不是他?”奇变者于小南无弹窗

    靠经营玉器为生的钱姓老人不过是菩提城里普通百姓,哪里敢得罪外来的世家公子爷。若非自小看着长大的丫头松灵韵拉着说要讨回公道,他是决计不敢再露面的。

    钱姓老爷爷无奈叹声气,点了点头。

    小师妹便朝着那东楚世家公子伸出了手:“拿来。”

    来自东楚的世家公子姓舒名长夜,师从关山。

    关山不是地名,而是昔年与洛长风同届的书院学生。

    大燕帝国与七州域定鼎之战后,效忠明王君泽玉的关山于东楚身居要职,除了苏小凡、未央生与武修阳三人外,算是庙堂之上第四人。

    作为关山弟子,舒长夜在东楚年轻一代颇有声名。
无限刮地皮作品目录
    声名狼藉的声名。

    瞧着白色衣裙娇小玲珑的姑娘盛气凌人地盯着自己,舒长夜浅笑了声:“送给姑娘也无妨。”随后递出手中剑。

    松灵韵哼了声说道:“谁要你的破剑,本姑娘是说银子。”

    舒长夜故作糊涂说道:“银子?”

    松灵韵说道:“怎么,砸了人家的铺子不用陪礼道歉吗?”

    舒长夜看了松灵韵身旁钱姓老者一眼,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姑娘是替人出头来了。”

    松灵韵不愿搭理无赖:“废话少说,一百两银子。”

    舒长夜笑道:“姑娘这话就有些不对了。明明我是受害者,没向他索陪损失就已是宽容,怎么却反倒恶人先告状呢?”雪地苍狼

    松灵韵扭过头,伸着手。

    这般无赖公子的行为事迹虽说没亲身遭遇过,可好歹从说书先生口中也听了百八十遍,与之争论下去浪费口舌。

    多说无益。

    她只要一百两银子算作赔偿。

    见对方不理会自己,舒长夜便从月牙坠取出两件玉佩,在天香阁门外诸多围观者眼前对比起来。

    原来他在钱姓老人店铺里买了件雕龙玉佩,与自己身上所佩戴相同款式对比之下,才发现竟是劣质。

    以为蒙受欺骗的舒长夜动怒之下便命随从砸了店铺解气。

    而松灵韵丫头便是菩提城人氏,钱姓爷爷的店铺与她相邻,自然容不得爷爷受欺负。况且在她看来,明显对方理亏。仙武时代之谁主沉浮

    舒长夜说道:“诸位给掌掌眼。这一件是玉饰店铺里值十两银子的东西,而这一件乃在下随身佩戴。”

    “熟优熟劣,想必一目了然。”

    “趁着书院招生八方来客,售卖假物欺骗外乡人,舒某便是砸了店铺也不过分吧?”

    原以为拿出证据会让聚拢而来观热闹的众人体解他的做法。最不济,也足以证明自己并非无理取闹故意惹事。

    可谁曾想指责紧随而至。

    天香阁门前不乏有眼力者,发现那玉佩并非假物,与舒长夜所佩戴相比也不过是优劣之分而已。

    这在玉饰店里是极为正常的事情,谁又能保证所售卖之物有九成九的精致成分?况且十两银子,不算贵。最强方士

    一时间,许多人议论。

    纷纷站在松灵韵与钱姓掌柜的阵营,指责舒长夜过于小题大做。

    一身白色衣裙的松灵韵得意地笑道:“听见没,明明就是你故意找茬。赶快赔钱,本姑娘没有闲工夫陪你闹腾。”

    环顾周围众人相。

    原本自信满满云淡风轻的舒长夜仿佛突然沦为过街老鼠,握剑的手微微用力,剑眉轻锁,显然有些动怒。

    意识到情况不妙,柳十三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在舒长夜爆发之前连忙将松灵韵扯到一旁,厉声说道:“师妹,你又在闹事。”

    松灵韵说道:“明明是他……”

    柳十三不再听师妹解释。传奇族长最新章节

    转身走到舒长夜身前,靠近对方耳畔低声说道:“既然都是为了书院招生而来,说不准日后大家都是同窗。还望兄台高抬贵手,我这师妹打小就是爱惹事的毛病。我替师妹退让一步,兄台莫与她计较便是。”

    看着柳十三那张人畜无害的脸,想着算你识相。舒长夜怒气渐消,取而代之的是眼中复现的神采飞扬。

    柳十三后退数步,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瞧着舒长夜手中那件拙劣玉佩:“我愿出二十两纹银,问阁下买了这玉佩。”

    松灵韵死活不愿:“师兄……”

    柳十三没有理会。

    说完便取出银子,递了出去。

    舒长夜微感讶异。

    显然未曾料到对方竟如此果断,不由对柳十三多了些好感。看来此人与其师妹不同,是个圆滑的老江湖。心想既然对方意识到错误所在,又愿意退让,也没有必要再闹下去。

    舒长夜接过二十两纹银,又将那件拙劣玉佩丢到柳十三手中:“舒某就卖兄台个面子,顺便奉劝贵师妹几句。”

    旋即看着气愤的松灵韵,以长者的口吻说道:“江湖很深,无论姑娘师从何人,还是趁早改了这任性习惯的好。否则他日惹了硬茬,就不是你师兄三言两语赔礼道歉能够解决的事了。”

    舒长夜掂了掂手中银子。

    心情愉悦地转身走了。

    松灵韵气得跺脚,扯着柳十三衣袖:“师兄!你竟帮着外人来欺负我……”

    柳十三却忽然露出奸笑,唤住了舒长夜:“兄台且慢。”

    舒长夜回眸。

    只听柳十三上前说道:“在下方才从兄台手中买了一件假物,兄台不会想一走了之吧?怎么着也得陪个百八十两银子,或者留下兄台手中剑作为抵押才行。不然,公道何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